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一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他露出真容的时候,正好站在幼清前方,背对着她。幼清并未瞧见他的样子,听得他说这一句,还以为他故意冒充昭,耍小聪明。

    又看他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,瞧不太仔细,心里却为他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虽说这么一听,声音和昭挺像的,但他毕竟只是昭跟前的小太监,哪里就能假冒昭了?

    在场的人,好几个都见过昭的。

    幼清叹口气,不由地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却看得众人齐齐跪下,个个脸上惶恐惊讶,神情不安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爷!”

    这一声声,如雷震耳。

    幼清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真是睿亲王?不,不可能的,全福就是全福,哪里会是睿亲王!

    定是这些人迷了眼,被全福的障眼法给骗到了!

    昭冷着眼,视线一一扫过地上跪着的人,在他眼里,这些人都是奴才,没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指了李嬷嬷和轻琅家的人,沉声道:“一百板子,若没死,就当是爷赏的命,此后莫要踏进北京城一步。”

    又指了其他的人,“各自去吉祥所领二十板子,罚半年的月银。”

    一百板子和二十板子,天壤之别,几乎是死与生的区别。二十板子打下去,足以血肉模糊,一百板子打下去,不死也残。

    众人瑟瑟发抖,却又无人敢出声求情。

    怕罚得更重。

    昭不太耐烦,拧了眉头,轻轻淡淡地吐出一个字:“滚。”

    众人连滚带爬地跪安。

    终于只剩他与幼清两人。

    昭回过头,只一瞬间,面上冰冷消融,他上前为她取下嘴里的布条团,挽了她的手腕,耐心地为她解开捆绑的绳子。

    幼清一双眼睛盯在他脸上,一眨不眨地,愣愣地瞧着。

    果真、是他。

    全福不是太监,全福是王爷,是他刻意扮作了其他人,她却压根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昭见她这般吃惊模样,面上一笑,和从前一样,主动往她左手边一站,像从前一般,想送她回园子。

    幼清没有动。

    昭禁不住出声,放柔了声音:“走罢,不要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终于回过神,弯腰请福,“王爷大福。”

    恭恭敬敬,小心翼翼,没有问多余的话,没有说打趣的话,她用一声道福,划下了他们之间身份的鸿沟。

    昭往旁靠近一步,轻微的一小步,却引起她眸中的惊恐,仿佛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高高在上,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她在他跟前,又恢复成以前的那个侍女幼清。

    永远隔着一层纱,伸手可触,却又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昭这时方觉得后悔,不该太早在她面前露了真容。

    朝她一伸手,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,大概就是想让她不要这样,又或是想解释。

    毕竟,除了敬畏,她眼底还有另一种情绪――疑惑以及被欺骗后的愤慨。

    他几乎都能想象得出,倘若此刻站她面前的是全福,而不是昭,那么她定会一拳挥过来,毫不留情地在他的胸膛上捶上一捶,然后撅着嘴骂他不该欺瞒她。等她发泄完了,心里爽快了,就会拿出一个小油纸袋,里面装了炸花生或是糖麦酥,请他吃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又可以肆无忌惮地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一句“我不是诚心骗你的”,简单几个字,溜到嘴边,迟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幼清抢先一步开口:“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弯腰、跪安,作为一个侍女,她的动作恰到好处,完美得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昭瞧在眼里,却只觉得刺眼。

    她是在她的方式,冷漠地抹去他们之前的一切,仿佛全福这个人,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昭胸中一闷,回过神时,她已经走远。

    昭回了屋,满脑子想着她,喊了来喜,吩咐将今天的事保密,不能让外人知道在花园里的人就是幼清。

    晚上刚过乙酉时分,天已经透黑,不比夏天,秋天的天色浓得快,染得快,月色俏得快。

    太妃屋里遣人来请,昭收拾好心情,过西院里用晚饭。

    太妃一向深居简出,屋里并未太多摆设,简单几只青色的磁州窑玉壶春瓶插一束连枝带叶的金桂,高几上的鎏金三足小圆鼎里盛着一味淡淡的檀香。

    昭入屋,到太妃跟前请安,“见过母妃。”

