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5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他嘴上说着不想同幼清重归于好,但心里却挣扎不已。

    当初离开时,总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将她放下,一别之后,却发现,忘记她,比死亡更让人煎熬。

    齐白卿低着头默言,不想让德庆看穿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德庆勾嘴笑得阴险,伸手攀上齐白卿的肩膀,饶有兴味地凑到他耳边,以几不可闻的声音,轻轻道:“本王懂的,你说不要,那就是要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狠狠瞪向他。

    德庆不以为然,笑意越发浓重。

    第二日德庆带着福宝和齐白卿一起加入大队伍,去的是城外马场。

    侍女们都候在跟前,顶着大太阳晒得汗流浃背,昭心疼幼清,找了借口让她往树下去查看出行的粮水。

    幼清一从人群中走出,德庆便俯下身子,在福宝耳边说了些什么,而后又拉了拉齐白卿的袖子,指了幼清同他道:“你瞧,本王对你多好,时刻不忘替你往心上人跟前递信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脸色一变,望着福宝碎步往前的身影,脑子里闪过什么,抬脚就要往前阻止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当着这么人的面,德庆竟然让福宝去送信!

    荒唐!简直荒唐!

    脚刚抬出去,旁边德庆一把将他扼住,力道之大,简直让人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德庆轻笑起来,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正好测一测连幼清对你的心意。她若是对你还有情意,肯定不会拆穿福宝,她若是对你没有情意,喊了昭来,以昭的手段,无非是牺牲福宝罢了,一个小丫鬟,死了就死了,她为你而死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德庆勒住他的手力道越来越大,齐白卿痛得几乎要叫出声,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福宝往幼清跟前去。

    幼清正在清点东西,小太监们认识她,知道是睿亲王身边的婢女,都肯给面子。

    旁边忽地传来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,“清姐姐。”

    幼清迟疑半秒,转过头,看见个熟悉的脸庞,胆怯怯的,张着两只大眼睛望过来。

    福宝害羞地笑了笑,“清姐姐,你现在得空吗……”

    幼清震住,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揉了揉眼,确实是她,没看错,就是替白卿送信的小姑娘!

    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幼清惊讶不已,往四周瞧了瞧,见无人注意到这边,她忙地拉了福宝往旁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福宝眨眨眼,“我是福宝,我替主子送信来了。”她说着话,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,快速地塞到幼清的手里。

    幼清不肯要,“我不会再接你的信了,除非你先说你是谁!在场的人都是皇家的人,你是谁府上的?齐白卿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福宝见幼清不肯要信,很是着急,“我……我只管送信……别的……别的我不能说……”德庆虽带她随侍,却几乎不让她出面见人,她不知道为什么,但她隐隐觉得,德庆应该不想让人知道她是谁,所以就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两人正拉扯着,忽地后方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:“幼清?”

    幼清一怔,是昭。

    不远处他正踱步而来。

    她慌了神,下意识将信藏进袖子里,又对福宝喊:“你走罢,这里有我就行。”一边说着话,一边推福宝走开。

    福宝看看她,又看看往这边而来的昭,心领神会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在同谁说话?”昭已走到跟前。

    幼清定了定神,尽可能收起方才的慌乱,佯装淡然模样,回头对他一笑,“一个不认识的小丫头非要帮忙,就这么点活,我一人做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昭朝福宝跌跌撞撞离去的身影望去,数秒他收回视线,眸子里多了一丝考究,“当真?”

    幼清一颗心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藏起白卿的信,为何要替福宝遮掩,可她就是怕他知道。

    以他的脾气,若是知道了,恐怕会大发脾气,更甚的,恐怕还会置白卿和福宝于死地。

    她不能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幼清娇嗔朝他一笑,“怎么,你怀疑我?难道我还不能同外人说话么?你管得也太紧了些。”

    昭趁无人看见之际,拿手碰了碰她的手,低下头温柔道:“同我说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幼清甜甜应一声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福宝往前走着,生怕被昭追上来,埋头碎着步子跑。

    都说睿亲王凶狠无比,她若被逮着了,铁定不会将主子供出来的,清姐姐应该是主子的,谁同主子抢,谁就是坏人。

    昭这个坏人在她看来,虽然生得好看,可是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倘若、倘若真被施以酷刑,她自认没有那等毅力熬过去,想着到时候干脆自尽得了。

    一死百了,她也早些去见她的亲人们。

    她慌慌张张的,心里又装着事情,一时没留神,迎面便撞到人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毓明正和太子说着话,是洛城本地的笑话,想着讨太子高兴,无奈太子板着脸就是不笑,他心中正烦闷,忽地身上一热,再一探,原来有人撞上来了。

    毓明当即不太高兴,正要发火,望得福宝抬起头来,一张闭月羞花似的脸,琼鼻粉桃唇,娇怯怯的姿态,一双大眼睛里透着天真和无辜,好看得紧。

    他刚要吐出口的“放肆”两字才说了个“放”,硬生生咽回去,上前亲自扶了福宝,问:“没伤着哪吧?”

