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3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越发脸红,动作轻微地扯了扯昭的衣袖,声音细细的,“我没有什么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况且满车的人,就算真有什么话要说,也不好意思说出来。

    昭不信,往她那边挨近,蹭着了她软软暖暖的肩头,心神荡漾,用哄人的语气柔声道:“他们捂着耳朵,听不到的,你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幼清张眼看他,如小鹿般清澈的双眸,只瞧了他一眼,当即激得他想将整车的的人都赶下去,只他们两个独处才好。

    她微张着唇,昭立马将耳朵附过去。

    “爷,你当我三岁小孩么,捂着耳朵还能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昭急急的,面上却是淡定神色,“你说得再大声,他们一个字都听不见,谁听了谁就去做真正的聋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一变,越发将头埋低。

    幼清见他发了狠,不欲再瞒,支支吾吾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想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你何时下马车和皇子们一起骑马,你在这,我略有些不自在。”她说完这番话,面目含羞,不敢去看他,指了指手,“你牵得太紧,我疼。”

    昭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紧紧握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咳了咳,当着这么多人被拂了面子,却也没有太生气,面部稍稍有些僵硬,放了她的手,重新坐端正。

    “爷就喜欢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烟视媚行,假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路上走走停停两天,终于到了洛城。

    洛城有两处行宫,一处在东,一处在北。在东的乃是大行宫,规模与其他行宫相等,在北的乃是小行宫,虽有行宫名号,却只是个普通小宅院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次洛城一行的目的是为体察民情民生,旨在让皇子们对民间疾苦感同身受,所以皇帝特意下命令,这两个月众人需下榻小行宫。

    等到了小行宫,便要分屋子。因小行宫屋室简陋,大多数奴仆都挤在同一间屋子,太子乃为储君,单独分了一间屋子,再者便是昭另分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毓明和毓义睡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众人暗自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包袱收拾整理好之后,幼清准备同其他人一起上大通铺去,走到一半,迎面碰见中途被他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扫,问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幼清指了指大通铺的方向。

    昭蹙眉,语气坚定:“你同我睡一间。”

    幼清下意识就要拒绝,昭一本正经继续道:“晚上我身边要留人伺候,再说了你若是同那些人睡一间屋,起居定有许多不方便,我答应过你的,不会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幼清本想说她以前住大通铺住惯的,转念想到这次睡大通铺侍女和太监的屋子挨在一起,确实诸多不方便。

    再者昭给过承诺,她也不用太担心,总之不和他睡一张床就行。

    遂跟着他进了屋。

    这一路路途虽短,却也仍算得上是跋山涉水,风尘仆仆,众人都乏了,说了明天要做的事情,各回各屋,早早地宿下了。

    幼清洗漱更衣后进屋收拾枕被,抬头窥得昭靠窗站立,修长身形,看不清脸上神情,手里捧了封信在看。

    这个她知道,是皇帝从北京城刚送过来的,大抵是朝政的事。

    昭两三下便看完了,回到案边提笔回信。

    幼清生怕打扰他,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为他磨墨,不经意瞥了几眼,见得“臣已安然到达”“劳四叔惦念”的字眼。

    心中纳闷,原来不是政事,皇帝竟然如此宠信他,连出个城都要专门写封信问候,这两叔侄比传闻中更要亲密。

    这时他轻轻转过眼,正好同她的目光撞在一起。幼清蓦地一惊,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要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像他这样权力在握的人,怕是最忌讳旁人探窥,先前府里清了好几拨人出去,都是因为防细作的缘故。

    昭一笑,将皇帝的信以及他刚写好的信展开来,手指推着信纸缓缓递到她跟前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皇上与我的字,谁的更好?”语气宠溺,丝毫没有半点让她回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幼清一愣,半晌,她指了指皇帝的字,“你的字和皇上的字有异曲同工之妙,然皇上的字更稳。”

    昭将信折好,“你倒是个有眼光的,我的字是皇上教的,他是师父,自然比我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将信放好,而后往床边的小几榻而去,幼清秉烛跟随。

    绕过小几榻,昭走到门边,让幼清止住脚步,“我去去就来,你先歇息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遁入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幼清拿着蜡烛在门边呆立半秒,跨出门去,在檐下等了许久,他仍未回来,复又拿着烧了只剩半截的蜡烛回屋。

    这边坐坐,那边瞧瞧,在陌生的屋子里待着,总觉得不太自在,最终抬脚往床榻而去。

    半个钟头后,昭回屋,本打算吩咐完侍卫送信后就回屋,中途遇见毓义,硬是被他缠了好些时间。

    推开屋子,一片昏暗,只有床边隐隐有泛黄灯光。

    昭抬靴而去,走到屏风后,抬头望见幼清半倚在床边,右手蜷缩着抵着侧脸,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往前走,一双眼全盯在她身上,未来得及留神脚下,快到跟前的时候,不小心被张矮凳绊了绊。

    幼清惊醒,揉了揉眼睛,见得是他,起身迎上去,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昭细瞧她的脸,惺忪模样,眼皮儿都搭不开,定是乏透了。

    心疼道:“既然累了就先睡,何必等我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想起什么,脸上飞上红晕,往外头走,“我不困。”

    昭看看她,又看看床,心中瞬间明白过来,伸手揽住她的手,“这么晚了,还要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幼清垂眸,“我不出屋,就在旁边几榻上坐坐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昭坐在床榻边,手里拿了本书,心不在焉地翻了翻,时不时地往幼清那边瞥。

    她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,神情迷茫,仿佛不知接下来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昭问:“还不困么?”

