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4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跟在昭身后,田间小路坑坑洼洼,一不小心便踩了满脚的污泥。

    她以前跟随姜大去过乡下,走惯这种路的,提起裙子脚步轻便,身上干干净净,没有染上半点污渍,同旁边皱眉而行的昭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他一踩就是一个坑,靴面上满是泥巴,时不时停下来往旁边杂草蹭鞋,好不容易蹭干净些,下一步又踩到泥地里去了。

    幼清看不过去了,索性绕过他走到前头去,伸出手,道:“我走哪你就走哪,保证走得稳稳妥妥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,神情自信,笑容灿烂,昭一时看怔了眼。

    发呆的瞬间,幼清已经主动牵住了他的手,自然而然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风吹过乡间绿油油的一片新嫩苗,空气里满是青草和桃花的香气,她在前头走,他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随,两只手,两颗心,第一次贴得如此近。

    头顶是蓝灿灿的天空,炙白的太阳,时间仿佛被晒成了凝固的琥珀,昭看着她的背影,那样清丽,那样活泼,他就想这样待在她身边一辈子。

    田间小路走到尽头,她放开他的手,站在一棵桃树下笑,问:“究竟要去哪?”

    昭回过神,往四周看了看,道:“不去哪,就是不想看着你站在那遭罪,日头晒,要么你就在树下乘凉歇息?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“大家都在那待着,我一个人跑到这偷懒,好像不太好,再说了,我难得出来一趟,觉得外头的事都新鲜,还是让我往那去吧。”

    昭皱了皱眉,“万一有人使唤你……”

    幼清笑,“使唤我?正常啊,本就是丫鬟。”

    昭不太高兴,微微昂了昂下巴,看着她的目光写满占有欲,“你只能伺候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幼清看着他,高大俊朗的男人,说出孩子气的话,略带了点抱怨,听起来真是又幼稚又好玩。

    她指了指额头,“我脸上又没有写着‘睿亲王专属’几个字,旁人若是叫唤我,我也没办法呀。”

    昭眉头紧蹙,“所以你就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幼清还欲再说,昭索性抬手轻轻捂了她的嘴,语气认真道:“不许再同我争,再争,我便留下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哪里敢让他陪,他若留在这,估计太子和一众皇子都得全部跑过来了,到时候所有人都盯着他们两个,哪里说得清楚。

    幼清拗不过他,只得应下。

    昭正欲准备离开,忽地想起什么,回头交待:“不准爬树。”

    幼清转开视线,没应他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昭往回走,走到一半,忽地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隐隐望得幼清攀在高树上,一手弓起放在嘴边,另一只手挥手同他招呼,喊着:“……昭……记得回来接我……”怕他忙起来将她给忘了,到时候她孤身一人待在田地里,估计连回行宫的路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昭又笑又气,说好不准上树的,这才刚转身就将他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野性子,待日后她同他更亲近了,彻底不怕他了,不知还要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叹口气,同她喊道:“你等着我回来!”

    那边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――“嗳!”

    田地里,正在一板一眼观赏农家下田干活的毓明耳朵竖起,拍了拍毓义的肩膀,“四哥,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?”

    毓义摇摇头。

    毓明迷茫地挠挠耳朵,嘴上嘟嚷:“可我好像听到了有谁在喊堂哥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回头看了毓明一眼,毓明立马挺直腰杆,两眼发直地瞪向前方,继续专心致志地学习百姓如何劳作。

    一天就这么晃过去了。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,众人回小行宫,昭悄悄地带幼清往街上去。

    洛城未设宵禁,东街有夜市,两人几乎是一路吃过去的。昭不吃,他帮着拿东西,两只手上全是幼清要吃要买的东西,嘴上柔声喊道:“你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幼清回身看他,糊了一嘴的蛋奶,吃得很开心,“我有慢慢吃。”然后又是一口咽。

    昭宠溺地挥之一笑,“你若是喜欢吃这里的东西,我们买个厨子回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幼清往前看耍把式的,正好隔了一段距离没听清楚他说的话,一味地点头,并未回应。

    这里人多,他怕别人挤着她,默默往她身后一站,跟天神一般,拿出平时威严的气势来,吓得旁边人都不敢往前凑。

    幼清一边吃一边看耍猴戏的,笑得前俯后仰。

    又逛了半个钟头,天色已发黑,是时候回行宫了。

    幼清恋恋不舍地跟着他往回走。

    走到拐角处,出来个扛扁担的庄稼人,幼清没注意,猛地撞上去,昭拿手去护,却还是来不及,她摔在地上,手腕青了一块。

    昭蹙眉就要惩戒那个吓得六神无主的庄稼人,幼清连忙劝道:“算了,他也不是故意的,我们走罢。”

    那个庄稼人本就是个老实巴交的,撞了人本想着上前扶,无奈看昭太凶,吓得他腿软,生怕被打,听得幼清这么一句,忙地道谢,提起扁担就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昭扶起幼清,担心地查看她全身上下是否受伤。