    福宝不习惯男子的触碰,那会让她想起当初在德庆身下承欢的不堪回忆,她吓得要推开他的手,身子后仰,没站住脚,往地上摔去。

    毓明顺势继续上前扶她,笑得灿烂:“你是哪家侍女,怎么从未见过的?”

    福宝慌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毓明不由地皱了皱眉,这一凝眉的轻微动作,却让福宝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求贵人网开一面,奴婢……奴婢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她一味地求饶。

    在德庆身边待怕了,见着穿紫袍蟒纹的贵族男子,总会下意识畏惧。

    毓明越是亲近,她越是害怕。

    只恨不得一闭眼就能立马回到齐白卿身边去。

    她匍匐在地,身影单薄孱弱,几乎颤得发抖。

    太子禁不住往地上扫一眼,他向来是寡言少笑的,这时候却难得开口了,语气平淡:“毓明,走罢。”

    毓明不甘心,因着太子发了话,不得不跟随往前,走出几步,好奇心实在太重,求了太子道:“我去瞧瞧她,就瞧一眼。”

    他平时虽放荡不羁,说什么做什么都率性而为,然而在太子跟前,这倒是头一回违悖。

    太子动了动嘴角,终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毓明已经抬脚返回去。

    福宝见他们二人走开,虽不知他二人的身份,却也管不得那么多,心中松一口气,起身正欲回去,刚转身,忽地余光瞥见毓明朝这边而来,笑着朝她挥手:“你别走,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福宝哪里敢等,以为他想起来要回头找她算账,吓了一吓,立马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她不要命地往前跑,一边跑一边提放着往后看毓明,眼泪汪汪,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毓明追了几步,终是停了下来,脑海中满是她奔在风中泪眼回眸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怜楚楚,让人爱怜。

    毓明中邪一样,懵着脸走回太子身边,太子面无表情地睨一眼,道:“人跑了还追?”

    毓明这回过神,摸摸脑袋,自我化解尴尬,“说来也是奇怪,最近总有侍女不理我,前儿个碰见了九堂哥的侍女不理我,今儿个倒好,连是谁家的侍女都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毓明跟上去,问:“殿下,我长得也不差啊,难道最近吃多了肉,脸变胖所以看起来凶凶的么?”

    太子不理他。

    毓明叹气,摊开手,“看来果然是变胖了。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下午昭同皇子们一起往城北去见府尹,人多不方便,命侍从们先回小行宫,留下几个大内高手在跟前候着。

    幼清本要跟着的,昭不让,因着一路步行而去,怕累着她,所以让她也随众人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幼清只得应下。

    回了小行宫,幼清吩咐人准备好温水以及皂角,这样昭一回来就能洗漱更衣,各项事情都安排好了,她松口气,往屋里而去。

    崖雪出去拿冰解暑,屋里就她一人。幼清小心翼翼地掩了门,绕到屏风后面,将福宝今日递来的信拆开看。

    又是一副小像。

    同前两次不同,这一次,画上是两个人的小像,她与白卿。

    幼清呆呆地看着,他画的那日在凉茶棚下两人第一次牵手。

    春雨淅沥,他轻声细语说着要娶她。

    一晃已是一年,昔日之事,恍若隔日。

    当真是又可悲又可笑。她皱紧眉头,手上力道这般大,几乎将那张画像揉皱,兀自跌入回忆之中,半晌回过神,拿了火星子将信全部烧掉。

    不能留,留不得。

    看了又如何,经历了这么多的事,她已不是当初那个傻傻的幼清,他一幅画像,一句甜言蜜语,哄不回她。

    正是心烦意乱之时,忽地门外传来嘎吱一声,昭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望了望,语气宠溺地喊了声:“幼清?”

    幼清晃晃脑袋,企图让那些纷杂的情愫从心中剔除,抬手揉眼,这才发现眼角边不知何时落了泪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。”她冲外面喊一声,一边慌乱地擦去泪花,整理好衣袍,重新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躲这作甚,我还以为你不在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四处走动走动,你怎么就回来……”话未说完,她瞧得他怀里抱了只小白狗,那狗软糯团子似的,长着一双黑溜溜的眸子,朝她这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幼清惊喜,忙地上前接过来,抱在怀里顺毛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昭笑,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,刘府尹家的狗正好生了一窝,我便抱了一只回来,这只小狗才一个月大,尚未取名。”

    幼清喜欢得不得了,又感动又高兴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他向来是不喜欢这种小猫小狗的,上次行围三皇子拿了白哥到跟前,他甚至不肯抱一下,还说养猫养狗玩物丧志,训得三皇子从此再也不敢将白哥往跟前送。

    这会子却主动抱了一只狗回来,当真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她问,“抱回来让我养的么?”

