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章 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从里到外红个通透。

    心中愤懑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个无赖。

    换别人说着这样轻浮的话,她肯定早就一棒子打过去了。无奈,身份悬殊,她此刻就是想揍人,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德昭饶有兴致地望着她一点点挪动着步子,身姿曼妙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她手上举着烛台,昏黄的烛光摇曳闪动,半边脸隐在黑暗中,半边脸精致灵动。

    德昭不由自主往前抬起了身子,忽地很想看看她那被黑夜遮住的脸,他想看看她脸上的红斑,想亲手碰一碰,想要亲自告诉她,没有那几道红斑,她该是怎样的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说这样的话,于她而言,或许没有半点欣慰感。

    谁愿意用“如果的事”同现在如今的事作对比的,无非是徒添遗憾罢了。

    还不如光明正大地同她道,“爷喜欢你。”这四个字,来得比比刚才夸赞之言更好。

    等她到了跟前,隔着半透的床幔,德昭依稀望见她脸上神情,愤慨、委屈、倔强,她像是一朵清高的水莲,被他这个淤泥人脏了身,连看一眼都嫌烦。

    德昭想同她说“爷喜欢你“,心意总是要表达出来的,闷在心里,迟早会闷出病来。更何况他最讨厌那等拖拖拉拉的作风,一句话藏半天都不见个影。

    情场如沙场,稍一不留神,就败在了对方的胡思乱想中。

    但他瞧见她这副样子,话卡在喉咙处,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哪有人喜欢拿热脸贴冷屁股的。

    想要说她两句,又舍不得,但总得说些什么才好,遂沉声道:“你靠近些。”

    幼清稍稍往前挪了半步。

    德昭:“再近些。”

    她模棱两可地又往前挪半步。

    德昭冷哼一声,“要不要爷下床来揪你?”

    幼清快步靠过去。

    挨着紫檀木床雕,她在床幔这头,他在床幔那头,忽地一只手伸过来,隔着纱幔,攀上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滚烫,即使隔着帷幔,依稀也能感受到他的体温,像是要将所有的热度都传到她的身体,他抓得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幼清的心,随着他的动作七下八下地跳动。

    她想好了,若他真将她拉上床,她定是要死命挣扎一番的。昨儿个没防备,被他压得无法动弹,今儿个有经验了,怎么着也要在落败之前,趁乱打他几拳。

    德昭问:“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加一句:“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愣,将头撇开

    她才没有这么笨。

    若如实说讨厌,他是王爷,哪里容得了一个下人这般羞辱,万一做出什么事来,她根本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但若违背良心说不讨厌,他这样无赖,耍起流氓来,将她的意思曲解为喜欢,将不讨厌和喜欢视为一样的意思,那她就更加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没地被人逮上了床失了身子还得被人说一句,“是你说不讨厌的。”

    他极有可能做出这样无耻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坑,她才不会跳。

    想了半秒,张嘴欲答,声音不急不缓,“就好像没有谁会无缘无故讨厌谁,也没有谁会平白无故地喜欢上谁,但凡存在,就有理由,但并非是永远的,今日就算我喜欢爷,他日也有可能因为一件事而讨厌爷,所以爷不必问这种问题,一切都是没有定数的。”

    德昭听得晕乎,手上力道越发加大,直接问:“你到底是喜欢我,还是讨厌我,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幼清柔声答:“非黑即白么,难不成所有的人除了喜欢您就得讨厌您?我的主子爷,您蒙了面往街上一站,随便拉个人问这样的话,铁定也是得不到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德昭笑:“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幼清纠正他,“不是丫头,是老姑娘。”

