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六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昭只道:“我专门跟在爷跟前伺候的,怎么,你竟不信?”

    他回答得理直气壮,瞧不出半点端倪,幼清缩回去,轻声道一句:“公公们都细着嗓子说话,您倒生了一副粗嗓子。”

    昭咳了咳,昂着脑袋继续往前走,“我家道中落,十几岁才入的府,同他们自然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幼清便不好再说话,规规矩矩地带着他在园子里逛。

    整个园子逛一遍下来,奇珍异兽也都看完了,昭站在那,看着她窈窕的背影,有话想说却又不知说些什么。这丫头嘴紧,方才问她的,她一个字没答,反而有一句没一句地探着他嘴里的话。

    倒是个警惕的。

    其实幼清如何能不警惕,他这样突然出现,身量气质与寻常太监两样,问的话又多,若不是她不敢去跨院,只怕立马就要去问问,到底是否真有这么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园门口,幼清大大方方地同他告别,客套话一句不落。

    昭想了想,抬腿便走了。

    事后幼清想起来,同鹊喜和小初子这么一说,才发现自己竟忘了问他的名字,终究不是什么大事,想想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府里的人,一时兴起往园子里逛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是昭面前的人,说不定就是昭派来监察园子的。

    幼清这么一想,心里也就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哪想过了几天,昭又顶着人-皮面具出现了。

    幼清犯愁,这真是跨院的太监随便过来逛逛么?

    若是个查园子的,查完兽园定也要查大花园的,她早点知会周大娘一声,大家也好早早做起准备来,没地被上头查出了错跟着遭殃。若不是查园子的……

    她一双眸子写满好奇与怀疑,不经意往昭身上瞄两眼,不动声色地领着昭往园子里去,这一次留了个心眼,问:“敢问公公如何称呼,总这样‘公公’‘公公’地喊着,似乎不太稳妥。”

    昭怔了怔,竟忘了取名这一茬,想了半秒,吐出两个字:“全福。”

    全福,倒是太监里面常有的名字。幼清恭恭敬敬地称一声“全福大人”,眸子里的探究半点没少。

    昭知道要打消她的疑虑,定要费一番功夫,他心血来潮往园子里来,不过是觉得同她这样子私底下说话有趣而新鲜,没了明面上主仆关系的约束,她在他跟前也就少了许多不安,连带着说话神情都是眉飞色舞的。

    生动,活泼,有灵气。

    让人禁不住想靠近。

    昭同她道:“从前我家里也有这么一座园子,虽然不及王府的大,但还是够看的。来这园子,不过想起了从前锦衣玉食的日子,总归是难忘的。你若嫌我烦,大可不必理会我,我刚调到王爷跟前伺候,对内府的事情不太熟络,若有得罪的地方,烦请你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的人,耐着性子说出这样的话,可想是早就预谋过的,思前想后兜了一番话,叫人看不出差错。

    也不怕她去问,来喜那头已经交待下去了,就说有这么个人在跟前伺候,她也问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幼清听了后果然打消了疑虑,觉得他半途落魄,本是富家子,奈何世事弄人竟当了太监,比旁人更要可怜几分,心中生出三分愧疚七分同情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以为你是查园子的,不免多留了几分心思,你莫往心里去。”她解释着,连带着说话语气都柔了几分。

    昭摇摇头,也不说话,只专心逛园子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府里有兽园的,不过因着他的性子,不爱养猛兽烈禽,差点这一处荒废了起来。

    习惯在战场上厮杀拼搏的人,见了庞大又生猛的东西,总是想着拿刀砍一砍试试。养在笼子里没半点意思,得放出来生龙活虎地,较量一番,定比观赏的乐趣要大的多。

    这里养的全是仙鹤鹞子之类,也就只能随便看看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并未多问,问也问不出什么,她不是个自来熟的性子。

