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昭见她突然神情紧张,以为怎么了,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前头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正朝这边来,带头的一男一女看着有些面熟,倒像是府里的哪个奴才。

    幼清后退几步,压低声音,同他道:“轻琅你应该识得的,他们是轻琅的家里人,找我寻仇来的。”

    昭凝眉,问:“他们找你寻仇作甚?”

    幼清往四周看看,准备找条路逃跑,嘴上道:“之前我在爷院子里扫地,轻琅让我找花瓶,爷将赶出去了,她家里人将错怪在我身上,之前在府里就放过话,说一定要让我偿还,不想他们竟来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,微微喘着气,拉住昭就往后跑。

    那堆人见他们要跑,忙忙地追起来,一边追一边喊:“站住,不要跑!”

    幼清跑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昭被一堆宵小之辈追着跑,放以前是从未有过的,他堂堂一王爷,本是想着直接出面的。他武艺极好,沙场上以一敌百都能战好几个回合,何况是面对这群街上拉来的小喽

    却被幼清伸来的手恍了神。

    她牵着他,五根细细白白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,勒得很紧,生怕一不小心,就会将他落下。

    她一边朝前跑,一边时不时地回过头问他,“全福,你还跑得动吗?”

    都被人追着喊打了,她却还在关心他。昭愣了愣,答一句:“跑得动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街上狂奔。

    她手长脚长的,又经常在兽园窜上窜下忙活着的,跑起来跟阵风似的,丝毫没有寻常女子跑几步就喘气不止的娇虚,昭被她牵着跑,听得风声在耳边呼呼而过,她回头关切的眸子如星般璀璨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,这一刻,他的眼睛里只有她。

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她终是体力不支停了下来,不好意思地朝他笑,“连累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昭摇摇头,想要上前扶她一把。

    幼清自然而然地任由他搀着,打趣问:“全福,你在爷那边是做苦力的吧?这么一圈跑下来你竟不带喘气的。”

    昭扶着她,与她靠得近,闻得她青丝发油的兰花香味,连同一抹淡淡的脂粉香,素雅清逸,让人忍不住想要俯下身在她脖间嗅嗅。

    许是他们时运不好,跑了这么一大圈,结果还是同寻仇的人碰着了。那些人追了过来,不依不饶的,片刻的功夫,已将他们包围。

    这一下,幼清是真慌了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喊道,“总算逮着你出府了,你个丫头片子,妖言惑众,害得我们轻琅被赶出了王府,今儿个老子非得扒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幼清咽了咽,喊回去:“我何时害过她,是主子爷赶的她,你要寻仇,尽管找主子爷去,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!”

    那人笑:“你们听听,她还说自己是弱女子呢,有长你这么丑的弱女子吗,光天化日戴着个面纱不敢见人,一口气跑这么远,你好意思说自己是弱女子?呸!”

    幼清皱紧了眉头,眼珠子转了转,瞄着左后方有个空当可钻,却需得有人引开他们的注意力,思考半秒,拍了拍昭的手,“这件事原就与你无关,待会我去引开他们,你尽管朝左后方跑,跑回府找我姑姑,若来得及,兴许我能够平安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昭不肯放开她,“莫逞强,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:“你一个小太监,哪里打得过他们,还是早些跑回去替我报信要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她推开他,毫不犹豫地往前冲。

    那群人围上来就要拖她,幼清咬咬牙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就准备硬拼。

    好歹也得挣扎一下,横竖都是要挨打的。

    想象中的揍打却没有出现,那群人还没得来碰她,就已经被人挥开。

    仅仅只数十秒的功夫,刚才还凶狠说要打她的人,如今一个个嗷嗷痛叫倒在地上,昭处变不惊地站在那,轻轻抖了抖衣袖,一步步踩着那些人的身体,朝她而来。

    “真没意思,枉费他们这么多人,一招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这话,伸出手去拿她手里的砖头,“女儿家拿这东西作甚,不好。”

    抛了砖头,正好砸在为首那人的头上,顿时砸得人家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幼清怔怔地看着他,眼神写满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昭:“恩?”

    幼清一拳打过去,“你也太不厚道了,早知道你武功这么厉害,我就不跑了,刚才我怕死了!”

    昭笑了笑,“我都说了我来,你偏不听。”

    幼清吐吐舌。

    昭转身对地上躺着的人道:“还没有活腻的,就快滚,莫让我再看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那群人不敢再硬来,知道打不过,一个个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回府的时候,幼清不停比着大拇指夸昭,“你这身功夫,定是跟主子爷学的,上回我同主子爷进林子打猎,他那身手同你今儿使出来的倒有几分相似!”