    太妃拍拍几榻,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昭撩袍坐下。

    桌案上摆好了晚膳,俭朴的四菜一汤,春椿豆腐、白玉佛手、金玉满堂、茄汁菱白外加一道猴菇清汤,全是素菜。

    太妃信佛,一惯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昭微微凝眉,拿了碗替太妃夹菜,道:“母妃,平素多传几道菜,多补补。”

    太妃笑,“习惯了,够吃就好。”

    昭递了碗过去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得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从前在宫中做皇子时,每每同太妃一起吃饭,也是这般气氛。

    清冷,安静,连动筷子的声音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是个不受宠的皇子,他的母妃黄太妃则是个更加不受宠的妃子。

    卑微的辛者库宫女,因为一夜意外的宠幸怀上龙裔,从此晋升为嫔妃,胆战心惊地在宫里存活,遭受过别人的陷害,也陷害过别人,稀松平常,并没有太多新鲜的路数。

    盛宠的皇贵妃因为先皇这一夜的荒唐,狠狠记恨了黄太妃十余年。先皇因着皇贵妃的缘故,对黄太妃也是避之不及的态度,自那一夜之后,再也不曾临幸过黄太妃,甚至连昭出生那夜都未来看望。

    昭长到六岁,才得了先皇的赐名。

    小时候昭蹲在宫殿门口,巴巴地盼先皇来,等了一天又一天,那时候日子闲,晨曦到黄昏,仿佛有一年那么长久,一天天等下来,等得他心灰意冷,却还是不敢放弃。怕一没盯着,父皇就从前面那条宫道前乘着轿子过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黄太妃一句话打消了他所有的期盼,“你父皇不爱你,他只爱皇贵妃和德庆,他不是你的父皇,他是你的皇上。”

    小昭转过脸,黄太妃脸上波澜不惊,望着他的目光里,却多了一丝憎恨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昭便知道,他的父皇不爱他,他的母妃也恨他。

    德庆曾说他,“昭,你的存在就是个笑话。”

    但他知道,他不是个笑话,他会活出个人样来,他会活得熠熠生辉,他不缺谁的爱,他有自己的爱。

    碟盘撤下去的时候,太妃开口打破沉默,问:“昭,听说今儿个你罚了几个下人。”

    昭一听,知道她要提李嬷嬷的事,应下:“府里有恶奴,理当严惩。”

    太妃:“李嬷嬷年纪已大,她又是府里的老人,何必赶她,传出去,外面定说你待人严苛。

    昭面无神情,拿了杯茶漱口,“若在乎名声,儿子也到不了今天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太妃握紧佛珠,叹口气,想起今日听到的事,问:“是为了个丫头罢,瞒得这样密,连名字都要藏起来。若真有瞧上眼的,纳入房里便是。”

    昭闷了闷声,片刻后,答:“儿子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问也问不出什么,太妃摇摇手,索性让他退安。

    昭撩袍请福辞去。

    太妃在屋里坐了会,而后出声喊人,一个瘦小的中年女人弓着腰出来,是从前伺候太妃的宫女之一,名唤孙嬷嬷的。

    太妃问:“查到了?”

    孙嬷嬷:“查到了,今儿个在场的人嘴紧,因着有主子爷的吩咐,没人敢说,还是从李嬷嬷那里探听到的,是个叫幼清的姑娘,在兽园里当差,别的还没得及查。”

    太妃点点头,交待:“继续查,里里外外查个透。”又问,“李嬷嬷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孙嬷嬷想起李嬷嬷被打完一百板子后的惨状,就只剩一口气,还要吞吞吐吐地回答着话,也真是可怜。“估计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太妃叹了声“阿弥陀佛”,不再继续问其他人,只说:“昭是个心硬的,也怪李嬷嬷她倒霉,自个往刀尖上撞。”想起什么,指着孙嬷嬷吩咐,“快去查罢。”

    孙嬷嬷忙地退下。

    西墙屋里。

    连氏收拾碗筷,看了眼坐在榻上的幼清,问:“你怎么闷闷不乐的,今儿个上街不好玩么?”

