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二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他这一问,心思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来喜轻声试探问:“爷要见她么?奴才这就让人将她找来。”

    昭双手负在背后,两眼睛一眯,挺拔而立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这便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来喜忙不迭地找人去寻,不多时小太监回来禀告:“回爷,没见着幼清姑娘,门房的人说她找花瓶去了,现在正挨个屋里找花瓶呢。”

    昭敛起眸子,斜眼探向来喜,语气冷淡,“看来你这个大总管是当腻了,找花瓶?爷怎么记得当初点的她扫院子,嗯?”

    来喜大惊失色,伏地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昭轻哼一声,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乙酉时分,天空腾起火烧云,赤霞浓得像是要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幼清跑得汗涔涔,后背湿了大片,气喘吁吁地往跨院走。

    花瓶她也找过了,几乎翻遍了所有屋子,压根没人见过那个花瓶。

    她刚踏入院子,守门的小太监立马喊起来,“呦呦幼清姑娘,您总算回来了,快,快跟小的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迷茫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爷找您呢!”

    幼清“啊”一声,不敢耽误,连忙跟着小太监往书房去。

    经过庭院时,迎面望见两个穿盔帽墨色马蹄袖的二等太监,中间拖着个人,奄奄一息,披头散发。

    擦肩而过之际,隐隐听见是个女子,细着嗓子喊“主子爷饶命”,幼清一怔,停住脚步往后探。

    是轻琅。

    幼清猛地一震,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,不敢再看,忙地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径直走到廊下,来喜早已候着,见她来了,上前迎接,压低嗓子道:“姑娘您跑哪儿去了,可害苦咱家了。”

    换做平时,幼清定会小心谨慎地问上一句“怎么就害苦您老人家了?”,但如今她满脑子都是刚才轻琅被拖出去的画面,压根没有心思管别人。

    来喜笑,指了指院门口被拖下去的轻琅,“今儿个的事都查明了,姑娘莫怕,这院子里容不得这样作怪的人。”尤其是手段如此浅薄愚蠢的人。

    幼清张嘴欲问,来喜摇摇头,示意她快些进屋。

    幼清浅蹙呼吸几下,捏了捏半拳头,弯腰入了书房。一入屋,笑容端起来,眉眼灿烂,弯腰就福礼,“爷大福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平淡得很。

    幼清不敢抬头,只柔声问,“爷找奴婢?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些。”

    幼清这才抬眼,屋里只点了一盏灯,兴许是他的意思,只几案上的鹿头旁微弱的一点星光。

    靠窗的书案边淡淡照进了点夕阳余晖,窗台两旁青瓷瓶里各插一纨凉扇,他站在书案前,被灯光映衬在墙上的身影高大俊逸,单手负在背后,一手执笔挥洒。

    幼清缓缓走近,不敢靠得太近,垂首而立,等着听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昭指指案上的墨砚,幼清悟出意思,立马上前磨墨。

    他一边写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:“去哪了?”

    幼清不紧不慢地答:“下午轻琅姑娘说少了个荷叶花瓶,托奴婢去找,奴婢便找去了。”

    昭手一挥,写完最后一笔,眉头紧蹙,不甚满意,揉成一团丢开。

    幼清小心翼翼重新铺了宣纸。

    昭将笔一撂,笔杆子挑着弹到她手背上,她手一抖,几乎打翻墨砚。

    昭眉头越发皱紧,盯着她沾了粘稠黑墨的手指尖,心里头升起一股异样的情愫,捏了她的手,面容肃穆:“你怎地这么笨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只手搁在他手心,胸腔里心跳噗通似鼓声,她低着头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一来一往,便是暧昧。没有来往,便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“瞧奴婢这笨手笨脚的,多谢爷的帕子。”她笑着,借接帕子擦手的当头,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昭回过神,没说什么,绕过书案,踱步往院子而去。

    幼清碎步跟上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已被来喜打发下去了,静悄悄的,没有半点人声。

    夏日幕空,深沉黑夜来得晚,晚霞散去,繁星渐渐露出。

    昭抬头看夜空,“花瓶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找,能找到吗?”

    幼清愣了愣,抿抿嘴,“应该、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昭牵唇一笑,“你既知道找不到,为何还要去,平白无故地让人作践。”

    幼清认真道:“奴婢是侍女。”

    昭又是一笑,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他颔首凑近,粗眉浓眼薄唇,一张脸离幼清只有咫尺之距,他开口说话的时候,她甚至能感受到他鼻间唇间呼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侍女没错,但你是爷的侍女,全府上下,除了爷,其他人无权使唤你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严肃,丝毫不容人置疑,甚至连她自己都不行。

    幼清张着亮晶晶的眸子问:“那以后除了爷的话,旁人的使唤奴婢都不用听?”

