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1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走到画像下细看,画工精湛,画上的少女笑靥如花,那样的笑容,是对着心爱人才有的欢喜。

    这便是宋阿妙了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看着,心里头忽地难过起来,没由来地伤心,仿佛被人揪了一把,扯着疼。

    越看越难受。

    身体深处有股浓浓的悲伤翻天覆地扑过来,狰狞地占据她的心。

    头痛欲裂,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昭正好进屋来,来喜到他跟前说太妃往幼清屋子里送了幅画,他便急着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抬头望见幼清眼泪汪汪地立在画下。

    她听得脚步声,转身望他。

    昭愣住。

    有那一瞬间,他竟将幼清和画上的宋阿妙看重了影。

    一样的身姿,一样的眸子,连哭起来的神态都一样。

    可又是完全不同的两张脸。

    过去他爱了宋阿妙,或许爱得太深,连带着爱谁都觉得像她。

    幼清指了画像道:“这就是你心爱的女子罢。”

    昭看着画上的宋阿妙,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    许久,他点点头,走到幼清跟前,抬手掩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又烫又热,湿了他的手指,一点点顺着指缝涔出,他不知道她为何要哭,想问却又不敢问。

    怕问了,他两难,她伤心。

    不如不问。

    幼清也不自己为何要哭,她忍不住,眼泪自己流下来的。

    哭了会,她终于稳住了情绪,尽量不让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情绪牵动自己。

    慢慢地撩开昭的手,她顾不得用巾帕,拿衣袖角擦眼。昭先她一步伸出了手,动作轻柔地为她揩泪。

    幼清一动不动,任由他的指腹从脸上滑过。

    旧爱跟前,为新欢擦泪,他越是温柔,幼清越是愧疚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像个不怀好意的坏女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安静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窗外北风瑟瑟,冬雷震震。

    幼清垂了眸子,“和我说说她罢。”

    昭一愣,没料到她会主动提起,并未婉拒,沉默片刻,声如沉水,缓缓而道:

    “我同她是永乐十五年正月遇见的,她随父母进京领命谢恩,她性子顽劣天不怕地不怕,在皇城内乱跑迷了路,不肯问人,爬上废殿残墙没站稳,我倒霉,正好路过,差点没被她砸死。”

    他说起当年的事,嘴角挂了抹苦笑,眼里闪过一丝忧伤,“后来父皇命我去明州监察,实则是下放,我虽为皇子,除却一个皇家空名,实际上什么都没有。到了明州,宋大人经常邀我过府相聚,后来索性在宋家住了下来。宋阿妙她总是潜伏在我途径的路上,藏在树间,拿东西往我跟前砸,刚开始她拿果子点心砸,是她自己爱吃的那些,后来她就砸信,写的字又丑又歪。”

    幼清听得入迷,脑海里有什么呼之欲出,就差那么一点点。她不让他停下,急切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昭继续说:“永乐十六年二月,父皇立金匮之盟,太后忌惮德庆乃为前朝公主所生,执意让父皇离胞弟为皇太弟,我在宋家住了近一年,京中有急召。那个时候,我和她因为小事争执,谁也不肯让谁,一气之下,便不告而辞了。我到京之时,正好接到宋大人的书信,说是我走那天宋阿妙冒着风雪一直追,追得连鞋子掉了,脚破了,跑得没了力气一头倒在雪地里,可惜我不知道她在身后追,始终、始终不曾回头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再后来的事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七月宋家一百二十三人被灭口,尸体烧焦,死状惨烈。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当时的储君如今的皇帝,查了三月,仍无所突破,当时他们被逼到了绝路上,只得让人出来顶罪。

    他在宋家住过,又那样崇敬储君,万不能看着自己敬爱的四叔被人诬陷。

    遂站出来顶了罪。

    将罪名转移得无懈可击,揽下了所有的罪名。

    天牢待了两年,储君继位,他出狱后第一件事,便是托人去寻宋阿妙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她在那一百二十三具尸体中,却不敢相信,不相信她已经死了,他还欠给她一个回应,临走前她问过,“昭你愿意照顾我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那时他心高气傲,不肯在情爱上面耽搁功夫,现在想来,真真是愚蠢至极。

    他想找到她,告诉她,他愿意。

    子不翻父案,弟不违兄意,皇帝赦免了他,却不能为他正名。

    昭也不在乎了,要名声有何用,有权利就行,他已负了她,不在乎再负天下人。

    幼清声音细细的,问:“我真的很像她吗?”