    昭点点头,“确实是主子爷教的。”趁机多夸两句:“主子爷一身武功厉害,天下几乎没有几人能与他过上十招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“他是主子爷,自然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入了府,两人分道扬镳,幼清准备往连氏那头去。

    站在小西门影壁前,幼清同他告别,话说到一半,忽地停下来,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昭一愣。

    幼清踮起脚,伸出手去够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冰冰凉凉,宽大的袖子往下垂着,露出一截皓白,像是深冬梅花上沾的一点雪,看得人想要拿掸一掸、戳一戳。

    “是虫呢。”她轻轻笑笑一声,有意逗他。

    昭“嗯”一声,“我又不怕虫。”

    幼清迅速一揩,笑道,“骗你的,竟然不上当。不是虫,就是点黑灰,早些回去罢,今儿个多亏有你,改天我定好好答谢你。”

    昭问:“你去哪,不如同我待一块,反正我也不急着回院子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“我去我姑姑那,今天的事,我定要同她说一说的,你快些回去,万一王爷找你呢,爷脾气大,万一找不着人,定要赏你板子的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一低头就转身往前头去了。

    昭望着她走,那身影浅浅的,很快消失在视野里。

    他只得往跨院走。

    慢悠悠,一步一步,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一呼一吸,思绪如潮涌,眼前浮现的全是她跑动的身影,她身上的香气,她雪白的手腕。

    又软又绵,想要抱一抱。

    昭停下脚步,往后瞧了瞧,思及今儿个她差点被人欺负的事,心中不安,本只是回跨院交待一声的事情,这会子却像要亲自到她跟前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昭顿了顿,只半秒的功夫,决定从心所想,负手快步朝她离开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幼清走到一半,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她,一个小丫鬟,从未见过的,眼神奇奇怪怪,被她瞄到了,遂赶紧躲起来,从旁边抄近路跑掉了。

    幼清想着赶紧往连氏那边去,脚步加快,忽地在花园的转角处被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拦她的不是别人,正是轻琅的婶子,王大娘。

    王大娘听说今儿个幼清在街上逃跑的事情,气打不出一处来,一计不成,就想着再生一计,被轻琅怂恿着,索性找了太妃屋里头的李嬷嬷。

    李嬷嬷是随太妃从宫里出来的,同府里一般奴才自然不一样,连来喜见了她,都得福礼喊一声“二姑奶奶”。

    李嬷嬷指着幼清,同王大娘道:“就是这个丫头么?”

    王大娘点点头,“就是她!”

    王大娘素日孝敬李嬷嬷,同她关系极好,王大娘亲自求的,李嬷嬷自然要卖她一个面子。本来是不用李嬷嬷出面的,无非是王大娘听着幼清身边有个来头不小的太监,一出手就打伤了王大和王大雇的人,所以不敢轻举妄动,为的万无一失,这才请的李嬷嬷。

    有李嬷嬷坐镇,府里再得脸面的奴才,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幼清一见着她们了,就知道今儿个这事没完,也不浪费力气求情了,只想着怎么跑到连氏那边去。

    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逮着滥用私刑。

    却哪里跑得了,对方人多势众,她只一个人,根本跑都跑不动。

    三四个丫鬟上来押着她,李嬷嬷同王大娘道:“下手不要太重,莫让人看出痕迹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刚想喊,被人堵住了嘴。这下子,真的是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了。

    无奈闭了眼,恨恨想,以后打死她都不往昭跟前去了。去一回,就惹出这么多事来。

    说冤枉,这些人也不想听,他们无非就是想泄愤而已。

    昭他们是不敢骂的,就只能拿她出气了。

    真真是欺软怕硬!

    关键时刻,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放开她。”

    一看,又是“全福”来了。

    他总是能够在要紧的关头赶来,叫人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幼清想同他讲话,无奈嘴里被人捂住了嘴,喊不出来,只能使眼神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看她,直接朝李嬷嬷而去。

    李嬷嬷以为他是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,压根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昭不想打女人,至少当着幼清的面,他不想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群恶奴如此胆大妄为,竟敢直接在府里动手。

    昭忍无可忍,揭了人皮-面具,露出张冷漠无情的脸来,“你们胆子真大,爷的人也敢动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二十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