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29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过了半月,幼清脚上的伤总算是好了,她不由地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昭日日前来为她揉腿上药,他盯着她的眼神,让她觉得自己就像即将被狼吃进肚子里的羊。

    这感觉让她不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喜欢咬她的耳朵,跟只狼狗似的,没完没了地舔着。

    幼清索性戴上了耳坠。以前她不喜欢戴这种东西,嫌太麻烦,现在为了防昭,她不得不戴。

    昭见她戴了自己送的珊瑚珠子坠,倒也不亲了,就捧着看,同她道: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些小玩意。”然后又命人搜罗了一堆珍贵的耳坠子,全部送到她屋里来。

    幼清依旧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这天昭休沐,一大早起来便吩咐人备车马,又到幼清屋里来,那几个丫鬟忙地都退出去。

    彼时幼清尚在梦中,还未睡醒。昭站她床前,看着她的睡颜,伸手想去碰碰。

    这一碰,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手指从她的额头缓缓滑过,动作轻柔地抚摸她的眉眼,然后是她的脸颊,双指夹住一点子肉,她的肌肤又白又滑,跟刚剥壳的鸡蛋似的,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他勾住她的下巴,整个人轻轻地伏下去。

    那樱桃般润泽的小红唇,对他而言,有种不可言说的诱惑。

    想要含一含。

    幼清却在这个时候醒来了。

    她紧皱着眉头,像是从噩梦中发醒,捂住了自己的脸,吓了昭一跳。

    她嘟嘟嚷嚷喊着:“姑姑……我脸疼……脸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睁开眼,却是昭在跟前。

    他站在跟前,居高临下地看她一眼,轻轻柔柔地问:“脸疼?哪里疼?”

    幼清揉了揉眼睛,从床上支起上半身,疑惑的眸子看着他,仿佛是在想他为何这么早就出现在屋里了。嘴上答:“我做梦而已。”

    昭点点头,坐下来,“你整天闷在屋里,今儿我带你出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幼清问:“去哪?”

    昭不告诉她,只说到了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又要为她拿衣裳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初冬,她穿了件夹衣入睡,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,也不怕被他看到什么,伸手去拦他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昭已拿了外衣过来,手上捞了好几件,问:“你穿哪件?这些都要穿上么?”

    幼清点了两三件,“穿这些,才不怕冷。”

    昭便按她刚才点的顺序,一件件地整好,递到她跟前,讨好道:“有我在,我抱着你,你也就不怕冷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羞答答地从他手上拿了衣裳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幼清不好意思地出言问:“你怎么还不出去?”

    昭靠近,捞了件大红羽纱面皮里白狐的鹤氅,问:“这件是穿外头的罢?”

    竟是要亲自为她穿衣。

    幼清哪里肯,忙忙地往里躲,将自己裹在杏子红绫被里,说什么都不肯让他碰到。

    昭轻言慢语地哄:“上次你为爷更衣,这次换爷为你更衣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张脸露在外头,乌黑的头发垂在两肩,衬得她一张面庞越发粉白。

    她只摇头,看着他就跟看贼似的。

    昭又哄了两句,她仍是不肯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片刻,她穿好了衣裳,洗漱完毕,昭在门外已经等得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下次爷直接在屋里等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头,“那我就不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昭无奈地看了看她,也不好生气,伸出手,“快跟爷走罢。”

    要牵她,她也不肯,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昭站在原地,看着她的背影,心想:胆子倒比从前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待上了马车,昭拍拍旁边的软榻,示意她坐过来些。

    “爷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反而坐得更远了。

    如今她腿伤好了,有力气了,不想同他整日里搂搂抱抱。

    本就不是她心甘情愿的,何必还要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她就是仗着他的喜欢,惹他生气。

    昭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不但没生气,而且还抱拳托腮饶有趣味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目光像是在说,“爷就是不生气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幼清偷偷睨他一眼,正好与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她赶紧转开脸,心虚地掀了帘子往窗外看。