    意为提醒他,外头风华正茂的鲜艳小姑娘一抓一大把,何必在她身上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爷也是老男人,正好同你配一对。”德昭用力一扯,幼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,急急稳住身子,最终还是没有跌进他的怀里,而是规规矩矩地在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德昭仍然没有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支起上半身,朝她凑近,一张脸几乎贴在她的手臂上,放柔了声音,像是自问自答,“你何时会真心实意地喜欢爷,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半年,又或是一年,爷的耐心用完后,便只能用强的了,莫怪爷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没有一丝语气的起伏,像是战场上作战一样,将一切情况纳入料想之中,一步步走下来,全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幼清冷静地反问他:“爷,这世上没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的事,至少我是不相信的,但凡一见钟情,大多是为好皮囊所惑,总是要图点什么的,爷说瞧上了我,那么是具体什么时候瞧上的,又图我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德昭见她像个说佛的人一样,一堆大道理,听着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,认真一想,其实又说不通。

    感情这回事,哪里能说得这般清楚。

    何时何地因为何事瞧对了眼,如今想来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初次相见,是因为宋阿妙,但他当时并未对她有太多感觉,甚至赏了她一顿板子。

    行围中,她阴差阳错地出现在他身边,那个时候,他确实存了那么一点心思。

    因为寂寞,因为她像宋阿妙,因为他终于意识到,原来他也是需要有个人陪在身边的。

    等回了府,将心意一说,她却拒绝了他,或许,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真真正正地将她瞧进了眼里。

    他用全福的身份接近她,了解她,同她一处说话一处玩笑,日子仿佛变得轻松起来。她能让他快乐,但只这一点,就足够他将她圈在身边。

    曾经有那么一瞬间,德昭觉得自己疯了,竟真的对她动了心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冷藏的心,他几乎都快忘了自己到底还有没有爱人的能力然后事实证明,除了爱他自己,他还是将爱分出去给别人的。

    一天天瞧下来,看了她,再去看别人,总觉得旁人脸上也得长红斑才好看。

    幼清见他不言语,以为是问倒了他,趁势抽出手起身站到床尾去。

    “爷,睡罢,我会在这好好守着的。”

    退而求次,比起暖床,她更愿意乖顺地守夜。

    德昭躺回去,“去隔壁屋子睡罢,这里不要你守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饶过她了。

    幼清忙地谢恩,蓦地想起什么,抬头问:“隔壁只有一间明厢房,按礼数,是特意给未来王妃备的。”

    因着德昭尚未成亲,也从未有过通房妾侍,所以不曾宿在内院,加之平时公务繁忙,所以在跨院西边近书房的地方,辟了几间屋子做寝屋。

    当时辟屋子的时候,太妃有所考虑,特意吩咐将唯一挨着德昭寝屋的房间留作给未来王妃,好让王妃能够随时随地服侍德昭。

    却不想,德昭竟将屋子指给了她。

    幼清有些慌张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直起脑袋等着德昭的答复。

    德昭轻描淡写道:“我管不了那么多,说了给你,就是给你的,你要是不想要,那就和爷住一屋。”

    幼清跪安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入了明厢房,果然一应物件皆具备齐全,华丽奢侈,用度堪比德昭屋里头的用度。

    幼清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给了她,那就受着吧。

    在富贵金窝里躺了一晚,一夜无眠,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顶着眼下两团乌青到德昭屋里伺候,此时天还未亮,德昭上早朝,庚寅时分就起了床,已经换好了朝服,只等着用早膳了。

    一见她,便问:“昨晚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然后拉近她往跟前瞧,“那屋子不合你心意么,那你还是和爷住一屋吧。”

    幼清赶忙摆手。

    早膳摆了上来,德昭屏退下人,指了指桌上的白面馍馍红粥并一应拌菜,示意幼清伺候他吃。

    幼清一边腹诽,一边没骨气地喂他。

    每每趁着德昭低头的瞬间,她一双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暗自骂道:喂一回还上瘾了,真当自个五岁稚童呢。

    要想找娘,出了院子左拐直走便是,太妃在内院里搁着呢。

    德昭抬头,幼清恢复宁静面容,淡定地问:“爷,还想吃哪一个,奴婢拿给您。”

