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0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自白马寺回来,转眼已是小阳春。

    北京城的初冬已经十分寒冷,丝毫没有一丝阳春之意。城里兴过寒衣节,家家修具,夜晚祭奠焚五色纸衣,为先人上坟烧纸。

    睿亲王府是不过寒衣节的,只在十月初一这日添用白炉子。

    离过年尚有两月,府里佛殿开始烧晚香。散香燃尽后,太监即会敲响铜磬,磬声震耳欲聋,王府上下皆能听到。

    幼清伏案提笔,仔细翻看账薄。

    她是做惯活的,闲了这些日,也不想再作画,人都闲憔悴了,昭索性让她管账。

    原先说的是,让来喜将整个王府的账都交予她,她伺候人的细活做不来,就让她做些其他的,管管账正好。

    这几乎相当于将管家的权利交到她手上了。

    幼清哪里敢应,她要应了,都能想象到太妃跳脚的样子。

    退而求次,便拿了跨院管账的事。

    她总不能白拿月银,如今昭允诺不再像从前一样轻浮,她又能像以前一样脚踏实地地过日子,只不过身边多了个他而已。

    屋外清寒的黄昏之色,磬声隐隐从佛殿飘来,崖雪端着熬好的燕窝粥进屋来,“姑娘,歇息歇息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正专心致志地翻看账簿,敷衍地点点头,并未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崖雪叹一声,只得上前掩了账簿,“你再这么看下去,眼睛都要看瞎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凝眉,所幸她刚做了记号,才不至于被崖雪打乱节奏。

    她往上一瞧,见崖雪只穿了件单薄的梅色织锦夹棉裙,脸颊冻得通红。

    起身取来件月华大氅为她披上,心疼道:“没必要冒着这么大的风为我去厨房取劳什子燕窝粥,我又不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崖雪笑,拿起银勺舀一口递到她嘴边,“王爷吩咐的,每日一碗,定要盯着你吃下去,补身子的东西,你不喜欢也得吃。”

    幼清无奈地张嘴。

    一边吃一边重新从她腋下抽出账本,翻到一处做记号的地方问,“我瞧出些端倪,这个账本乃是每一样物件的细账,按理说加起来应该与总账的数目一样,今儿我一算,压根对不上,足足差了三百两的差额。”

    崖雪听她这么一说,即刻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定是有人做假账了。

    王爷常年在外,府里大小事宜,皆交由府里人打理,太妃修佛念经,往日也不管这些的。

    只要明面上过得去,也没人会追究,是以藏了不少腌H。

    去年年底昭回府,虽然命人整理王府,但碍于政务,一直没有在这方面花心思,只是将府里的细作们查清楚打发了出去,并未来得及严整。

    夜晚昭回府,幼清拿了账本过去同他请示。

    灯下,她拿出自己重新书写的账本,一项一项细致地罗列出来。

    昭原本有急事要处理,本来想同她说一句,“任你处理。”见她这般认真模样,忽地就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暖黄融融光映衬在她的鬓边,她的一双黑眸透着水亮,像玉盆里盛着的黑水银,湛湛清透,像是要将人全部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昭下意识想伸手抚抚她的脸,手臂悬在半空,忽地想起那日在崖边答应她的事。

    从此再也不轻薄于她。

    没有她的允许,他不能碰她。

    昭自问不是个君子,但在她面前,若想得到她的心,他必须做一回君子。

    强扭的瓜不甜,更何况如今他们之间没有什么障碍,她已经动心,他只需慢慢地等待她打开心扉,而后投入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说好的从头来过,就要从头来过。

    昭放下手,那边她正好说完账本的事,抬起眸子望着他,扑闪的大眼睛仿佛在问“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昭撇开视线,与她对视,他会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。

    还是稳妥一点为好。遂又往后退一步,与她隔了些距离,沉声道: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你只管放手去做。”

