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3章 城|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两句,从他嘴中说出,霸道又蛮横。本文由 。。 首发

    几乎没有疑问,他的语气从头到尾都十分肯定,仿佛料定了她一定会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幼清耳边只听得嗡嗡一片,被他抚摸过的肌肤又烫又热,像是要燃起来一样,连呼吸都透着烫灼。

    与他眼神交融的瞬间,她几乎都能听见他身体躁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就是男人的情动了,逮着了猎物,抓在手心,恨不得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温凉的秋夜,风隐隐从窗户缝里头进来,案台上的烛光一闪一跃,时不时发出兹兹的声音。

    幼清想到齐白卿,想到他那张喝了酒微醺红的脸,想到他温柔捧着她脸的手,而即使是做那样亲密动作的时候,他都是隔着两步远,直直地伸着手,两人中间隔了老远,他费尽力气伸长双手触碰她脸的画面,如今想起来,仍然令人发笑。

    而昭不一样。他直接果断地用行动表示,他要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而齐白卿要的,是她的心。

    幼清忽地悲从中来,嘴唇一张一合,麻木地吐出一句重复的话:“我与白卿,王爷是否有插手?”

    昭一愣,只仅仅那么半秒,他缓缓靠近,一双眸子盯着她的眼,冷静地回答:“难不成你以为爷需要做那样下三流的事?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理直气壮,没有丝毫犹豫和羞愧。幼清低下眼,心中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是了,他是王爷,他要她,只是一句话的事,哪里还会费尽心思地对付白卿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最后的希望就彻底落空了。

    昭稍稍屏住呼吸,他紧张说谎的时候,总是习惯于憋着半口气,而后一点点地吐出,动作细微地让人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他看着身下的人儿,心中越是不自在,面上就越是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细算起来,这些年,他倒是第一次这样煞费苦心地对一个女人扯谎。

    问他内心是否煎熬,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为达目的,使出任何手段都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昭重新抚上她的脸,动作轻柔地为她撩开鬓边的一缕长发,送到鼻间嗅了嗅,嘴上道:“和爷待一起的时候,不要想另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曾应话。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缓缓移动,手指挽起长发,双唇几乎从她小巧白嫩的耳垂边滑过,滚烫的气息,喷湿了微不可见的细小绒毛,惹得人痒痒的酥酥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以来,你和爷腻歪在一起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挺喜欢爷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唇,已挨上她的耳廓,稍稍一张口,便能将那点子晕红的耳尖肉含入嘴中。

    幼清禁不住一个激灵,声音带着颤,不依不饶地喊着:“之前和我待在一起的,是全福,是小太监全福,不是睿亲王,不是您,而且就算喜欢,那也仅仅是一般的情谊,我从未对你有过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抗议的一小声嘶喊,入了昭的耳朵,只觉得万分刺耳。

    他勒住她的双手,高举过头压在枕上,身子往前一倾,就要低腰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之前他不确定,所以任由着自己在旁晃悠悠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完全确定了心思,自然不能浪费时间,得尽快将她变成他的。

    幼清挣扎不得,只能认命地看着他一张脸越来越近,感受着那浑厚的气息慢慢逼近。

    没有人教过她,男女之间,该是如何酝酿发酵。但此时此刻她知道,昭要定她了,他今晚得不到她,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无奈心酸,满脑子地搜刮着如何才能让他停下来的法子,却发现所有的法子,在他这样心狠的人面前,都将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她躺在那,忽地想起昭以前说过的话,不由得讽刺他:“你说过,从不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他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昭随即回:“不在乎的,当然就不强人所难,在乎的,强人所难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这话,蓦地望见她眸子里闪着泪,唇边勾起的一抹讥笑,让她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土匪山贼抢回去做压寨夫人随时等候着□□之后的自我了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她眼里,他就是个强盗。

    这一认知让昭微微恍惚,他停下动作,停在离她红唇只有不到一毫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性子本就倔,凡是不愿意做的事,就算强逼着去做,也得先扎对方一根刺再说,如今含着泪,忍着不哭,只怔怔地看着他,哀怨、自怜,似是已经做好了即将要被糟蹋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用自己的方式蔑视他。

    像是在说“你就算得到了我的身子也得不到我的心”。

    昭有些恼,却又生不起气来,几近思虑,最终还是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幼清立马从榻上爬起来,躲在离他最远的榻角边,眼神里九分警惕一分好奇。

    昭整了整衣领,回头看她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,对他这个猎人充满了畏惧。再一扫,望得她的手,搭在靠榻的几案上,那上头摆了一个白釉花瓶。