    德昭冷着脸道:“我眼没瞎呢,你心里想什么爷全知道,从刚才到现在,你自己数数,总共翻了多少次白眼,得,不用算,爷替你算好了,总共是十二次。”

    幼清打死也不承认。

    德昭不同她计较,赶着上朝,吃完早饭拍拍屁股就走人了,走前戳着她的脸道:“你自己找点事做,该吃吃该喝喝,想要什么吩咐下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幼清蹲安请福,巴不得他快点走。

    德昭停她跟前,想起什么,也不急着走了,高声一句:“来福!”

    来福最会看脸色的,立马将屋子里的人带了下去,顺便贴心地将门合上。

    待人都走了,德昭微微俯下身,自夸自卖道一句:“看爷多体贴你,知道你在人前容易害臊。”

    幼清听得稀里糊涂,正想问他怎么就体贴她了,话没说出口,只见他迅速靠近,在她额间落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同上次蜻蜓带水的亲吻不同,这一次,他用嘴唇轻轻抵着她光洁的额头,亲了一下,然后又亲一下,说了句:“以后爷每天早上都要亲你。”

    搂了她的腰,他一双眸子漆黑深邃,喜欢她的情愫如洪水猛兽般占领了身体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情生意动的男人,吻了额头就想亲脸,亲了脸就想亲嘴,上面亲了个遍,然后再占领下面,非得将身子上上下下每寸肌肤揉在怀里,湿润、潮热,□□,弄个筋疲力尽方才罢休。

    德昭无外乎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莫说亲脸,就连吻下额头,都要遭到她的嫌弃。

    要想占据最后的城池,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德昭放开她,按捺住自己的妄想,捏了捏她羞红的小脸,朝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幼清捂脸跺脚。

    又被亲薄了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想打人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因着这天是清扫日,全院里里外外都要重新整个干净,该换的换,该扔的扔,众人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幼清本来待在德昭屋里,后来张德全领着丫鬟小太监到屋里来清扫,张德全见了她,上来就是一阵献殷勤。

    同他师父来喜拍马屁不同,张德全谄媚的功夫尚未到家,至少幼清是不爱听的,偏生他不肯走开,好像不将她捧到天上去他就不罢休。

    幼清只得找个理由走开。

    等出了屋,园子里也满是劳作的婢子太监,幼清仔细一瞧,没一个人认识的。

    她不认识人,可众人都认识她。

    一个个明晃晃的眼神往她身上刮,那劲头,恨不得将她刮个通透,最好将人皮掀了,看看里头藏了什么妖精。

    然后又看见她脸上那些红斑。

    真吓人啊。

    丑!

    幼清下意识就要将头低下去,昨晚上她没戴面纱在外面逛,乌漆墨黑的,人家也瞧不太仔细。今儿个落在磊落的白光之下,又这么多人看着,她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他们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因为长了别人脸色没有的红斑,所以她就是异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从来没想过,其实她就是个正常人,她并没有什么不同,她与他们,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、为什么一定要以貌取人呢。

    幼清想起七年前清醒过来时的情形,脸上都是血,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千百支针扎进骨头里去,像是被人换了张皮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连氏同她道:“过分招摇的美貌只会带来灾难,你现在这样就很好,没有男人会来伤你。”

    结果齐白卿还是伤了她。

    所幸,她已经习惯被人嫌弃,所以也就顺带着麻木了,至少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。

    幼清一点点将脑袋抬起来,最后昂首挺胸,在众人的视线中堂而皇之地游荡。

    想要百毒不侵,就得千锤百炼。

    就让他们看吧,一次性看个够,她的红斑,一般人想要还得不到呢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,幼清突发奇想,既然这么多人觉得她可怖,那要是她披头散发地换上一身白袍裙,衣摆宽宽,垂到地上的那种,趁夜晚往德昭跟前一站,说不定能吓吓他。