    她明明已经困极了,睁着眼睛都能睡着,这时候偏偏要装出云淡风轻的神态,死鸭子嘴硬般吐出两个字:“不困。”

    昭轻笑一声,接着看书。

    幼清低下头按了按指甲,抿抿嘴,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状态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这样想的,等到昭入寝了,她就悄悄地到几榻边睡。但昭一直不肯睡,她也就只能硬撑着。

    昭终于忍不住,放下书,从床上拿了个枕头,夹在腋下,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床上睡,我睡这。”

    几榻窄窄小小,根本睡不下一个人,何况他身材高大,想躺着的睡几乎不可能,只能坐着睡。

    实在是够难受的。

    但……她总不能跟他睡一块……幼清想了想,动作迟疑地摸上了床。

    蜡烛吹熄后,屋里一片漆黑,幼清翻来覆去,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昭这时咳起来。几榻挨着窗,窗是纸糊的,时不时有风从窗缝里透出来,洛城白天燥热,夜晚阴凉,若不注意些,很容易染上风寒。

    幼清试探地喊他一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昭冷静平淡的声音传来,“无碍,嗓子痒罢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“哦”一声,心中不安,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数秒后,他又咳起来,比上次声音更大,像是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幼清咬咬唇,终是忍不住出声,声音弱弱的,“要么……你来床上睡罢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幼清以为他是要守着给她的承诺所以不肯过来,刚要开口,屋里响起他低沉而浑厚的嗓音,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心中一跳,听着这话,觉得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出来,转了个身,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在身边躺好。

    两人平躺着,依稀听得谁的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他先开的口,“我第一次同女子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幼清脸红耳热,手藏在被子下,紧张地握成拳状,“嗯。”

    衣料O@,他的声音愈加靠近,“你呢?”

    幼清咽了咽,知道他刚翻了个身,此时正侧身望着她,心中更加紧张,点点头,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昭穷追不舍:“也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羞人答答,声音细小,“……我也是头一回和男子……”再往下,便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他自躺上了床,便不再咳嗽了,屋里静之又静。

    她紧张得不行,索性强迫自己闭上眼睛,不再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被子里忽地有东西靠了过来,是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她的手,像是在寻求同意一般,幼清一颗心卡在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我身子难受,不碰你,就只牵牵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幼清想起他刚才咳嗽的事,犹豫片刻,最后点点头,“那就只牵手。”

    被他握在手心的手越来越烫,涔出了汗,幼清实在太困了,前一秒想着“绝对不能掉以轻心”,后一秒便已跌入梦乡。

    昭试探地喊了一声,“幼清?”

    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轻挪身体,几乎紧贴着她的身子,一只手仍牵着她的手,另一只手缓缓落在她的腰间,动作轻柔地将她往自己这边搬。

    极为耐心,不慌不忙,终是将她整个人都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日思夜想的人儿此时就躺在身边,那么多想和她一起做的事一件件涌上脑袋。

    想亲她的唇,想握她的柔软,想征服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几乎占据整颗心,呼吸间皆是滚烫。

    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答应过她的事,不能反悔。

    昭硬生生忍下身体那股子冲动,长长地叹口气,一下下轻抚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就这样睡吧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早上发醒来时,幼清以为自己还在王府里,下意识喊了句“崖雪”,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,入目见得昭撑着半边身子,似笑非笑地瞧她,里衣敞开,露出精壮的胸膛来。

    “崖雪不在,只有我在。”他伸出手,先是点了点她的鼻头,而后疼爱地捏一把她的脸蛋,动作又轻又柔。

    幼清想起昨晚喊他上床一起睡的事,顿时没了睡意,往里缩了缩,不大好意思,背对着他,道:“今日不是要和殿下他们去田间么,怎么还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往里躲,昭就往里靠,手搭上她的胳膊,“我哪舍得丢下你一人在屋里,自然得等你醒了再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头,“可不能让殿下他们等,你快去罢,莫管我。”脑子里闪过什么,关切地问,“咳嗽好了吗?还是看过大夫后再去罢。”

    昭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谈起自己的“咳嗽”,道:“已经好了,不需要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与她共榻而眠的机会得之不易,昭还想再逗逗她,刚想扳过她的身子,屋外却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九堂哥,你怎么还在屋里?”

    是毓义的声音。

    昭一怔,幼清羞得不能见人,索性将自己整个埋进被子里,半点声音都不敢出,生怕被听见。

    昭皱眉,迟疑了半秒,不太高兴地披衣起身,“你且等等,我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毓义在外头喊:“干脆我进屋等罢!”