    幼清晃了晃手,“就手扭了,其他没事,你不要老这么凶,别人看了怕。”她伸出另一只手,指腹抚过他的额头,“总是生气的话,会长皱纹的。”

    昭心一软,立马恢复温柔神态,轻声哄她,“以后尽量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昭却在这时伸出手,不由分说,上来就要背她。

    幼清一怔,理直气壮地拒绝:“我是手受伤了,又不是脚受伤,还是能走路的,不要你背。”

    昭还想再说,幼清已经甩头大步往前。

    等回了屋,昭立马唤了太医,太医为幼清瞧过手伤后,只说无碍,甚至不用开药,不提重物休息几天即可痊愈。太医前脚刚走,后脚太子便领着毓义毓明过来,问:“九堂哥身子不适?”

    幼清忙地躲起来。

    昭轻描淡写道:“头有些晕,太医已经瞧过了,没什么大碍,劳烦殿下关心。”

    太子松口气,关切地又问了些话,待了约莫半个钟头才离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,毓义特意慢了半拍,往屋里瞧了一遍,嘴角勾笑冲昭道:“九堂哥,晚上注意身体啊。”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昭轻拍他的脑袋,“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毓义还欲再说,昭已将他赶了出去,板着一张正经脸将门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太子站在前方喊:“三弟?”

    毓明也喊:“你怎么能让殿下等啊?”

    毓义一撩长袍,踱步往前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,昭喊了声:“他们走了,出来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从屏风后探出脑袋,眼珠子转了一转,在屋里扫一圈,见果真无人,这才整整裙角蹑手蹑脚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昭指着她的手问,“待会洗漱更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幼清低下头,嘴上嘟囔道,“我自己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幼清满头大汗,总算是将衣裳换好了,手疼得已经动弹不得,旁边昭单手拄着下巴,饶有趣味地问:“衣服换好了,接下来呢?”

    幼清动作艰难地打手洗脸,咬紧牙关,第一次觉得洗脸竟然是如此困难的事,巾帕都拧不干,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。

    身后伸出一只手,替她拿住了巾帕,昭站在她背后,双手从她的腰间环过去,拧好巾帕,“还是让我来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张嘴欲婉拒。

    昭乃能容她拒绝,以前下意识便是用强,如今学机智了,嘴皮子上尽捡好话说,同她讲道理,终于哄得幼清乖乖坐下。

    隔着温热的巾帕,他的大手轻柔地在她脸上移荡,细致而小心。

    第一次被个男人伺候着洗脸,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至高无上的王爷,幼清有些懵神。

    所以当昭顺势打水要为她洗脚时,她几乎慌得没一脚踢过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踢也是踢的了,只是刚踢出去便被昭接住,他面无表情地将她的双脚托着按回盆里,专心致志琢磨该如何为人洗脚。

    幼清吓得喊:“……你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昭坦荡荡地看着她,眼神里一片清明,“你手受伤了,不方便,我替你洗脚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样的话,半点不觉得难为情,幼清却尴尬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太、太亲密了些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昭充耳不闻,双手轻轻按在她的脚背上,缓缓移动,一双眸子盯着她白嫩的脚丫,喉头一耸动,想到了昨晚拥她入怀时她身上暖暖香香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爱怜地抚过她的玉足,手下动作又慢又轻,像抚摸珍宝般那样,一点点地蹭着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幼清羞红地将脸撇开,嘴上道:“洗好了吗,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想要将脚收回来,又怕溅他一身水,只得暗自忍下心中那股子不安和动荡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终于放开她的脚,为她擦脚,又将她抱上床,掖好被角,轻声漫语:“你先睡,我去洗漱更衣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脸上两坨绯红。

    一想到今晚又要同他共寝,她心里就紧张,越是紧张,越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等他洗漱完毕回来后,她睁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,望着吊纱顶发呆。

    昭掀了锦被躺进去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寂寂无声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明天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昭一噎,半晌,他又问:“今天和我一起过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“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昭一喜,问:“那我明日也带你去出去玩儿。”

    幼清应道:“好啊,一想到又能吃到那些好吃的,就止不住地开心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有好吃的才开心,不是因为同他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昭叹口气,心里忽地有些空空的,下意识想要去牵她的手,刚抬起手,未曾碰到,忽地手指尖一热,有东西挨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她的手。

    昭怔了怔,一时未曾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鼓了莫大勇气才将手伸出去的,这会子胆怯了,见他没有反应,索性悄悄地准备缩回去。

    却被他一把扼住。

    他紧紧牵住她的手,以不可抵挡的气势,侧身一把将她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她的手,放在他的胸膛前,里头有颗火热的心砰砰跳动。

    那是他对她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以后、以后都这样,好不好?”他几近恳求地在她耳边细语。

    幼清迟疑半秒,而后点了点头,声音几不可闻,“好。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德庆自北京城出发,带了齐白卿和福宝。

    一路上齐白卿易容而行,德庆花大价钱为他弄了张人皮-面具,极为漂亮,他本就生得俊朗,但这样一张面具戴上去,竟比原来还要好看许多倍。

    中途歇脚的时候,时常有行人往齐白卿这边瞧,瞧得他特别不自在,忍不住问德庆:“难道不该低调行事吗,能不能换一张?”

