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七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跨院的命令一出,此后无人敢再轻视兽园。

    除却来喜,众人皆以为昭突然来了兴致管这么一茬,也有人往别处想过,平白无故的,爷怎么会突然提起兽园的事?

    定是有缘故的。

    有人往幼清身上想过,只有她是兽园里唯一往昭跟前去过的人,但想到了她,就想到了她的脸,也就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爷怎么可能会对个丑八怪上心呢?简直笑话。

    猜测了这么一阵子,其后跨院没个什么动静,众人的心思也就慢慢消停下去。

    兽园里,鹊喜和小初子仍念叨着这次的事情。

    鹊喜美滋滋地想,“定是爷哪天路过这里,见了园子里的东西,然后就发了善心。”

    小初子点点头,“肯定是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却知道不是,行围里昭猎熊时的凶猛历历在目,加上他对白哥的态度,看着完全不像是个会对小猫小狗发善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何时见过主子爷往园里逛?来都没来过,哪里就能发善心呢。”

    小初子和鹊喜想了想,确实好像没在当差的时候见过昭。

    鹊喜撇嘴,“不管,横竖就是爷发的善心!”顿了顿,又打趣笑道:“再说了,爷怎么没往园子里来过,分明就来过一回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凝眉,好奇问:“哪一回?”

    鹊喜拿手指点了点幼清的额头,“就你挨板子那一回。”

    幼清顿时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挨板子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,如今回想起来,仍觉得身上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小初子轻轻“嗳G”一声,朝鹊喜使了使眼色,鹊喜自知说错话,忙地掌嘴,“好姐姐,是我口无遮拦,你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勉强笑了笑,摇摇头,“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小初子见气氛有些僵硬,忙地移开话题,“既然爷没有往园里来过,那难道是大总管往爷跟前说了园子里的好话么?”

    幼清想到一个人,“嗳,有可能是全福。”这样一想,越发认定是他。

    只有他往园子里来了好几趟,而且上回还替她救了阿喵,这人虽然话不多,又时常端的严肃脸,但细细一想,确实是个不错的人。

    鹊喜和小初子听得她提全福,以为是昭跟前的红人,都说下次让她引着见一面。

    幼清也想让鹊喜和小初子同全福见上一面,大家都喜欢待在兽园里,多认识认识总归是好的。

    过了半月,“全福”终于又来了,幼清见着他就立刻上前,格外热情,“可算见着你了!”

    昭见她这般欢喜,心里头也跟着高兴起来,“怎么,你一直盼着我来?”

    这话要是换做寻常男子嘴里说出来,幼清定是要在心头里骂他轻浮,但如今由一个太监嘴里说出来,她只当是姐妹之间说俏皮话,侍女与太监之间,时常也是有这种友谊在的。

    幼清灿烂一笑,“可不是,除了我,这满园子的小家伙们也盼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示意他在树下先等着,急急地往屋子里跑去。

    昭站在树下等,闻得沁人的桂花香,望着她提裙小跑的身影,心里像灌了半壶的西域葡萄酒,全身上下由里到外,有种缓缓舒展的柔情。

    欢喜、期盼。

    片刻,终是望得她从屋里头跑出来了,手里攒着什么,站在屋门石阶上冲他招手:“我给你拿好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昭迎上去,与她半路相逢,接过她手里的油纸袋,问:“这是给我的?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“上次说过的糖麦酥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昭拿出一颗,红彤彤圆椭椭的酥糖,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他是不爱吃甜食的,嫌腻歪。

    幼清自然而然地从袋子里拾了一颗往嘴里塞,心满意足地嚼着,朝前探两步,往落了满地嫩黄树叶堆里一坐。

    昭怔仲半秒,也拿了颗糖往嘴里嚼,抬腿撩袍,跟着她一块往树下坐着。

    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,偶尔说到什么好笑的,幼清咯咯笑得停不下来,捧着肚子指着昭道:“你这人太有趣了!”

    昭一怔,这倒是头一回听人说他有趣的。

    有趣,她嘴里轻轻吐出的词,竟比旁人无数的夸赞来得更让人开心。

    他悄悄转了眸子看她,巧笑生嫣,眉目灵动,这样的她像极了宋阿妙,却又不是宋阿妙。

    昭开口道:“你将面纱取下罢。”

    他习惯了发号施令,语气威严,差点露出马脚,立刻又补一句:“戴着面纱吃东西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太好意思地低下头,“我、我脸上长着大片红斑,我怕吓着你。”

    昭摇摇头,“没事,我连鬼怪都不怕,还会怕你么。”说完,心里又是一悔,她听了鬼怪二字,定是以为在讽她,定要伤心的。

    平常哪里有这样急急解释的时候,张嘴欲说,却听得她放声大笑,“你既不怕鬼怪,那我就不客气了,若是吓着了,可不要找我算账。”竟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取下面纱,还是有些不习惯,轻轻地将脸侧过去,尽可能让他不看到长斑的那半张脸。

    昭若无其事地嚼着糖麦酥,轻描淡写地说一句:“一点也不吓人啊,跟鬼怪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将脸移近些,眼睛一眨,像是在说“现在呢?总该怕了罢!”

    昭摇摇头,淡定自若地瞪大了眼,定住眼神往她长斑的脸上瞧,语气有些失望,“真的不吓人,和寻常女子没什么差别,亏我还以为有多可怕。”

    幼清又是一阵笑,心中惬意,生出一股在齐白卿跟前才有的轻松自在感。

    她开心明朗的笑容映入眼帘,缓缓荡进心中,昭也跟着一起笑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声大笑了,这些天来的疲惫困乏仿佛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,他不用去想什么家国大事,不用去猜皇帝与代王的心思,他只需要让眼前人高兴,那么他也会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这认知让他觉得陌生,却又无比期待。

    昭问,“最近你有什么心愿么?”

    幼清转过脸,双膝蜷曲,托腮撑在膝盖上,笑着看他:“上一次主子爷下命不得擅动兽园的事,是你使的法子罢,也只有你才会去使法子了,真真是神通广大,我还没来及谢谢你,这会子你问我这样的话,难不成又要替我达成心愿么?”

    昭想了想,正经道:“区区小事,无须挂齿,我也是瞧着园子里的猫猫狗狗可怜,那天正好又得了机缘,趁机往主子爷跟前一说,也在主子爷心善,听我说了那天的事,立刻就下了命令,你要谢,就谢主子爷,无需谢我。”颇为不自在地撇开视线,加一句:“主子爷是个非常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幼清打趣问:“有多好?”

    昭咳了咳,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道:“威猛、高大、英……英俊,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幼清捂嘴笑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,是从侍女们那听来的罢,她们都这样说呢!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昭竖起耳朵,“可是?”

    幼清笑了笑,没有接着往下说,转了话题说起别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主子爷跟前当差的,可否知道为何这些日子门禁如此森严,我想出个府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昭心痒痒的,想听她说那半句没说完的话,又不好死皮赖脸地继续问,只得接了她的话道:“你想出府,出府作甚?”

    幼清娇羞一笑,“我想出府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昭好奇问,“是谁?”

    幼清抿了嘴不肯再说,昭见她面色潮红,小女儿娇态羞答答的,心中一顿,问:“是情郎吗?”

    幼清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便算是默认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十七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