    街上人影涌动,马车一路往外,像是出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他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幼清抬眸看过去,“你不说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昭勾勾唇,随意往后一躺,大有和她耗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有意抬扛,他便任她抬,添柴加火,这也是种情趣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车外,声音里带了几丝戏谑,“那你现在就跳下去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横眉瞪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两双黑亮的眸子盯着对方像是要瞧出朵花似的。

    昭忽地伸手揽她,幼清没防备,身子没站稳,扑腾往前倾,半跪着入了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尴尬得不能再尴尬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脸一阵红一阵烫。

    昭如愿所尝地将她往上一提,让出大腿让她坐在上面,双手放在她的腰上,笑着微微仰头看她:“最终还不是入了爷的怀抱。”

    幼清作势要挣扎,昭挺胸往前,蹭着了她的身子,深邃的眼眸里透出一丝危险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要打?随便打。”

    幼清真真是气急了,但她毫无还击之力。

    昭抵住了她的身子,她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气了半天,幼清吐出一句:“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边待了这些日子,她知道他的软肋在哪。

    昭一愣,随即放开她。脸色一沉,目光又冷又硬,让马夫停下,自己撩帘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幼清一个人在马车里,稍稍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真戳着他了,又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良心不安。

    可不戳他,她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谁喜欢整天被人玩弄的感觉,他那样霸道,几乎从不给她还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深深吐一口气,握住袖角,心思似流水一般淌出。

    纵使她现在没了齐白卿,她也不可能这么快也不该这么快地喜欢另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又没说错。

    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幼清抿了抿唇,手指缠绕着手帕,往窗外看了好几眼,没能瞧到他,索性将眼睛闭上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行进,也不知过了多久,时间足够她小憩一阵,带着惺忪的睡意,她款款下了车。

    站在山脚下,抬头可见山顶上袅袅而起的烟雾,竟是白马寺。

    不时有几个妙龄少女求了姻缘灯笼下山来,俏丽的面庞,桃红的灯笼,明媚开朗,一颦一笑,嫣然娇憨。

    幼清不由得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有清白的家世,娇俏的相貌,如花般的年华,求一人白头偕老,恩恩爱爱,此生足矣。

    那几个少女也朝她这边看,这样奢华的车队,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幼清忙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身后有一人声音清亮,上前挽了她的手,轻声道:“娘子,我们快上山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惊,往旁一看,不是昭。

    是全福。

    他重新戴了人-皮面具,仍是那张熟悉的脸,穿了件华贵的金丝流云锦袍,是出门前穿的那身。

    旁人见她有恩爱的夫君,又是这样的富贵荣华,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求佛求仙,为的不就是求一喜乐安稳的日子么。

    有钱有人,世事稳矣。

    幼清看着他的脸,不由地又想到了过去在兽园的日子,哪里想到小太监全福是睿亲王呢,小初子和鹊喜尚不知情,若是以后知道了,定是要悔死的,他们总是说要见一见全福,可惜总是没能凑上时机。

    幼清同他一阶一阶地往上走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她有些累,昭伸手扶她,问:“要我背你么?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让家丁跟随,这条上山路上,只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。

    昭只得继续搀扶她往前,大概是踢到了石子,她轻轻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不容她拒绝,昭弯腰为她查看。

    索性没有伤到脚。

    山林间,松柏屹立,白雾寒深。

    幼清看着他俯身认真捏揉脚腕,眉目柔和,半点没有刚才在马车上拂袖而去的恼怒样子。

    他是个硬朗汉子,沙场上杀戮惯的,一横眉一生气,总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总以为他还会再气气的。

    哪里能这么快就求和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刚硬冰冷的岩石,何故顷刻间在她跟前化成了水。

    幼清不去想,轻轻开口,问:“你为何又戴这个?”