    昭点点头,又摇摇头,认真地看着幼清道:“你们不一样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:“可刚开始不就是将我当成了她么?”

    昭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幼清怔怔地看着画像,语气十分肯定,丝毫没有怀疑:“她在你心中,定是无可替代的存在,这么多年你不曾纳过妻妾,为的就是想将唯一的位子留给她吧。”她垂下视线,小心翼翼地问:“如果、我是说如果,有一天你的故人回来了,你该如何抉择?”

    昭道:“不会有那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幼清抬起头,“非要选呢?”

    昭微微屏住呼吸,面上云淡风轻:“宋阿妙不会回来了,我这些年的寻找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,有句话说的好,怜取眼前人。”

    感情这回事,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他知道自己的心,他心里装了两个人,可他不能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他已经失去了宋阿妙,他不能再失去连幼清。

    昭缓缓挪动,一点点靠近她,挨着了她的手臂,低头凑到她耳边,声音坚定,一字一字,“选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忽地有些愧疚,“可我还没有爱上你,甚至连一丁点喜欢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昭的声音越发温柔,“没关系,我们有过誓言,我会等你。”

    时机已经快要成熟,她嘴上说着不喜欢,可她已然心动。

    就差那么一点点,他就能俘获她的心。

    幼清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她的手被昭轻轻勾住,那日他们拉钩的小拇指,他的力道不轻不重,自信淡定,同齐白卿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幼清撇开脸,脸颊微微有些烫红,声音细不可闻,“那你先等着。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临近年关,宫里设宴,大年二十九,皇家贵胄进宫赴宴谢恩。

    丝竹笙箫,歌舞升平,各皇家子弟互相劝酒,昭坐在离皇帝最近的位子上,已经灌了好几壶酒。

    他一向以狠戾冷血闻名,见着谁都是一副不容侵犯的神情,世家子弟大多不敢招惹他,都怕他,鲜少有人到他跟前玩笑。只有毓义捧了酒敬他几杯,打趣了几句,而后便走开了。

    昭准备问一问身后的太监如今几时,他想回府,府里有人等他。

    皇帝却在这时朝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两人悄然离席。

    登望天楼,北京城白雪素裹,寒风阵阵。

    皇帝命人摆案温酒。

    对饮赏雪,醉到微醺之时,叔侄俩言笑晏晏。

    皇帝问,“明儿个大年三十,你若在府里待得无趣,只管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昭笑:“臣若进宫,岂不惊扰了四叔和娘娘们,指不定要被哪位娘娘戳着后脊粱骂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杯饮尽,“莫管她们,你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昭出言婉拒:“还是初一来罢。”

    皇帝放下酒杯,双眼微眯,“昭,你是不是有女人了?”

    昭想了想,摇头否认,“若臣有心爱的女子,定会告知四叔。”

    皇帝似笑非笑,手指点了点,“倘若真有了,定要带给朕瞧瞧,朕这一生,不知情爱为何物,你若能寻着自己真心爱慕的,不失为好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昭只笑笑,将话题移开:“四叔年纪还轻,今年不过三十五,往后有的是好女子往跟前来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乙亥时分,又下起鹅毛大雪来。

    幼清睡不着,兀自披了件绛红白里大氅,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。

    崖雪在外榻,已然入睡。

    幼清倚在窗边,见得外头雪亮一片,院里的海棠树被雪压得抬不起枝桠。

    她拿了红蜡烛台,掏出那日藏起的信,一张小像突入眼帘。

    看着那副小像,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明明都说不要她了,为何还要巴巴地往她跟前送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屋外传来丫鬟的轻声叫唤:“姑娘?”