    昭点点头,“这是爷给你的恩典。”

    幼清喜滋滋应下,“谢谢爷。”

    昭又道:“以后莫乱跑,好好扫院子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得意,便将自己如今只用半天功夫便能将院子扫完的事,讨赏一般说与他听。昭静静地听完,末了发话道:“以后扫完一遍,就接着扫第二遍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这话的意味,光点头应下,待第二天当差,她拿着个竹枝帚里里外外扫完了,复地想起昭昨晚那句吩咐,不敢擅自拿主意,跑去问来喜。

    来喜听完之后,思忖半刻,将昨儿个昭发火的事一掂量,觉得幼清还是时时刻刻待在院子里扫地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姑娘吃点苦,左不过从早扫到晚而已,爷也说了,扫完第一遍,就扫第二遍,您要嫌累,就专门扫书房前的庭院。”顿了顿,又加一句,“爷最是个一丝不苟的人。”

    幼清听得他这样说,有些无奈,从早扫到晚,累人啊,却也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六月的夏天,被晒躁的空气像是能在人身上点把火,中午幼清顶着大太阳,一五一十地扫地。

    说是扫地,地上却半点能扫的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既煎熬又无力。

    只能一点点掐着时间算,等着太阳下山,她便能回屋休息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阳光收敛了些,没那么刺眼,天上堆了几朵云,不多时,风从北边吹来,沉闷的天气总算缓解了些。

    慢慢地,天一点点阴下来。

    幼清如释重负,回头给老天爷上几炷香,保佑时时都是这样阴凉天气。

    黄昏之际,昭从府外回来,换了常服往小书房去,途经庭院,一眼望见幼清有气无力地低头扫地,问:“今儿个倒是尽责。”

    幼清听了他的这句话,心里总算得到一丝安慰,果然昭是想让她从早到晚都拿着扫帚当差,幸好她听了来喜的话,扫了一天地。今天的太阳没白晒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昭笑了笑,抬脚直接进屋了。

    幼清继续默默地扫地,片刻后见得昭书房的窗户支了起来,隐隐窥得他站在书案前,拿了笔蘸墨,专心致志地写些什么。

    兴许是在写给皇帝的奏折,又或许是练字,昨儿个他练的草书,太过杂乱,她虽然没有看过他从前的字,但是觉得以他这样雷厉风行的人而言,是不应该写出那般慌乱无神的字。

    心中有事琢磨,时间便好打发得多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打算等到天一黑就顺理成章地结束差事,从早做到晚,这般辛勤,任谁也挑不出刺来的,她有自信。但如今昭回来了,她有些犹豫,当着他面直接走开,好像不太好?

    但若偷偷溜走,万一他想起她,说不定就得扣她一顶玩忽职守的帽子。

    这样不行,那样也不行,愁啊,只能希望他发发恩,看她如此卖力的份上,亲自开口放她去休息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以无比殷切的目光探向那方窗格,看着他一直低着头,心中默念:看这边,看看这边。

    心越渴望,身体便会不由自主地行动,她拿着竹枝帚,恨不能将地刮出个洞,只想弄出点动静来,好让他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昭写折子写到一半,是明日早朝用来参通州布政使的奏本,通州布政使福敏素来与德庆走得近,他早就想砍掉庆这道臂膀,省得日后生出麻烦,正巧得了由头,准备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耳旁听着一阵杂音,声不大,却很是聒噪。昭抬头往窗外睨一眼,撞见幼清投来的殷勤目光,她扑闪扑闪的眸子里写满喜悦,仿佛得了他抛的这一眼,便同得了宝贝一般,随即又守着女儿家的矜持遮掩地垂下眼帘。

    昭心中沉寂已久的湖泊荡起涟漪,仿佛被人用柔软的手指点了点,痒痒的,酥酥的。

    幼清高兴啊,刚才他分明是看了她,既然看了,总得想起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放她下去罢。

    眼儿一瞥,窗那头没了人,再一探,他从屋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幼清心中喊一声: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刚准备上前献殷勤顺便福个礼,一挪动脚步,身子比刚才更加沉重,眼前白晕越来越浓,蓦地一下,跌跌撞撞往前倒去。

    失去意识的前一秒,她只能诚惶诚恐地祈祷:千万不要砸他身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十二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