    昭抬眸,并未直接回答她,在她跟前踱了一圈,像是在想什么,最终停在她面前,沉声道:“我原打算戴了这个,在你跟前就真真正正是全福而不是睿亲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不由分说将她背了起来,“但我不忍心看你带着伤走路,所以还是得先做回睿亲王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要借全福的身份重新同她亲近。

    幼清趴在他背上,双手本要做拳捶他的,听了这话,慢慢地松开手掌,缓缓地攀上了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有多蛮横。”

    昭往上抖了抖,幼清怕跌倒,下意识抱紧他。

    “再说爷蛮横,就把你丢下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娇娇柔柔开口:“那你丢好了。”

    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昭哭笑不得,不知该高兴还是该生气,她彻底明白了他的心意,顺势衡量出自己在他心中占的分量,所以她敢来招惹他了。

    换别人,他定是不伺候的,这样在他跟前放肆,他不动刀动剑已经算好了,哪里还会亲自上阵哄呢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昭认命地背着她上山。

    到了山顶,昭累得喘气,幼清活泼乱跳地跑去寺里求神拜佛,顺带着求了一支签。

    求的是姻缘。

    解签的师父是这样说的:“施主你命途多舛,姻缘亦是,所幸福星庇佑,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你这福气,集中在后半辈子,届时千万女子人人得而羡慕。”

    幼清听得晕乎乎的,直接问:“那我的有缘人究竟在何方呢?”

    大师道:“一开始是谁,最后的归宿就是谁,中间虽有兜兜转转,然尘埃落定之时,即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幼清提着姻缘灯笼出来。

    心里纳闷,一开始不就是白卿么,可他走了,不要她了,她也万不会舔着脸求他回来,她不要同其他女子争男人,是她的就是她的,但凡有第二个分享,那她宁可不要。

    可见神仙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,至少她求的那道签文就不是准的。

    出门正好望见昭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佛门之地,是以在树下等着。

    在他昭看来,找了理由便能遁入空门,从此抛却世事,人活在这世上,本就是要挣点什么,挣名挣利挣爱挣一把骨气,若什么都不挣了,那活在世上作甚。

    与其躲在空门中什么都不做,倒不如死了的清净。

    昭一向活得世俗又狠绝。

    他迎上去,指了她手里的灯笼问,“就求了这个么?”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决定还是不告诉他关于签文的事。

    他记仇得很,说不定就做出什么让人害怕的事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寺庙里逛。

    转到一处供佛的庙堂,里头好几个和尚在念经。

    幼清站在门边,下意识跟着一起念起来,声音又浅又轻,细细碎碎,双手合十,虔诚真挚。

    昭凑近听,听得她嘴上说着的梵文。

    待她念完了,深深了鞠了一鞠,提起灯笼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昭问:“你怎会摹酢躞文,家里人兴这个么?”

    幼清这才想起来,家里连氏和姜大不曾诵经拜佛,她在兽园里也没听过有谁念经。

    那经文就像她念过了千遍万遍一样,自然而然地从脑子里冒出来。

    幼清怔了一怔,道:“这是大悲咒,我应该念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还知道是大悲咒,也没人告诉过她。

    也许是地藏经,也许是心经,可她知道,不是别的,就是大悲咒。

    昭笑了笑,打趣:“你和太妃倒是能凑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理他,接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待走到一处山崖旁,孤零零一棵老树屹立崖头,重重白雾像是从地上飘来的,又像是从天上坠下的,缠缠绕绕,朦朦胧胧地隐了对面的山头。

    昭怕她跌下去,一步一步紧紧跟随,离山崖只有几步远时,说什么也不肯再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幼清怔怔站了会,看眼前云卷云舒,似世事浮沉,二十岁,没了齐白卿,遇见了昭。

    越想要什么越得不到什么,越是不想要的,越往眼前送。

    幼清忽地出声问,“现在你是全福,不是睿亲王,对么?”

    昭毫不犹豫地点头。

    幼清回身往他胸前一拳捶,她力道轻,打起人跟拿起棉花棒戳人似的。

    昭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一拳,一拳,又一拳。

    她性子里的狠戾,仿佛都在这一刻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她打够了,昭捧起她的手,问:“手疼吗?”

