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25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没说什么,拿了衣裳往回走,整个人有些恍惚,满脑子都想着崖雪刚才说的事。

    挖眼割舌,从前只在后屋舍婆子们那里听过的事,今儿个却真的发生了,而且还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她总算是明白大家为何那么怕她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担心一不小心得罪她,就会落得同样的下场,所以百般恭敬讨好。

    幼清懵懵地回了院子,恰逢德昭回府,站在庭院的藤架前朝她招手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到了跟前,德昭扫一眼她手里抱着的东西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幼清尚未从那件事的冲击中回过神,怔怔答:“是秋天穿的袍裙,姑姑特意为我裁的。”

    德昭拧紧眉头,想起什么,朝旁喊来来喜,交待:“明日让府里司裁的管事婆子过来一趟,让她为姑娘量量身,连带着冬天的衣裳,各式各样分别做二十套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又对幼清道:“你只管挑着自己喜欢的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这般和煦,凑近的面庞,神情温柔宠溺,从前她望得他思念故人,也是这般神情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样的神情给了她,她却只觉得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德昭跨开步子朝书房去,点了她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他今日心情不错,应该是在外面遇着了什么好事,说话的声音里,都透了一丝轻快。

    “伺候爷笔墨。”

    竟是要作画。

    幼清规规矩矩地磨墨。

    德昭取了狼毫笔,前阵子他一直想着折掉德庆最后一颗有分量的棋子,经过数月的筹划,今天总算是得偿所愿了。

    下朝的时候,德庆到他跟前来,怒目圆睁,那目光,恨不得要将他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“我只悔当年做皇子时没能一把弄死你。”这就是德庆了,恼羞成怒,就只会放些狠话。

    真正狠的事,是做出来的,而非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德昭回他一句:“如今你就是个笑话。”

    当年的话,原封不动,一一奉还。

    德庆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又有什么好气的,成王败寇,一早就已注定。

    德昭神清气爽,沾了墨轻轻一甩,泼出道山河来,一边画一边同幼清道:“你会作画么?”

    幼清恭敬回道:“会一些皮毛功夫。”

    德昭止了动作,放下笔,朝她笑:“你来画。”

    幼清犹豫半晌,拿笔上前随意画了几笔。

    德昭打量着,摸下巴做沉思状:“你这画的什么?”

    幼清摇头,如实回答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德昭点点头,“还算有自知之明。”略停顿,道:“爷今天兴致好,就发发善心教你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他上前拉住她的手,由不得她拒绝,将笔杆子塞她手里。

    幼清以为他在旁边边画边教,另拿了宣纸铺上,案桌上,同时摆开两张宣纸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开始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低头准备蘸墨。

    他却在这个时候,从后面将她抱住,一双大手缓缓在她的腰间游荡,耳边温热的气息传来,是他故意咬着她的耳朵说话:“爷第一次教人作画,没什么经验,还需你用心些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像他才是被教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样羞耻的话,这样暧昧的姿势,幼清挣扎不得,一动就碰上他精壮的胸脯和强而有力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一手揽住她的腰,一手顺着她的手臂,徐徐往前,男子滚烫的指尖一点点划过肌肤,从手腕处,从手背,最终强势插-入她的五指之间。

    “今日,你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”他靠近,薄唇几乎贴着她的脸颊,“连推开爷的力道都比平时少许多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张脸潮红,右手被他禁锢着,只能握着笔杆一点点在纸上渲染,一横一划,写出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――幼清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,又写了两字。

    ――德昭。

    两个名字并排,其中含义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幼清移开视线,她没有这个殊荣,能同他并排,不愿意,也不稀罕。

    “爷不是要教我作画的么,写几个字我还是会的,用不着爷教。”

    她冷冰冰的一句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他却并未恼怒。

    那只贴在她腰间的手缓缓上移,甚是怜爱地抚上她的左边脸颊。

    指腹摩挲,温柔多情。

    “作画倒是其次,你先说说,今日到底是怎么了,从入屋到现在,你就没有正眼瞧过爷一眼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言语。