    幼清还没来及同她说被人对付的事,因着昭的身份,此刻苦恼不已,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。

    他化成小太监,在她身边这么长的时间,半点不露底,想起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就像是突然被扒光了衣裳暴露人前,那股子羞愤感让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还有齐白卿,她和齐白卿的事,他有没有插手

    幼清越想越不安,连氏收拾好了屋子回来,看着她不停搓手,想要开口问,知道她不会答,索性也就不说了,拉了姜大在旁边聊话儿。

    两夫妻谈天说地的,琐碎小事说个不停,忽地姜大道:“对了,今天大花园的事,你听说了没?说是爷为了个丫头,罚了太妃屋里的李嬷嬷和王大家的两口子,好像还罚了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昭吩咐人不得将事情外泄,是以没有人知道主角就是幼清。

    连氏好奇道:“还有这回事,下午我很早就回屋了,倒没听说过,嗳,知道是哪个丫头么?这可新鲜得很,倒是头一回听说王爷为个丫鬟出头的,十有□□是瞧上了她。真要收房,那她面子可就大了,绝无仅有府里第一人啊!”

    幼清在旁边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想要反驳,却又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屋里正说着话,忽地外头有人喊,“姜大娘,外头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连氏与姜大面面相觑,忙地往外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个小太监,说兽园有事,喊幼清回去。

    幼清不敢耽搁,忙地起身。

    刚出院子门,便有个身影往前来,是来喜,捧着笑脸请她去跨院。

    幼清这才明白,哪里是兽园有事,分明是他要见她。

    弄得神神秘秘,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一看就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幼清问:“大总管,我身子有些不舒服,要么改天再去见王爷罢,烦请大总管替我在爷面前回个话。”

    来喜不高兴了,“姑娘,再犟,也不能同爷犟,你要真身体不适,咱家立马去请大夫,横竖你先往跨院去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锋利似刀,差点就没将“矫情个什么劲”直接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幼清被他这么狠着一说,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骨子再硬,硬不过他昭的板子。

    遂软了骨头跟随来喜往跨院去。

    到了跨院,满室通亮,十足是将灯和蜡烛点了个遍。

    所有人自行退下,屋里静悄悄的,只剩她和他。

    幼清看着他的身影,想起全福,一想起全福,就想到他们一起玩闹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知藏了多少算计。

    恭敬请了福,而后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他也不说话,目光代替言语,灼热期盼。

    她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,微微颔首,盈盈一低头,烛火阑珊,光影似水波般映在她脸上,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昭就这么痴痴看着,只觉得自己魔怔了似的,看得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她穿着水绿色站那,一把细葱腰,似水莲含苞待放,沾着晨曦的水珠,半开半合,清纯又神秘,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昭想,这样的人儿,他得住进她的心里去才行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,他都会给她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她一步步退后。

    直至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身后是几榻。

    那天他抱她入书房时躺下的几榻。

    最终两人之间,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他想要什么的时候,总是这样气势逼人,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幼清一颗心似乎快要跳出胸膛,几乎慌张得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可是腿软。

    最终,她从胡思乱想的纷忙情绪中抽出身,凭借着最后的勇气,听得自己清亮的声音,一字一字地认真问:“我与白卿,王爷可曾插手?”

    别的不要紧,但只这一件,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说话的瞬间,他的鞋尖已挨着她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的天旋地转,几乎来不及反应,她已被压倒在榻。

    昭伏在她身上,似一头蓄势待发的狼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幼清根本动弹不得,唯有张着一双眼瞪他。

    他并未回答她的话,双手一点点抚上她的脸庞,轻轻一抽,扯掉了她的面纱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毫无遮掩,他的面庞认真又严肃,声音渴望又深情:“爷对你没有别的心思,就是瞧上你了而已,到爷身边来罢。”

    言简意赅,他想要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二十一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