    幼清撇开脸,一字一字道:“你若留我在身边,少不了要受罪,你可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昭勾嘴一笑,“受什么罪,我欢喜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幼清转过脸,看着他的眼睛,“我是个奴才没错,可若在我的男人跟前,我就不会把自己当奴才,我若是想骂你,你就得受着,我若是想打你,你也得受着,我脾气又臭又犟,我甚至不会主动亲近你。”

    昭情不自禁揽住她的腰,“我若能成为你的男人,你要星星要月亮我都能摘给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推开他的手,“我姑姑说过,做妾者,命不是自己的了,心也不是自己的,整天同其他女人抢男人,生了孩子得跟别人共享一个爹,说来你可能觉得好笑,可我并不愿意做妾。”

    昭一愣,继而道:“我这么多年没有女人,若是有了,便只会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的坦诚相待,令他觉得高兴,话说清楚说明白了,事情也就顺利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很想要她。

    想起什么,昭觉得有必要同她提一提,试探道:“外人说我命硬,你怕被克么?”

    幼清脸红,“我们还没到那一步,我并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昭又急了,“那什么时候才到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幼清咽了咽,试探问:“我愿意慢慢接受你的好,可前提是你不能再像从前一样轻薄我,倘若有一天我喜欢上你了,我一定会告诉你的,但在那之前,你不能强迫我,否则我情愿去死。”

    也没有退步了,这是他的王府,她逃也逃不出去。即便如此,她也得为自己争取一把,好歹让自己稍稍活得舒适点开心点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如别的姑娘俏丽,她甚至不再年轻了,一个二十岁的老姑娘,又长了那样的红斑,在外人看来,可能昭看上她,已经是她天大的福分,除了依仗他,她已经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可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凭什么他瞧上她,她就得妥协,心是她自己的,她想给谁就给谁。

    昭想了片刻,而后吐出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又说:“以后在我跟前,你不用再称奴婢,从此你就是幼清我就是昭,我们重新来过。”

    重新来过。

    简单四个字,给了她最大限度的包容。

    她真真是要什么得什么。

    他现在完全就是被她牵着走。

    幼清扬起笑脸,伸出小拇指晃了晃,“那我们拉钩。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山脚下,除了昭的车队,另外还有几家的车马。

    其中一辆窄小毫不起眼的马车里,齐白卿紧张地坐在里头,旁边福宝好奇地问,“主子,王爷送我们来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齐白卿深呼一口气,想要往车窗外看一眼,却不敢掀窗帘看,怕动静太大被人瞧见。

    心中两个小人打着架。

    一个说:“再不多瞧一眼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不能瞧,瞧了又能如何,带她离开么?”

    最终他还是忍不住,轻轻掀起帘角,快速地往外看一眼。

    正好见着幼清从山上下来,旁边站了个陌生男子。

    她不再像过去那样戴面纱,大大方方地露出脸上的红斑。

    以前她最是讨厌别人看到她脸上的红斑,如今却是不怕了,许是在睿亲王身边待着,莫名得了自信。齐白卿垂下眼,心想,不管怎样,横竖她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转念又一想,睿亲王竟让她独自来这样偏远的地方,可见也没有多爱慕她。

    若换做是他,千难万险也要陪着她一块来的。

    福宝见他脸色不太好,好奇窗外有什么,擅自掀了帘角往外看。

    齐白卿在这时抬起头来,透过缝隙去看车外的幼清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这般痴迷,福宝不由地一惊,顺着视线去看,瞧见个面带红斑的女子,修长瘦削身形,盈盈轻步,身上有那么一股子清丽气质。

    福宝想起齐白卿画的那些画,一幅又一幅,画得都是同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她出声问:“主子,您爱慕的女子,就是她么?”

    齐白卿没回应,许久,福宝听得他的声音心酸又无奈:“我爱慕她又有何用,她不再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福宝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如若可以,她可以是他的。

    但她不敢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29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