    昭回头看幼清,她用被子将自己裹得更严实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,你且在屋外等着。”他收回视线,声音严肃不容质疑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走到一半,想想还是不能放着她不管,遂又走回去,扯了扯被子,她不肯从锦被里出来,担心毓义随时会闯进来。

    昭也就不勉强她了,压低声音道:“你放心,他不会进来的,我先出去一会,你收拾好了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锦被抖了抖,应该是她点了头。

    昭放心离去。

    出了屋,毓义苦大仇深地凑上前,抬脚就要往屋里走,“九堂哥,你总算出来了,我渴死了,天没亮太子殿下就派人叫醒了我和毓明,带着我们往街上逛了一圈,不许骑马只能用脚走,刚才才回来,我实在渴得不行,快放我进屋喝口茶。”

    昭伸出臂膀拦下他,“我带你去别处要茶喝。”

    毓义一懵,而后反应过来,笑嘻嘻地靠近,在他身上嗅了嗅,指了指屋里,神秘兮兮地问:“虽没有胭脂香,却沾了女儿香,莫非九堂哥在屋里藏了娇人儿?”

    这样子的事,昭不屑于瞒他,不过是顾忌幼清,怕她脸面薄不好意思,只得撒谎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毓义不信,非要往屋里去。

    昭直接将他拖走。

    屋外没了动静,幼清这才敢从被子里露出脸来,赧面透红。

    这时候才想起查看身子有无异处,里里外外看了个遍,没有被轻薄的痕迹。

    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。

    过去他霸道蛮横不讲理,如今倒真成了个君子。

    穿戴洗漱完毕,她往崖雪那边去,一堆人聚在一起,正准备跟随昭他们出发去田间看农家是如何劳作的。

    皇家子弟,大多养尊处优,先帝认为只有让皇子们融入平民的生活中,方能真正了解到什么才是对百姓最有益处的。

    当今皇帝也很赞同先帝的看法,是以每三年便让皇子们到洛城当一回“皇家百姓”。

    一晃已到中午,日头毒辣,晒得人只喘气。

    毓明想着偷懒,趁人不注意,瞧瞧地往后面去,身子又累又乏,想着找人捶捶背捏捏肩,随意指了个人:“你,过来伺候爷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以为毓明在唤别人,遂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毓明皱了皱眉头,显然觉得自己被冒犯了,小小一个侍女,竟然敢对他这个皇子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就准备训话,见她戴着面纱,眉头皱得更深,问:“爷喊你你为何不理?还有,天气这样热,你作甚要戴个面纱?”

    幼清定了定神,这下完全反应过来了,毓明喊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只顿了半秒,她弯身福礼,道:“回五皇子的话,奴婢在府里原是不戴面纱的,因跟随主子爷出门,不便惊扰他人,遂戴上了面纱。”

    毓明听得稀里糊涂,问:“难道你长得很美,美得倾国倾城?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“奴婢貌丑,丑得惊天动地。”

    毓明又气又笑,伸手就要揭她的面纱,幼清下意识往后退。

    再退,就要退到水稻田里去了。

    忽地后背被人一托,那人熟悉的声音响起,却是冲着她对面的毓明:“毓明,你躲这作甚?”

    毓明一吓,摸摸脑袋,“九堂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昭面上神情冷峻,负在身后的手却快速地捏了捏幼清的手,大抵是示意她不必害怕。

    他朝毓明走去,“你什么?”

    毓明想,反正都是要挨骂的,那就干脆找个人陪他一起挨骂,指了幼清,道:“我累极了,想着歇息一会让人递杯茶,这个丫头胆子极大,竟然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昭双眸微眯,声音似寒冰一般,“你若想唤人伺候,找别人去,她是我身边的丫头,专门只伺候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毓明一震,从未见过他这般严厉态度。从前再怎么凶,也不会有这样狠戾语气。

    不由委屈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昭压根没有瞧他,踱步走到幼清身边,声音瞬间柔了下来,“同我来。”

    昭走后,毓义找了过来,见毓明怔怔站在那,一巴掌轻挥过去,打在他的后脑勺,“五弟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毓明捂着后脑勺,蹙眉瞪他,“有你这么欺负亲弟弟的吗,回去后我定要向母妃告状的。”

    毓义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毓明与他一起往回走,嘴上嘟囔:“我跟你说,刚才好生奇怪,九堂哥为了个小侍女凶我呢。”顿了顿,毓明又道:“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,九堂哥不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毓义装作没听见他的后半句话,问:“小侍女?什么样的小侍女?”

    毓明仔细回想,“瘦瘦的,白白的,戴了个面纱,瞧不清面貌。”

    毓义顿时想到幼清。

    毓明见他忽地笑起来,不由地毛骨悚然,戳了戳他的肩膀,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毓义:“我可能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毓明眨着眼睛凑过去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毓义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,而后重重说出四个字: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毓明气得追上去就要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3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