    幼清看了看他和自己隔着的距离,声音不免放柔几分,应了句:“好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果真召了跨院的人对账。

    涉及的一共有六人,她第一次发落人,做起来并不生疏,坐在上位时,总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。

    仿佛以前做过一样。

    那些人原以为她不过是个宠婢,受了昭的宠幸,一时无聊管起账来,走走场面活而已,并不会真的去查账,更别提查到了错处发落人。

    结果让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幼清不仅将他们各自做假账的明细一一列出来,而且还真的想要发落他们。

    声音轻轻柔柔的,几句话,就将他们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人是不能再留在王府了,欠下的空缺也得补上,你们拿银子补不上的,便到庄子上做长工。”不卑不亢,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未反应过来,幼清便已拿着账本走了。

    崖雪随手一指,道:“你们还不快领罪?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想起来求情,跪倒在地,张嘴想喊冤,幼清却早已不见。

    有什么好冤的,都是自己做的孽。

    不过半天时间,跨院上下已传遍,幼清处理跨院的事情如何如何得心应手,如何如何毫不留情,表现得丝毫不像个丫鬟,举手抬足间皆是贵家千金风范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一股子清丽姿态,被人这么添油加醋地一说,倒将她夸到了天上去。

    过去众人是碍于昭对她的宠爱,是以对她畏惧不已,如今得知她并非个花架子,而是真正能做事的,便更加怕了,多了层敬畏,倒不将她当丫鬟看了。

    夜晚昭回来,听得她发落人,从来喜那一一听完细节,嘴上勾起一抹笑。

    可见她确实是将自己当成了他的身边人,才这般尽心尽力地做事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依她的性子,定是不肯淌这趟浑水的,肯查账就不错了,哪里还会大着胆子去发落人呢。

    昭换了衣服,到隔壁屋里看她。

    她在灯下查账,将前两年的一块翻了出来,指不定其中有多少空缺。

    崖雪见着昭,刚要行礼,被昭制止。

    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她太过认真,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昭来了兴致,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,幼清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,当即下意识握拳挥过去,眼看着要打到他的胸膛,她忽地慢下来,似是有所思虑。

    昭往前一挺,握住了她的手往自己胸上打。

    他肌肉精壮,得了她这一拳,嫌不够,又主动往前挨了几拳,跟挠痒痒似的。

    两人对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像是回到了从前,你还是那个讨打的全福。”幼清回身,也不顾忌什么了,将笔递给他,“外面的事忙完了么,你今儿个回来得真早。”

    昭“嗳”一声,提笔同她一起抄录账本上的条目,心里泛起一丝欢喜。

    原来她每晚都有观察他何时回府。

    昭觉得有必要主动交待,“这阵子在忙安州水利的事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这些,但总得回应点什么,遂道:“不管做什么,只要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事,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这口吻,听在昭耳里,倒有些像旧时屋里人交待自己相公上朝时的嘱咐,有时候到军政处议事,有几个耙耳朵的大臣,甚是惧怕家中妻子,围在一起抱怨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个是这么说的,“我家内子,每早起来送我出门,都要交待一句‘上朝之言需得为百姓谋福祉’,天天说天天念,弄得好像是她上朝谋政事一样,难道她不说,我就不会做事情了吗,定也要将事情做好的。”

    虽是抱怨,语气中却透着一抹自豪之意,仿佛在说,“你看我有个贤妻”。

    昭一边抄腾,一边轻描淡写抛出一句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像是丈夫回应妻子的唠叨。

    他心里满足。

    没了说话声,屋里安静下来,只听得两人浅浅的呼吸声和纸上狼毫笔的蘸墨声。

    他这样安分,幼清忍不住抬眸探一眼。

    许是这半明半暗的玉壁光让人看着觉得淡淡一层朦胧感,他如刀雕刻的侧脸显得柔和许多,下巴微抬,往日那股子狠戾之色浑然不见,两瓣红润的薄唇轻抿,嘴角一抹笑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像是在想什么开心的事,手下动作并未停。