    幼清一惊,急急忙忙将小像藏好,外榻上崖雪已经惊醒,穿鞋出去查看。

    不多时,崖雪回来,同幼清道:“王爷从宫里回来了,这会子叫着姑娘的名儿呢,大总管说,姑娘若是方便,最好能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最终决定过去看一看,重新穿戴好,快步往昭屋里去。

    一进屋,见得好几个小太监扶着昭,他穿了身宝蓝色锦袍,领扣扯了几颗,姿态慵懒,眼泛迷离,看样子是醉了。

    昭一见着她,推开其他人,摇摇晃晃朝幼清而来。

    来喜知趣地带领其他人下去。

    昭到了幼清跟前,拿手捧她的脸,冷峻的面容添了几分痴意,“你今晚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幼清下意识想要躲开,刚一侧身,他身子一踉跄,就要跌倒。

    幼清无奈,只得靠过去搀了他往里屋去。

    到了里屋,幼清倒了浓茶让他醒酒,昭不肯自己拿杯,握了她的手,让她喂。

    幼清叹一句,“就当你是三岁孩童好了。”

    喝完了浓茶,他依旧没有丝毫好转,反倒又捧起她的脸,不停地说着“你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幼清索性拿了铜镜来,先照照他,又照照自己,然后问:“你瞧清楚些,这两个人谁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昭指了指他自己。

    幼清放下心,果然是真醉了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他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恭维哄人。

    屋里没了人,她只得自己一步步扶他往床榻而去,因着昭以前做过的流氓事,她随时警醒着,喝醉了兽性大发也是有可能的,嘴上狠狠道:“你若敢动手动脚,我就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昭没回应,半个身子紧紧垂在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他丢到了床上,总算是大功告成,幼清准备离开,转身的瞬间,却被抓住了手。

    他哑着嗓子喊,“陪陪我。”

    语气这样无辜,像是个要糖吃的可怜孩子。

    幼清心一软,坐回床榻边,喃喃道:“那就……只陪一会。”

    昭凑过来,躺着揽住她的腰,幼清拿手拍开,生气道:“不能碰我,你答应过的。”

    他忙地放开,离她有些距离,眼睛没睁开,眉头紧皱,嘴上道:“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幼清凑近,“哪里难受?”

    他缩了缩身子,“哪里都难受。”指了指胸膛,“心最难受。”

    幼清真以为他是喝酒喝太多,所以导致身体不适,关切道:“那我去叫大夫来。”

    昭摇摇头,丝毫没有平时端着的威严,有气无力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幼清凝眉,“可你难受。”

    昭心酸开口:“因为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愣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你亲亲我,亲亲我就不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恳切,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,怕被拒绝,又怕她生气,张嘴道:“我胡说的,你不要往心里去,你这样就很好了,什么都不用做,已经很好很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幼清低下头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昭大概是睡着了,呼吸声比平时重。

    幼清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连入睡之时,眉头处都是紧蹙两道。

    幼清禁不住拿手去抚,怎么也抚不平。她低身,犹豫了半秒,蜻蜓点水般地在他额间亲了亲,抬头再看,眉头川字已无,他平和的面容添了几分清秀儒雅。

    幼清叹口气,为他掖好被角,吹熄蜡烛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屋里漆黑一片,昭睁开眼,勾唇一笑,眸中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大年三十,昭一早起来,往幼清屋里来。

    她正在收拾东西,带回去给连氏和姜大的,昭上前帮着她一起整理。

    问:“你弄这些作甚?”

    幼清看了看他,见他神情平常,应该是不记得昨晚醉酒的事情了,轻声道:“今晚要到姑姑那过年,我总要带东西回去。”

    昭一怔,“晚上你不和我一起么?”