    昭笑:“一个花瓶,砸不死爷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自己都没意识到,被他这么一说,猛地抽回手。

    昭站起来,抖了抖袍子,声音带着一丝玩趣,“也不知道你这凶猛的性子是跟谁学的,一逮着机会就想反击。”

    幼清脸一红,想要解释,却发现没什么好解释。

    刚才她确实是想抄花瓶的,他说这话,也没冤枉她。

    发呆的瞬间,昭忽地又伸手过来,幼清来不及躲,被他捞入怀中。

    她半拖着身子,腰上搁着两只灼热的大手,仰起头,他居高临下站立的姿态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今晚放过你,不代表以后会放过你,迟早有一天,你会心甘情愿地到爷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迅速在她的额间印下一个吻,手指有意无意地在她嘴唇便滑过,仿佛他下一步要开始掠夺的,就是那里。

    带了点警告和宣示的意味。

    幼清吓得连嘴都不敢噘了。

    还好,他并没有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夜晚幼清回大花园的通铺,头重脚轻的,脑袋里晕晕沉沉,等回屋了才发现,后背衣裳湿了一半。

    幼清站在铜盆前,死命地洗额头上被昭亲过的地方,洗了一遍又一遍,一层皮都快磨了下来,心中还是不爽快,拿手捂着遮着,好像这样做,就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全福还是全福,睿亲王还是睿亲王,他也没有在她跟前提那样让人生厌的话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幼清收拾好心情,准备照常往兽园当差。

    还没进园子呢,就被个小太监喊住了。

    是昭院里的,请她去跨院。

    幼清磨磨蹭蹭,一刻钟的路,足足走了半个钟头,等跨院的时候,来喜迎上来,指着小太监就先骂,“让你请姑娘,一去这么久,仔细你的皮!”又说要罚他。

    幼清听了,怪不好意思的,是她自个存心耽误事的,这会子连累了别人,她心里不好受。开口求情:“大总管莫生气,要罚便罚我,与这位公公无关,是我自己走得慢在路上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来喜谄媚一张笑脸:“咱家可不敢罚您,既然您开了这个口,咱家哪里还敢罚他,只是以后您要是路上有事,横竖得先让人说一声,咱家有的是时间等,但主子爷可没那个时间等呐。”

    指了指屋里,示意她进去,“爷今儿个一早起来,就说要见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听得脸上羞红,埋了脖子,躲开来喜打趣的视线,抬了腿碎步往屋里去。

    昭刚用过早膳,此时正准备出门,见了她,嘴上道:“总算舍得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不出喜怒,幼清不知如何回答,局促不安地点点头,“爷找我有何事?”

    昭走到跟前,语气平常,“以后就在跨院里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愣,张嘴:“以前不是不要我在院里伺候的么,扫大院我也扫不好的,其他事就更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昭微微皱了眉头,“那是从前,如今爷改心意了,想让你回来了,至于你当不当得好差事,由爷说了算。爷说你行,你就行。”加一句,“就这么定了,以后贴身伺候爷。”

    幼清没回话。

    她这一再入跨院,指不定要掀起多大的风浪来。府里那么多的侍女,每个人吐一口唾沫就够将她淹死的了,这些也都无所谓,横竖她脸皮厚,也不怕被人骂,要真被骂得急了,她长着嘴,回骂过去便是,大不了动手,她也不是没打过架。

    但她担心的,是连氏那里。

    以上次昭召她入跨院扫地的事来看,连氏非常不喜欢她靠近昭,甚至到了憎恨的程度。

    若是被连氏知道,昭三番两次为她出头,而且还命她做贴身伺候的侍女,定是要疯魔的。

    昭看着她,像是看穿她的心事一般,轻轻道:“在你愿意跟随爷之前,爷不会让事情公之于众的,爷已经吩咐下去,跨院外面,不会有人知道你在爷身边伺候。”

    他想得这样周到,幼清倒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还能说什么,他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,不对外泄露他的心意,或许在他看来,已经是最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幼清自认是个知趣的人。

    “但凭爷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昭很满意,临出门前丢下一句:“不用回兽园了,从今天起就在院里待着,乖乖等爷回来。”

    待他走远了,幼清抬起头,嘴上嘟嚷句:“等你个大头鬼。”

    到了耳房问事,来喜并未随昭出行,上来就问:“姑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幼清想回大花园拿东西,换地方当差,平时洗漱的衣物自然得先拿过来。

    她这头一番话说完,那边来喜笑起来:“哎呦我的姑奶奶,哪里还要回去拿衣物,从前的都莫要惦记了,爷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一切,什么都是新的,保准让姑娘满意。”