    昭喝完茶,放下茶杯,走到她身边来,“抱回来肯定是让你养的,当然了,我们一起养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激动地拿脸蹭蹭怀里的小白狗。

    小狗狗舔了舔她的手。

    昭拉她坐下,问:“替它取个名字罢?”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问:“你觉得叫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昭摇摇头。

    数秒后,幼清终于想出了一个名字,“就叫团子。”她用手指点了点团子的耳朵,轻声重复地喊了好几声,最后道,“记清楚了哦,以后团子就是你,你就是团子。”

    团子软绵绵地“汪”一声。

    她不亦乐乎地逗着狗,昭心满意足地在旁边看她。

    忽地幼清一回头,撞见他的目光,痴痴的,眼中只有她一人的深情。

    如今方知,所谓铁汉柔情,说的便是他这样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一年多,她从未想过,自己有一天竟这样平和地同他待在一块,他甘愿为她放下王爷的身份,为她做那样多的事,此时此刻他眸中的爱恋,让她觉得自己真是幸运。

    没了齐白卿,她还有昭。

    是啊,她并不可惜。

    昭整个人呆住。

    薄唇上的滚烫,是她双唇传来的温度。

    她主动吻了他。

    毫无征兆,让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她靠着他的唇,轻轻道:“昭,以后你也要这样,一直一直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昭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而后毫不犹豫地抱紧她。

    “曾经我想过,你若能看我一眼,我就把爱给你,你若能喜欢我,我就把命给你,而如今爱和命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笑起来,“嗳,我记下了,以后你的爱和命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福宝跪在地上,双膝靠着冰凉僵硬的石板,跪得她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德庆很不高兴,在屋里走来走去,斥责道:“你为何要走开?就差一点,昭就瞧见你了!”

    福宝含泪不住地求饶。

    齐白卿上前一把扶起福宝,恶狠狠地看向德庆,“你够了,何必训斥她!你让她往幼清跟前去,原本就已经够荒唐了,如今还要她到睿亲王跟前去,你想害死她不成?”

    德庆回身,瞧了齐白卿一眼,然后又瞧了福宝一眼,嘴上轻描淡写道:“她死了又如何?贱命一条。”

    福宝止不住地躲在齐白卿身后颤。

    齐白卿背过身,不去看德庆,轻轻地安抚福宝。

    德庆双眼一眯,觉得刺眼,上前就将福宝和齐白卿拉扯开来,福宝被甩到地上,手臂碰到桌椅尖角,痛得不敢出声。齐白卿作势就要往前去,被德庆一把拦住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管她!本王有条妙计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齐白卿义愤填膺,“不要!”

    德庆哼一声,径直将他拉走。

    福宝想要跟过去,却又害怕得不敢靠近,在原地待了一会,最终决定到外面找找。

    德庆推开一间屋,将齐白卿塞进去,齐白卿要往外走,德庆挥手就要打,齐白卿缩了缩,

    德庆放下手,笑:“不打你,但是本王有的是方法对付你心上人,乖乖陪本王玩,就不怪罪你了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往地上呸一声。

    德庆啧啧两声,指了指齐白卿道:“如今你的续命丸也吃的差不多了,再服用一丸,以后就不用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凝眉,不知他为何要说这话,打探地问:“当真?”

    德庆并未回应,笑道:“本王不准备再拘着你,相反的,本王还要放你出去,以后海阔天空任鸟飞,你随便往哪去都行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半信半疑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德庆上前一步,与他挨得近,眉眼间透出一抹危险的意味,“本王想请你帮个忙,将连幼清从昭身边带走。”他语气一顿,缓缓道:“她是你的旧情人,你们本就两情相悦,本王愿意成人之美,”

    齐白卿迟疑半秒,仍是不敢相信德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花了这么大工夫,只为了让我将幼清带走?”

    德庆点点头,“对啊,一切让昭不好过的事,我都乐意去做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问:“为何是现在?”

    德庆眼珠子转了转,不太耐烦,“因为昭如今只身在外,正是你和连幼清逃跑的大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顿了顿,许久后,道出一句:“我不愿意,她本就是睿亲王的,这几年我能陪着她,已经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在小行宫,他亲眼瞧着睿亲王对她有多好,睿亲王能给她荣华富贵,能给她一切一切,那样雄壮英俊的男子,才该是她应得的归宿。

    德庆气打不一处来,“好你一个齐白卿,老子做了这么多,你他妈说不愿意就不愿意?”

    齐白卿抱住头,面上懦弱,嘴上却死死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日就要死在德庆手里了,他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对面却迟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齐白卿睁开眼,见得德庆已经恢复平日儒雅的面貌,站在门口同人说着话。

    他探身一看,是昭。

    德庆笑容含蓄,镇定自若地看着昭,“九弟,大夜晚的,你为何来此?是来找我的么?”

    昭笑了笑,“刚好经过,听得屋内有些动静,以为大哥怎么了,所以想着进屋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是碰巧经过的,因着夜晚出门往太子那边去,中途遇见白天那个鬼鬼祟祟凑到幼清跟前的侍女,起了疑心,遂跟了过来,刚到屋门前,依稀听得德庆的声音,想着探听一二。

    哪晓得那个侍女竟察觉到他的存在,朝屋里狠狠踹了一脚,而后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昭朝屋里扫了一扫,见着不远处呆立的齐白卿,问:“大哥,那人是谁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5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