    何止是今天,事实上,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。

    有什么好瞧的,一个心狠手辣的人,长得再好看,也不过是裹了人皮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儿时备受冷落的遭遇,给了德昭察言观色的本事,对于幼清这样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而言,他只需一个眼神,几乎就能猜到她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瞧这样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定是知道了他发落人的事。

    遂也就不瞒了,沉声问: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幼清一惊,不肯回答。

    德昭冷笑,“你早该知道爷是个什么样的人,何必到跟前摆出这般姿态。”放开她,“院子里这帮东西骨头硬了,爷吩咐过的事情,竟也有人敢违抗。”便欲准备扬声唤来喜。

    幼清吓住了,忙地出声阻止:“是我自己非逼着她告诉我的,你若要因这个事罚人,那就先罚我好了,我的舌头我的眼睛,都任你割任你挖。”

    德昭回身,目光收敛,似寒星般冰冷,“你为这事怪爷?”

    幼清咬紧嘴唇,摇摇头又点点头,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生怕因为她的一个举动,害了别人。

    她确实讨厌别人在背后说她,但也没有厌恶到要将人置于死地的程度。

    没了眼睛没了舌头,何等煎熬。

    那种痛苦,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幼清抬起眸子,目光坚定地看向他,“我没有怪你,你是王爷,全府上下的奴才都为你驱使,你要他们生,他们就生,你要他们死,他们就死,我也是一样的。因着你是王爷,你有权利处理任何人,所以我怎么敢怪你?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微微有些颤动,许是因为气愤,许是因为害怕他即将发落她的好友,一句一句,字字透着冷漠。

    她不稀罕他的好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,她宁肯不要。

    德昭软了心,走回去,捞了她的手,道:“爷也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幼清死命地摇头,“我不需要,你的好,太残忍,我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德昭抱她入怀,“这就是爷为何不让他们告诉你的缘故了,你平时看起来胆子大,实则懦弱得很,但凡人欺一分,定要百倍还之的道理,你何时才能学会?”

    幼清趴在他肩头上,泪水几乎夺眶而出,“你这是在给我增加罪孽!”

    德昭轻拍着她的后背,“罪孽又如何,大不了死后爷同你一起下地狱。”

    幼清气噎,下意思攥紧拳头就要往他身上砸去,德昭昂了昂下巴,在她耳边道:“想打就打罢,爷好久没有尝过你的拳头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恨恨地松开拳头。

    偏不,偏不让他如意。

    德昭留恋地嗅了嗅她的脖颈,而后将下巴搁在她肩头,声音放柔,“好了,不要再气了,为这种小事气坏了身子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幼清彻底没了法子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取人眼舌是小事,那么什么才算是大事。

    她无奈又心酸,认真道:“爷,你不必替我做这些事,我真的不需要,在府七年,旁人的眼光和恶语,我早已习惯,如今你若是追究起来,那么大半个王府的人都不够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德昭爱怜地捏起她的黑辫子,拨弄着上头的穗花,轻描淡写道:“大不了全部换一批,这世上最不缺的,就是人命。”

    幼清低下头,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,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劝他收回这等狠毒心思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这张脸害的,害了自己还害了别人,或许我就不该生在这世上。”

    她说出气话来,听得德昭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拉她坐下,取了朱红和墨青,也不说要做什么,拿了笔蘸墨,捏住她的下巴,就在她脸上画起来。

    幼清不知他的心思,也不敢去猜,麻木地坐在那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停了笔,取来铜镜,请她一照。

    幼清一怔,镜子里头,她的左脸上画了大朵朱红海棠花,娇媚盛放。

    德昭低头亲亲她的左脸,“你这张脸,爷很喜欢,莫要瞧低了自己,你看看,你这样多美。”

    幼清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为了他发落人的事情懊恼,他却以为她是在自艾自怜。

    “爷……”

    还未说完,他一根手指抵上来,英俊面庞缓缓凑近,笑得柔情似水:“你若不喜欢我那样待人,说出来便是,只要你说一句,爷肯定会听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犹豫半秒,而后开口:“求爷以后不要再做出这等残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用词这般难听,德昭冷哼一声,“求人要有求人的姿态。”

    幼清愣住。

    德昭将脸凑过去,“你先亲亲我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25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