    幼清好奇问:“爷、爷准备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来喜一挑拂尘,眉头一对,“衣裳头饰,样样俱全,昨儿个夜里让人加急赶出来的,爷对姑娘,真真是上心极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抿了抿嘴,不多留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旁边张德全蹿上前,来喜拍了拍他的脑袋,指着幼清的身影道:“看到没,从此以后这就是爷心尖上的肉了,你师父我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就押对个大宝。”

    张德全正在吃东西,被他一怕,差点噎着,一边咳一边点头应和:“师父真有眼光。”想起什么,神情一转,问:“师父,之前我好像凶过这位姑奶奶,她万一要记恨上我了,可咋办啊。”

    来喜哼一声,翻了个白眼,“你自个的事,自个解决,还能怎么办,怎么讨好怎么来呗。”

    张德全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幼清在屋子里坐了一上午。

    因着昭命她贴身伺候,是以昭不在时,她根本不要做什么,也没人敢指挥她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也不敢动他屋子里的东西,就那么呆坐着。

    中午昭回来时,命人传膳,幼清站在角落里,总算有点事情做了。

    一道道地数着从她跟前晃过的菜肴,看能认出几道来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肚子就饿了。

    侍膳的丫鬟准备上前,昭挥挥手,让人退下,又转过身,朝幼清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猛地一愣,而后低眉碎步上前。

    昭随口拿起个玉碗扔她手上,“重新来一碗,爷要吃你盛的饭。”加一句:“菜也要吃你夹的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三三两两站了好些人,全是从前在昭跟前伺候饮食起居的人,懂规矩不多言,早已养成处变不惊的习惯,然而听得昭这么两句话时,仍忍不住面上的惊讶神情,纷纷朝幼清看去。

    幼清盛了饭,脸上通红,将碗递到他跟前,压着性子,乖顺地为他夹菜。

    “爷要吃哪几道菜?”

    昭饶有兴趣地盯着她,“随意。”

    幼清只得随便挑了几道菜。

    夹完了菜,放下筷子,总算是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他却浑然不动。

    幼清微微蹙眉,扬了视线瞧过去,正好他也在看她。

    那样赤-裸裸的眼神,好像在说“你为何还不喂爷?”

    幼清攒紧袖子下的拳头,心想,他总不该这般恬不知耻。

    定是她会错了意。

    昭却在这时微微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竟真是要她喂。

    幼清心中暗自腹诽:这人真是不要脸!

    又不是三岁小孩,竟还要人喂饭吃。

    羞羞羞!

    昭不以为然,继续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幼清一口一口地将菜喂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满脸燥红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昭很开心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这样使坏的一面。

    看着她脸红,看着她紧张得连筷子都拿不稳,看着她因为他的一句话而羞得无地自容,他心头痒痒的,有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悸动。

    吃完了,他挥袖让人将东西撤下去,“再另外传一桌上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王爷今日胃口可真好。

    等膳食重新摆上来,昭屏退所有人,唯独留下幼清一个。

    同他独处,她莫名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料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什么令人诧异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昭指了指桌子,示意她坐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没用午饭罢?”

    幼清垂了视线,乖乖坐下。

    昭替她盛了饭,两只玉箸夹在手里,抬头问:“这桌上,有你爱吃的么,哪几道,爷夹给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面色绯红,一味地摇头。

    哪里敢让他夹菜,他不戏弄她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。

    昭见她不言语,就近夹了几口菜。

    碗筷递到跟前,幼清只觉得脖颈,怎么也抬不起来这个脸。

    昭笑:“难不成你也想让爷喂么?”说罢,果真又拿起玉箸并银勺,轻轻舀了饭,脸上带着笑意:“既然要爷喂,那就张开嘴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下子慌了,顾不得那么多,忙地从他手里接过硬勺筷箸,拿起饭碗就埋头吃起来。

    昭在旁看着,眸中含了柔情,“你怕什么,刚才你喂了爷,这会子换爷喂你,那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差点噎着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抬起手就要为她拍后背,幼清灵敏地躲开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他碰着。

    昭兴致阑珊地收回动作,下眼往她脸上瞧了会。

    许久,叹出一句:“你自己吃,爷不动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戴着面纱,吃饭吃得慢,一点点地往嘴里送。也是真的饿了,所以尽量忽略昭的存在,一门心思地吃饭。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忽地昭道:“取下面纱吧。”

    幼清顿了顿,伸手去拿面纱。

    他抢先一步,伸手为她摘下,“以后都不用戴了,反正这些天爷都看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怔。在他还是全福的时候,她确实常常没有戴面纱,就这么露着一张脸,以为他不怕,所以也就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而今,他竟说看习惯了。