    不但能吓退他的那些腌H心思,说不定还能吓得他不能人事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念头,幼清自娱自乐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原本看着大家干活,她空着手,不太好意思,然后跑去问人哪里需要帮忙的,没人敢应她,最后幼清只能又拿了竹枝帚,别的她不会做,怕帮倒忙。于是一边扫大院,一边想着该用什么样的法子制止德昭的亲热。

    昨天只有她一人在院子里扫,今天不一样,还有另外几个侍女。

    这几个侍女,幼清觉得眼熟,仔细想想,好像是往角屋问寝屋时见过的。

    那几个侍女心高气傲,其中有一个,正好是那天幼清临出门前喊了句“我们婢女的屋子容不下你这尊大佛”的人。

    那丫头胆子大,平时在德昭跟前奉茶的,从未出过差错,仗着自己年轻貌美,总以为会有机会得到德昭青眼,不免将自己看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但是也不敢真的当着幼清面说她。

    待幼清背过身,走得稍远一点了,那丫头开嘴道:“她那样的丑模样,平时知趣懂得戴面纱不碍人眼,如今进了主子爷的屋,立即生龙活虎起来,顶着丑脸到处招摇,也不怕脏了别人的眼!”

    那几个丫鬟刚想应和,猛地望见她们身上站了个人,不知是何时来的,听见多少话,什么都顾不得,吓得磕头请安:“参见主子爷。”

    带头说话的丫头也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德昭朝下睨一眼,眸子里冰冷一片,跟看死人似的,瞧了半秒,没说什么,抬腿往前去了。

    他一路前行,幼清这才望见他回来了,忙地请福,德昭点点头,倒也没有喊她做什么,径直入了屋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来喜从屋里走出来,急急地往角房而去。

    幼清照常入屋伺候德昭。

    夜晚吃完饭,德昭没让她接着服侍,说是先跟来喜学学如何伺候人,便打发她回屋了。

    幼清前脚刚走,后脚来喜进屋禀事。

    “回爷的话,事情都处理好了,今日说话的丫头,割了舌头挖了眼睛,打死扔到乱葬岗去了,至于其他几个,赏了三十板子卖到窑子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德昭脸上神情并未有太多变化,“若再有这样的事情,下一次首先发落的,就是你来喜了。”

    来喜大惊失色,忙地应下。

    次日幼清往角屋里找崖雪。

    她如今不在兽园当差了,对外说是去了库房,因着德昭的吩咐,她想要出跨院,几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今日约定好要去连氏那边拿东西,不是什么重要物件,一两件夹衣,连氏另买了布裁的,特意准备的新衣裳。为了不让连氏疑心,所以幼清想请崖雪帮忙,替她将衣裳拿回来。

    结果一进角屋,众人见了她,就跟见了猛兽似的,害怕畏惧,一个个恭敬福礼:“幼清姑娘好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态度转变如此明显,幼清一头雾水,一时搞不清是什么情况,弯腰回礼:“姐姐们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哈背,哪里敢跟她称姐妹,垂手侍立,完全一副静待吩咐的样子。

    幼清想着连氏那边的事,没有注意太多,直接喊了崖雪出来,将事情同她一说,崖雪自是应下,只是言语之间有些含糊,倒像是想说些什么别的。

    幼清也没放在心上,同她辞别后,径直往跨院去。

    德昭今日忙,没有空闲待在府里。

    不用时时刻刻防备着,幼清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幼清发现,整个跨院的人,见到她时不再用那样异样的视线盯着看了,他们的目光里,写满畏惧。

    幼清蹙眉,想要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却没有人敢和她说。

    德昭有过吩咐,角屋丫头被割舌挖眼的事,不准任何人到幼清跟前嚼舌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,担心她听了害怕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崖雪从连氏那边回来,幼清一番追问,崖雪只得悄悄地将德昭发落人的事情告诉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8章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