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8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下午还是大晴天,等到黄昏的时候,天已经蒙蒙变灰,雨滴打在脸上,湿了脂粉,幼清站在窗前,想着齐白卿的事,心中五味具杂。

    昭进门的时候,团子正在屋里乱蹿,这边咬咬那边啃啃,棉絮四溢,不知情的见了还以为怎么了,活脱脱一副遭劫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刚从校场回来便直奔过来找她,骑射后大汗淋漓,甚至来不及洗漱更衣,只想立马见到她,哪怕被她嫌弃地骂一声“臭男人”也好。

    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这还不到一日,他已甚觉难受。

    “幼清,我回来了。”或许声音太过温柔,她竟没有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昭愣了愣,弯腰低身抱住团子,一边走,一边笑:“你看这只狗,调皮捣蛋的劲和你一样一样。”

    走到跟前了,幼清这才猛地回过神,回头见是他,想要笑一笑,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向来不习惯伪装自己。

    昭凝眉,想要伸手碰碰她的脸,又怕手上的汗渍弄脏了她的面庞,实在心痒难耐,急中生智从旁拿了块帕子,用巾帕缠住手指,这才轻抚上她的下巴,柔情相望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越是温柔,幼清就越是觉得不安,她摇摇头,垂下眸子细声道:“没什么,下午走累了,身子不太舒适。”

    昭立马就要叫太医,幼清推说不用。

    僵了片刻,昭放下团子,回身拦腰将幼清抱起来往床榻边而去。

    他动作流利地为她褪鞋揉脚,嘴上道:“你一出去玩就跟个小孩子似的,这边逛逛那边瞧瞧,走起路来脚下生风,能不累吗?下次上街时,听爷的话,雇顶软轿。”

    幼清呆呆地看着他,从前害怕敬畏的面庞,不知何时起也有了这般谦逊温和的神情,她犹记得去年初见时他那张冷漠无情的脸,以及行围时他将她当做他人替身时的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几乎将她捧在手心上。

    幼清忽地抓住他的手,神情认真,一字一字问,“昭,倘若当初白卿没有离开我,你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昭一怔,而后置若罔闻地继续手下动作,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:“晚上想吃些什么?”

    但凡说到吃,她大抵是乐意同他继续说下去的。

    一长串的菜肴名单,她能一口气全部念出来,好像饿了许久一样,恨不得一口气将想吃的都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语气异常坚定,“你快些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昭装愣,笑道:“我哪里晓得你要吃什么,万一传错了菜你不吃,你饿坏了肚子我可是要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急得要掉眼泪,“昭,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,我问的是齐白卿。”

    她将话说得这样明白,昭敛了神色,反问:“为何突然想起问这个?”

    幼清撇开视线,咬唇道:“我就是突然想起,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怕又是从哪里得了齐白卿的书信。昭神情不太愉悦,手下动作力道加大,一不小心捏得幼清喊疼。

    她一喊疼,他便立马放柔了声音哄她,“不疼不疼啊,是我的错儿,不该分神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顺势扯了扯他的衣袖,可怜巴巴地问:“昭,你告诉我好不好,若白卿没有离开,你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昭神色一变,冷笑一声,“会不会什么?会不会杀了他?你想问的,是这个罢。”他心里烦闷,一想到她又背着他悄悄收了齐白卿的书信,他就恨不得立马将齐白卿揪出来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她没了自由埋怨他,他还真想派人时时刻刻跟着她。

    “无论齐白卿有没有离去,你都是我的。”他目光发狠,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,强势又霸道,“幼清,自我遇着你那天起,你便注定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抿唇摇头,心一点点往下沉。

    他是会为了她而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格,容不得有其它人占据她的心。

    他要进来,便要先将里头的人赶出来,她心里有白卿,他铁定是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幼清颤了颤,又问,“昭,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?又或是曾经骗我的事,有没有?”

    昭站起来,背对着她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他忽地回头沉声道,“不要再接他的书信了,现在在你身边的是我,不是齐白卿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震,抬眸去看,昭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她身子一瘫,软绵绵地趴在榻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信的事,她藏得那样严实,可他竟然还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是谁告诉他的,他到底知道多少?

    从一开始他就像看傻瓜一样看着她惺惺作态隐瞒书信的事么?

    幼清捂住脸,眼泪一点点从指缝中涔出来,她觉得他好可怕,竟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他的城府有多深,她几乎不敢想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福宝天天蹲在门口等人。

    她等着幼清上门,只要幼清来了,齐白卿便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自那日之后,她就再没有看到主子笑过了。

    她怀念他的笑容。

    所以愈加期盼幼清的到来。

    结果等啊等,没等到幼清,倒等到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!”

    福宝回头一看,是那日替主子送信时无意撞到的人,当即警惕起来,目光直直地瞪过去。

    她整日待在屋里,德庆也不让她出去,压根不知道毓明便是皇子。

    毓明凑上前,见果真是她,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要去找毓义的,今日九堂哥和太子出城去了,他得了空在行宫歇息,闲得无聊四处看看,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,远远望见有个小丫头坐在长廊上,双腿一踢一踢的,娇小可爱,神似那日无意中撞见的小侍女。

    待走近了一看,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毓明顺势从花丛里摘了朵六月雪,走过去就要为她戴头上,嘴里念叨:“娇花配美人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要讨好她。

    毓明虽才十四岁,却生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,加上他个子拔高,只要不露出吊儿郎当的笑容,佯装个十八岁的郎儿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他嘴甜,又肯放下架子去逗人开心,宫里的侍女大多都喜欢同他亲近,故此同福宝讲话时,他丝毫没有任何拘束腼腆之意。

    福宝取下鬓间的六月雪,重重地摔在地上,大眼睛水灵灵地看着毓明,对他戒备重重。

    粉面娇香跟前,毓明舍不得发脾气,弯腰拾起被她摔碎的六月雪,指腹捻了花瓣,柔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,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福宝摇摇头,不肯告诉他。

    毓明撩袍挨着她坐下,“我今年十四了,你不肯说名字,总得告诉我芳龄,不然我怎么知道是该称呼你为姐姐呢还是妹妹呢?”

    福宝弱弱地开口,“你该叫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毓明笑起来,“你竟比我大?我不信,你看起来就像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,哪里就能比我大?”

    福宝嘟起嘴,他不信,她就不愿再说了。

    毓明一时有些着急,惹了美人生气,得快些哄哄才是,刚要开口,忽地福宝站起来,双眼亮晶晶的,小跑着往前。

    “清姐姐。”

    幼清低下头,今日昭不在,她好不容易才避开耳目抄小路找到福宝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话音刚落,瞥见旁边长廊上有个半大的少年,幼清打量一番,发现是毓明,怕他到昭跟前说什么,急急地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福宝哪里肯让她走,回头冲毓明就是一句:“你走开。”

    毓明一愣,倒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,小丫头凶起来倒是够泼的。

    他一双眸子全放在福宝身上,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幼清,连看都不曾往她那边看一眼,哄福宝:“我知道了你的名字,便立马走开。”

    福宝不假思索地回道:“我叫福宝。”

    毓明嘴上念着,“福宝”。

    倒是个好名字。

    还想再说什么,福宝已经拉幼清进屋,重重地将门关上,隔着门板喊:“说话要算数,你快些走开!”

    毓明笑了笑,缓步离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8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