    幼清轻轻问,“爷不是说喜欢看美人的么,哪里就能看习惯我这张脸呢。”

    昭笑起来,“那是之前说的,不算数。”他靠近,指了指幼清,“记住了,以后都不许再戴面纱。”

    幼清还能说什么,只得照办。

    中午过后,昭有事在身,便直接出了府,临走前同幼清交待:“你若闲着无事,自己走动走动,不必闷在屋里。”

    恰合幼清心意。

    就这么在昭屋里待着,她情愿当差做些事,好歹不无聊。

    下午在跨院逛了一圈,也不敢走远,因着昭的命令,她就没有戴面纱了,只在庭院走走,怕走出去吓着人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昭事先吩咐过,庭院并书房一带,并无太多人往来,连婢子都见不到几个。

    幼清想找点事做都不行,最后看书房前的那棵海棠树积了枯叶,拿起竹枝帚清扫,扫着扫着,将整个庭院又都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辛酉时分,幼清见还没有人来喊她,以为她的差事算是当完了,便自个往侍女们在的角屋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重新回跨院的第一夜,总得知道自己在哪里下榻。

    等到了角屋门口,还没进去,便听得里面有人道:“我看啊,她定是找人施了法,指不定给爷灌了什么*汤呢,凭那样一张脸,竟也爬到了主子爷的床上!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附和:“就是,这事想起来真真没天理,从前哪里见过爷这样,对个丑八怪好的跟什么似的!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中午你们是没瞧见,爷不但让她亲自夹菜喂,还特意另摆了一桌让她一个人吃,后来还将我们全打发了出去,也不知道在屋里做些什么!”

    一个刻薄的声音响起,“你们激动个什么劲!爷现在对她好又怎样,我瞧着是没戏,爷真要瞧上她,哪里会让院子所有人封嘴,摆明了是玩玩而已,不会给名分的!”

    幼清怔怔站在屋门口,恁她从前听过多少辱骂的话,今天再听这么一番话,心中难免还是会难过。难过之余,又多了一丝气愤。

    等到屋里有人眼尖看见她时,她那仅存的一丝气愤便又化成了尴尬。

    众人瞬间安静,齐刷刷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刻,当真是要多尴尬又多尴尬。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最终还是抬脚进了屋。

    她又没做亏心事,不必遮遮掩掩地回避。

    朝屋里望了一圈,视线扫及崖雪时,多多少少有些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原来她也在屋里,她也和她们一样讨厌她了,幼清这样想着,心头一酸,撇开视线,尽量不去看崖雪。

    被自己真心待过的人讨厌憎恨,是件伤心的事。

    她压着嗓子问:“哪位好姐姐知道我是住哪个屋子的么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她。

    幼清只得离开,转身的瞬间,忽地听得背后有人说一句:“我们丫鬟的屋容不下你这尊大佛。”

    幼清咬了咬唇,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走出好远,心里头总算畅快了点,抬头,天上一轮明月,胖圆胖圆的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一口,晃晃脑袋,将方才从耳边过的话全都甩出去。

    她丑怎么了,难不成她貌若天仙她们就会停止对她的讨厌吗?

    才不会。

    只怕会讨厌得更彻底。

    所以,和她的脸无关,她们讨厌她,只是因为昭眼瞎瞧上了她。

    她有这样的本事,能让自己迅速从阴霾中抽身。这会子心中已经彻底清明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后头有人喊她,“幼清!”

    回头一看,是崖雪。

    幼清停下来,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看得出她是一路追过来的,面上还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角屋里,你莫要误会,我和她们不是一起的,只是她们人太多,我要是为你说话,她们定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心头里一阵暖和,问:“你不讨厌我?”

    崖雪:“嫉妒、是嫉妒,你抢了主子爷的心,试问跨院哪个女子不嫉妒呢?”

    幼清主动牵了她的手,“只要你不讨厌我就成,至于主子爷的心,我巴不得你能抢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崖雪嗤嗤笑,“我可没你这个本事。”打趣,“若我真去抢主子爷的心,你会怪我吗?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“我不在乎的。”

    崖雪一根手指戳她脸上,“你呀,没心没肺,要被主子爷听见,非得扒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幼清哼一声,放轻了声音,“反正他也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崖雪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路上一边看月亮一边说着话,半个钟头的功夫,和从前住一起时一样,有说有笑。末了,崖雪要回屋了,同幼清说一句:“你自个小心点,如今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你,一步错,前头就是万丈深渊。但只要你抓牢了主子爷的心,恁谁都动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番肺腑,幼清自是感激,“嗳,我晓得的,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,以后有我能帮衬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崖雪笑着应下。

    两人分别,已是甲戌时分,幼清走来走去,不知道自个宿在哪个屋子,想了许久,决定直接去问来福。

    重新回了东院,还没得及问,来喜笑:“你来得正好,爷刚回来,此刻在屋里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幼清凝眉,问:“晚上也是我伺候么?”