    德庆摇摇头,眉眼荡起笑意,“不换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作势要撕下面具。

    德庆立即抽出刀子,抵在福宝脖子上,“你敢轻举妄动,我就一刀割了她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从此不敢再提面具的事。

    等到了洛城行宫,德庆先去的是大行宫,而后得知他们在小行宫,乐得一人占了大行宫住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得皇帝喜欢,不屑于在这样小的事情上虚伪讨好,非得住到那劳什子破烂屋子里去。

    待在大行宫收拾好东西,德庆领着齐白卿往小行宫而去,路上正好碰见毓明和毓义两兄弟。

    毓明一见齐白卿,就同德庆道:“大堂哥,你这是从哪找的侍从,长得好生漂亮。”

    德庆意味深沉地看了看齐白卿,齐白卿生怕被人瞧出端倪来,埋着头不敢吱声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旁边毓义没说话,将齐白卿从头到尾打探一遍,带着毓明走开了。

    待走出了一段距离,毓义板起脸训毓明,“他是什么样的人,你也敢到跟前同他打趣?”

    毓明郁闷道:“平时你和九堂哥说话不也这样么。”

    毓义继续走,“九堂哥与他不同,九堂哥平时虽看着凶狠,但只是表面上的,他不同,他是真狠,总之你同他远着些,没事别搭腔。”

    毓明追上去,眼睛放光彩,“带个那么漂亮的男人在身边,你说他是不是好那口啊?”

    毓义睨他一眼,毓明不知好歹继续道:“我瞧着啊,说不定他这次来,就是送人的,九堂哥不是一直没女人么,外面传他克妻,但可没说他克男人啊,没准那个漂亮男人就是拿来送给九堂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毓义已经一巴掌挥他后脑勺,当即疼得他嗷嗷叫。

    入了小行宫,德庆并未往太子那边而去,而是直接领着齐白卿往昭屋里走。

    此时幼清正在屋里为昭磨墨,他正要写信发给北京城。

    屋外崖雪通传,“王爷,礼亲王来了。”

    昭凝眉,笔下一顿,转头沉声问:“礼亲王,哪个礼亲王?”

    他是完全没有想到德庆会跟过来的。

    德庆不顾屋外侍从的阻拦,已经闯进屋里,谦和柔善地同昭打招呼:“九弟,小辞数日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似狐狸般的一双眼轻轻从昭身边扫过,触及幼清,不由地敛了敛眸子,只瞬间的功夫,已恢复平时那副君子淡雅如兰的模样。

    昭并不是很想见到他,语气冷硬:“大哥到洛城来,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德庆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眸子里似有刀剑相拼。

    齐白卿跟在德庆身后,小心翼翼地抬起眸子,一眼看见幼清,她站在昭身边,从容而淡定,完全没有以前在他跟前说起昭时的恐惧不安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些日子,或许她已经接纳了昭。

    她可能早已经是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那样痴痴地看着,目光哀怨,想要靠近却又敢靠近,隔着这几尺的距离,遥遥相望。

    可悲的是,她却不曾抬头看他哪怕一眼。

    齐白卿自嘲轻笑一声,看了又如何,他披上了陌生的面具,就算她看了,也不可能认得出。

    幼清在这时抬起眼来,余光瞥见德庆身上站了个青袍男子,面貌俊美之至,可与昭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见过的,却又觉得眼熟得很。

    她往那边多看了几眼,昭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顺着视线去看,德庆往旁一遮,正好挡在齐白卿身前。

    昭眉头一锁,他向来是不喜欢打探人相貌的,更何况又是德庆的人,那就更不屑了,便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兄弟两人没说几句,草草地便作辞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德庆笑得深沉,同齐白卿道:“你瞧见了没,昭如今护那个小丫鬟护得跟什么似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得了什么倾国美人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愤愤不平,“幼清本就不难看。”

    德庆笑意渐浓,“也对,她过去确实生得美,现在这张脸若是去了红斑,定也是个倾国倾城的样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见他说这话,立马问:“过去?你过去见过她?什么时候见的,怎么知道她过去的容貌?”

    德庆含笑,手指抵在嘴唇上,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情,轻启唇齿:“不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失望地坐回去。

    德庆这时又道:“本王有个点子,或许能让你和你的心上人重新在一起,要听吗?”

    齐白卿两眼瞪着,既惊讶又警惕。

    犹豫半晌后,他死咬着嘴唇,摇摇头,“不要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4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