    她不禁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昭察觉到她的目光,佯装没有看到,心中一丝慌乱,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她想看多少眼,都行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,最终收回视线,昭这时抬起头,神情正经严肃,道:“你查账查得好,值得奖赏,有要想的东西么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幼清认真想了会,道:“能让我像从前那样偶尔到府外逛上一两日么。”加了句,“就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昭不肯。

    幼清便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她一生气,昭忙地去哄,“本来是件高兴的事,说了赏你那定要赏的,这样罢,你出府好歹带上崖雪。”

    幼清应下。

    崖雪不是外人,她将她看做姐妹,她们两个上街去逛也不失为一种乐趣。

    这天十一月二十八,幼清处理好了手头上的事情,准备和崖雪去街上逛。

    她先往连氏那边去了一趟,数月未见,连氏搂着她嘘寒问暖,以为她一直在库房当值,生怕她受欺负,拿了一两碎银子塞给她,让她打点周围人。

    “好歹一月也抽一天来看看姑姑,哪里就忙成这样了,也太欺负人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低下头,不敢同她说自己现在在昭屋里,想着瞒一天是一天,反正府里人也没几个知情的,昭下了死命令,谁敢说就打死谁。

    太妃屋里头也没人来连氏跟前嚼舌头,可能也是昭在那边说了什么,总之出了跨院,一切都风平浪静,她仍是那个小侍女连幼清。

    在连氏屋里坐了会,她便同崖雪往街上去了。

    站在人影重重的街道上,幼清满心欢喜,觉得这一刻真是自由极了,恨不得跑上几圈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跑了,你说他能把我抓回去么?”

    不过一句玩笑话,吓得崖雪赶紧逮牢幼清的胳膊,“姑奶奶你可别乱来,你要跑了,先不说王爷能不能抓你回来,他第一个就得打死我,不仅打死我,说不定还得将我家里人都揪出来打死。”

    她吓成这样,幼清忙地停下脚步安慰,笑:“我说说而已,不是真的要跑,你有家里人我也有家里人,我要真想跑,那肯定得带着你我两家人一起跑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攒多少银子才跑得动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一边算银子的事。

    街角处,德庆坐在车里,一把逮住齐白卿的脖子往车窗前送,“你看,你心上人在那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齐白卿挣扎,一口往他手上咬,差点没咬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德庆缩回手,一巴掌打齐白卿肩上,“王八羔子,本王好心好意让你瞧瞧心上人,你他妈竟然敢咬我!”

    齐白卿恨恨看他。

    德庆做出戳眼睛的姿势,齐白卿丝毫不动摇。

    德庆气得去逮福宝。

    车里窄,加上福宝,三个人东躲西藏的,几乎没闹翻天。

    德庆闹着闹着还就上瘾了,最后看着被齐白卿搂入怀中护着的福宝,笑道:“本王今儿个心情好,就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 福宝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德庆又道,“替你家主子做件事,做好了,本王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下意识用手护住福宝,问:“你想作甚?”

    德庆横眼看过来,指了指齐白卿,冷声道:“本王可没什么耐心陪你玩,做人要懂得见好就收,你不是想知道关于睿亲王府细作的事情吗,那可和你的心上人息息相关……”

    齐白卿没了脾气,像蔫掉的茄子一样,低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还请王爷赐教……”

    德庆笑了笑,“嗳,我还偏就不说,总之你要知道,没有我的命令,你的心上人是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皱眉,下意识轻声反驳:“她待在睿亲王的身边,难不成会有危险么?”

    德庆笑容得意,“我这个细作,不是一般的细作,昭可揪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只得忍下心中怒气,任他差遣。

    德庆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书信,纸上画着幼清的小像,乃是齐白卿的丹青。

    他指着福宝道:“你替你主子将这个交给连幼清,不要让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伸手想去阻止,德庆轻轻一个眼神,他只得将手伸回。

    待福宝下了车,齐白卿抬头怨念地看德庆,问:“你何苦作弄我俩?”