    来喜:“那当然,如今你是贴身伺候爷的,自然要由你服侍爷入寝事宜。”他将“入寝”两字说的格外重,仿佛要说出点什么,幼清听着有些不自在,又问:“大总管知道我睡哪个屋子么?”

    来喜笑得含蓄,指了指屋子里头,“这个咱家不知道,姑娘还是直接问问主子爷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话音刚落,便听得屋里头昭的传唤声:“来喜,人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来喜高声答:“回爷,幼清姑娘回来了。”朝幼清示意,让她赶紧进屋。

    幼清不甘不愿地入了屋子。

    昭斜躺在榻上,慵懒地拿了本书看,见她来了,稍稍抬眼,也没问她去哪了,只道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应下:“嗳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昭点点头,“爷乏了,过来伺候爷罢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让她替他更衣。

    屋里头一应物件都已经备齐全,就差个侍奉的人了。幼清捏了捏袖子,看了看前头摆着的巾帕铜盆盥物以及四脚屏风上垂着的衣物,不知从哪里下手。

    昭慢悠悠地起身,坐到床上去,极有耐心地教着:“先拿温水浸了帕子,拧三遍再过三遍水,拿来让爷擦脸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一照做,捧了帕子递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昭从她手上接过帕子,手碰着她的手,温温热热,白嫩湿润,他顿时就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幼清被他抓住了手,往回抽抽不出,只得往前,亲自拿了巾帕替他擦脸。

    昭这才放开她,怡然自得地享受她的伺候。

    在幼清看来,断手断脚全身残废的人,才需得要人这样服侍,她也是没做过这等活计的,下手不免重了点,几乎要搓出他一层皮来。

    昭蹙眉,逮了她的手腕,“痛死爷了,你存心的?”

    幼清顺势跪下去,“爷,奴婢笨手笨脚的,要么还是换人伺候爷罢。”

    昭噎了噎,嘴里一字一字挤出话来:“不要别人,就要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只得咬牙继续服侍他。

    一步步做下来,到了最后换衣服的时候,幼清下意识要回避。

    昭叫住她,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幼清答:“奴婢去屋外候着。”

    昭笑,“你去屋外了,谁来替爷换衣服?”

    幼清一张脸烧红,支支吾吾:“爷……爷可以传来喜。”

    昭沉声:“不要磨蹭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愤愤地压着眸子走过去,后悔没能在昭还是全福的时候,多给他两拳。

    昭挺胸昂首,深邃的目光凝在她的脸上,见她紧张,不由地多安慰几句:“你是第一个替爷换衣裳的侍女,以前都是太监做,你慢慢来,莫要慌神。”

    幼清慌确实是慌,一方面是因为她从未见过男子裸-体,一想到替他更衣难免会见到他的身体,这认知让她觉得难为情。而另一方面,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替男子更衣,毕竟她以前伺候的都是动物,动物是不需要换衣物的,他们自己会脱毛。

    这边解了扣子,那边散了带子,慌里慌张地,费了好大功夫,最后不仅没能将衣裳给脱下来,还将外衣和里衣绑在了一起,打了个好几个死结。

    昭低头看了看,颇为不悦,问:“你到底会不会换衣服?”

    幼清摇头,老实回答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昭气噎,问:“怎么连衣服都不会换呢?”

    幼清委屈:“我自己的衣服还是会换的,只是从未替男子解衣宽带。”她说着,不甘心地吐出一句:“奴婢本来就笨手笨脚的,主子爷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昭哪里还能说什么,气了半天,只得自己动手换了衣袍。

    等换完了衣袍,他从屏风后走出,幼清垂手侍立,一副随时等候发落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昭道:“明儿个和来喜学学,别的都可以不会,更衣这一项,定是要学会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这样露骨,听得人耳朵臊。幼清撇开视线,不看他。

    昭兀自脱鞋上了床。

    屋里静悄悄的,幼清偷偷往他那边瞥一眼,想到今晚还没找到睡觉的地,又不想真的在昭屋里站上一宿,大着胆子,细声问:“爷,来喜让我问您,我到底分在哪个屋子。”

    昭从锦被里伸出手,拍了拍榻,“睡这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23章城|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