    幼清笑,手下动作并未停下,“王爷好记性,前两天答应过放我回去同家里人过年的,这会子又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昭细想,好像确实是答应她,咳了咳,辩道:“怎会不记得,我不过是同你开句玩笑话,晚上我也要到太妃屋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收拾好了东西,她就准备往平房去了。

    昭本要另赐她些金贵的东西,她不要,怕被连氏和姜大追问,也不让他和屋里人送,反正都在府里,也不用出去,走一段路就到了。

    连氏早就在小院子里等她。

    往常过年,她和姜大也是要当差的,得等到下午甲申时分才能回屋歇息过年。今儿个不用,上头传了口谕,说是针线房和花园的人都不用当差,连歇三天。

    幼清提了篮子,靴面上沾满雪,也没打伞,头上也沾着雪珠子。

    连氏递伞过去,携她手往屋里小跑,心疼:“这样的天出来也不知道打把伞,万一挨冻染风寒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幼清笑笑,“姑姑,我壮着呢,哪有这么娇弱。”

    连氏两指一捏,“身子骨这么细,还壮呢,说话不害臊。”说罢笑着将幼清往怀里搂。

    姜大备好了小菜,一家三口往炕上坐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下午姜大的双亲和哥哥婶婶往屋里来,他们是从乡下赶来的,带了年货,连氏一向不喜欢他们,碍着姜大的面子,还是得热情招待,特意腾了两个屋子让他们住。

    姜大哥哥和婶子在屋里逛,这边瞧瞧,那边瞧瞧,嘴上奉承道:“今年比去年又气派许多,你们两个住这屋子倒真是享受,赶明儿让我们家黑子也挣下这样一栋屋来。”

    连氏笑笑,没搭话。

    姜大哥哥和婶子对视一眼,将自家儿子招到跟前,笑:“你们俩这些年也没生出个娃,以后养老可咋办?我瞅着,干脆让我们黑子给你们当儿子,你们这屋留给黑子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,黑子今年不回去了,就跟你们一起住了。”

    姜父姜母也上前劝说。

    说的无非都是让姜大将所有的家产都让给黑子,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连氏气得要摔杯子,幼清坐在炕上,眉头紧皱,好好的大年三十,可不想被人毁了。

    姜大哥哥见姜大和连氏不高兴,转眼珠望见幼清,当即有了主意,指着幼清道:“这样,我们黑子也没成亲,正好能娶连家妹妹。”

    连氏这下坐不住了,不再顾忌其他,抄了扫帚就往外赶人。

    姜家人直嚷着连氏泼辣,威胁姜大休了她。

    幼清听不下去,径直从屋里捧了盆滚烫的水,一盆往人身上泼去,“这是我姑姑和我姑父的家,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姜大婶子骂了句,“丑八怪,又凶又丑!”

    幼清提起水壶就往前泼。

    姜家人骂骂咧咧地走了,屋子里稍显狼藉。

    姜大躬腰收拾,嘴上不住道歉,“你们莫往心里去,下次再也不让他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连氏倒是没事,她反正没将那些人当人看,就当被狗咬了一口,只要姜大心里明朗,那么她就没什么好计较的。

    但幼清被人那样对待,她是绝对无法原谅的。

    幼清坐在她对面,一下一下地嗑瓜子,眉目秀丽,除了脸上那块红斑,几乎毫无瑕疵。

    连氏心中泛起悔意,不由地伸手抚了抚幼清的脸,“清丫头,都是姑姑不好。”

    幼清并未听出她话里的意味,只当她在为刚才那事愧疚,摇摇头,“和姑姑无关,是他们不好。”

    连氏想起当年狠心毁了幼清容貌的事,心中抽搐,几近流泪。

    幼清为她擦眼泪,一边轻拍着她的背说着细碎安慰语。

    半晌,连氏恢复平静,认真看着幼清,问,“清丫头,若有一天你又想嫁人了,一定要同姑姑说,姑姑会弥补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怔了怔,不懂她话里的补偿是什么意思,迷茫地点点头,“嗳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1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