    德庆耸耸肩,懒洋洋地往后一躺,“本王无聊啊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气得噎住。

    福宝上了街,只她一个,大可以逃跑。

    她心中有这样的信念,忽地想到什么,往后一看,看到德庆的马车。

    瞬间收了心思。

    她没有盘缠,跑也跑不了多远,若被德庆抓回去,定会被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有齐白卿在。留在他身边,她好歹有一丝慰藉。

    福宝揉了揉眼睛,一张脸被太阳照得死白,尖尖的下巴低垂着,蹑手蹑脚地朝幼清靠近。

    她两眼盯着地上,手上捏着书信,紧张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怕完不成任务,回去被德庆□□,更怕齐白卿被她连累。

    所以,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做好,一定一定要将书信送出去。

    崖雪在这个时候往珍宝斋去了。她家哥哥要娶媳妇,托她买件好点的首饰。

    幼清一个人在街上逛,并未走远,就在珍宝斋外面摆油饼的铺子上,姜大喜欢吃油饼,她准备带两个回去。

    忽地旁边多了个人凑过来,鬼鬼祟祟的,也不抬头,就光盯着鞋面。

    幼清往旁一瞧,见是个面容姣好的姑娘,大约十五六岁,神情紧张,一直揪着衣袖角。

    虽然衣饰整洁,但那张脸太过苍白,像是许久未见天日一般,叫人看了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油饼铺子前人多,幼清让出自己的位子,让她先买。

    福宝一怔,没想到幼清会这样好心。

    除了齐白卿,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别人的好意了。

    发愣的时候,卖油饼的摊主问:“这位姑娘,你还要不要买了?”问的是福宝。

    福宝哆哆嗦嗦,生怕被人瞧出端倪,半点吐出一句,“我……我没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摊主和旁边等的人不耐烦,“没有钱买什么饼啊,快滚开!”

    福宝被推搡着往旁去,她想着书信还未送出去,顿时急得要掉眼泪。

    幼清以为她是因为吃不上油饼的缘故,遂多买了一个,走到路边将油饼给她,柔声道:“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福宝拿了饼,一时间忘了说谢谢。

    幼清又道:“看你身子虚弱,还是快些归家去罢。”

    福宝撒开腿往外跑。

    崖雪买了首饰回来,见幼清怔怔地站着发呆,走过去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脑袋,转身同崖雪往回走,“没什么,遇见了个姑娘而已。”

    福宝跑了几圈,兜兜转转,狼吞虎咽地将油饼吃了,这才敢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德庆打着瞌睡,福宝轻手轻脚地爬到齐白卿身边,两只眼睛水汪汪的,窃喜道:“主子,信给她了,你的心上人是个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一愣,继而笑道,“是啊,她确实是个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福宝舔了舔下唇,那上面还沾了油饼的香味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幼清回了府,先去连氏屋里,将油饼和其他买的东西一并放下,这才发现多了封书信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将信抽出来一看,等瞄到信里的小像,不由地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这是白卿的丹青。

    不敢再看,她慌慌忙忙将信藏好,脑子里一片慌乱,前头崖雪已经来喊她回去。

    一路心不在焉回了跨院,不知怎地,经过昭屋前时,幼清竟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那封藏好的书信像灼热的炼铁一样,她只觉得袖里有千斤重。

    刚进屋,丫鬟迎上来,朝里屋一指,道:“姑娘,下午你不在时,太妃屋里送了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幼清抬脚进屋一看,墙上挂着一人高的画像,画中的女子姿态曼妙,面容娇俏,同她有双一模一样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视线一扫,扫至右下角的字迹。

    永乐十五年,太清殿,赠宋阿妙,赵德昭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0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