    等下一次再来时,一进园门口,倒没瞧着人,往里走了好几步,这才发现她正蹲在树下,怀里抱着一只黑猫。再走近些,瞧得那只猫似乎受伤了,后腿血淋淋的一片。

    她急得焦头烂额,袍裙上都是血,见了他,也顾不上说场面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小心崴了脚。”

    想是刚刚才发现的这只猫,正准备带它去疗治,恰巧碰着他了,一头是受伤的猫,一头是他这个不请自来的人,倒有些让人为难。

    对于小猫小狗,昭并未有太多怜爱之感,左右不过是畜生。

    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宠物。正经一个人,又不是小孩子,养阿猫阿狗作甚?有那么多需要额外倾泻的情感,倒不如省着点心思放在正经事上面。

    像毓义这样,将白哥疼得跟自家闺女似的,他是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然而今儿个见着她这般焦急模样,眉头皱得紧紧的,眼睛的光彩也没了,为了一只猫饱受煎熬,仿佛她才是那只受伤的猫儿一样。

    昭忽地软了心,主动凑近,弯腰小心翼翼抱起那只猫,道:“得赶紧替它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怔,似乎没想到他会主动帮一把,不敢耽搁,挣扎着起身,也不是不能走,一瘸一拐地带了他往值差的小屋去。

    她走得这般艰难,生怕耽误了事,指了前面的路,一味地催昭:“你先去,莫管我,入了屋,进门左拐第二个窗台下有个药柜子。”

    昭想要馋她一把,刚伸出手,又怕她不肯,只得抱了猫往前走。

    进了屋,果然有个药柜子,忙地将物什拿出来,细心替那只猫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过去在战场上,一场大战打下来,将士死伤严重,他常常亲自为士兵们包扎处理伤口。这一秒包扎好,下一秒人就死了,一句话没有,就这么去了。触目惊心,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他手下动作越发麻利,两只眼睛盯着那只猫,担心它一不小心就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觉得可笑,他也在为一只猫伤怀悲秋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幼清入了屋,见那只猫奄奄一息地躺在桌案上,腿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,却不知到底管不管用,它会不会立马死去。

    昭闷了闷声,许久道:“若是它死了,你不要掉眼泪。”

    幼清眼睛一红,咬咬唇,“它不会死,我也不会哭的。”

    昭没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对坐了一会,她看着猫,他看着她,忽地出声问:“这是兽园的猫么,怎会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幼清声音有些沙哑,将事情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兽园里养着的,只要是阿猫阿狗,几乎全是府里人遗弃的,一般下人是没有资格养这些的,但像太妃屋里老一辈的嬷嬷陪房以及府里资质深的老一辈奴才,偶尔养一两只,那也是可以的。加上昭多年征战在外,府里规矩较之别处,难免松上三分,一来二去的,养了小东西又不想要的,就全往兽园送了。

    兽园是没人来的,连带着园子都只有三个奴才看管,几乎人人可欺,是以园子里的猫狗往外蹿,逮着被人欺辱打死的,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眸子里闪了泪光,看着一副娇柔的模样,嘴上却道:“若是以后我有了出息,定要将它们全带出去。”顿了顿,目光扫及那只猫,不由地敛了眸色,一字一字,“那些随意作践它们的人,死后都要下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他未曾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一面,因着个小东西,诅咒起人来,倒有几分泼辣劲。

    遂安慰道:“你莫着急,兴许以后无人敢再欺凌你的小东西们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应话,在旁边静静坐着。过了一会,那猫懒懒地睁开眼来,喵喵地叫了两声,算是挺过来了,幼清欢喜至极,连忙拿了东西喂它。

    昭出园子的时候,幼清亲自送他,言语中皆是感激,比上次亲近许多,话里少了防备,倒像是真心待他了。

    “下次你来,我请你吃糖麦烙,千里松林带回来的,别地买不着。”

    昭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是夜,府里上下接到跨院传来的两道吩咐。

    一是各屋蓄养家宠随意丢弃者,自行上吉祥所领五十板子。

    二是擅自妄动兽园猫狗家宠者,一律打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十六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