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9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――

    福宝趴在屋门口看,见毓明真的走开了,不由地松口气,回头到幼清跟前,笑容灿烂,“清姐姐,我就知道你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怔怔地看着她,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来找福宝。

    昭从未在她跟前承认些什么,却也没有否认什么,她心里既着急又生气,可却找不着由头发作。

    他做得这样完美无瑕,任由她如何闹都只是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明明只要假装对一切不知情,她就可以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,可是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她容许不了他的欺骗。

    福宝本是牵了她的手,见得她神情哀郁,忽地不太高兴,推开她的手,语气里颇有怪责之意,“清姐姐,主子已经将真相告诉你了,为何你还是不肯跟他走?他得了那样的病,本来就没几天好活的,当初他被迫离开你,你想他能做些什么?以死相搏,同睿亲王一较高下么?他心里想的,从来都只有你一人,他只想让你好好过活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愣,听得几个字眼,刺得她心里一震,“病?什么病?”

    福宝咬唇,“断骨症,主子祖上传下的病,自发病开始,骨头一寸寸烂掉,直至死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抖,眼睛缓缓瞪大,福宝的话一字一字在耳边回荡,她竟从来不知道白卿得了病!

    福宝生怕她走掉,急急安抚,“清姐姐,我现在去找主子,有什么话你们两个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幼清充耳不闻,脑海中全是齐白卿得病的事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齐白卿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他一进屋,正好同幼清的目光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她见了他,双目含泪,唇齿颤抖,“白卿……你得了断骨症?”

    齐白卿大惊,看向福宝,压低声音问,“你竟告诉了她?”

    福宝自愧地将头低下,转身离开将门关上,留得他们两个在屋里。

    幼清扑到齐白卿跟前,哭得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四年,她同他四年感情,他疼她,爱她,几乎对她有求必应,可到头来她竟然连他生了重病都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她苦苦怨了他那么久,怨他为何不要她,怨他毫无征兆地重新出现,怨他将被迫离开的事挑了出来,她才是那个最自私的人!

    齐白卿看着她哭,心里痛极了,伸手想要为她擦泪,却又怕冒犯她,他急得手足无措,轻声道:“都是我不对,你不要哭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想着,从前她不高兴时,他只要一学猫狗的叫声,她便立马笑琢眼开,慌慌忙忙卡着嗓子学一声猫叫,又学一声狗叫,两只眼睛瞧着她,只想她能够重新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幼清哭得更伤心,她猛地扎进他的怀里,想要捶打,舍不得,只能嚎着哭腔问:“什么时候得的病,为何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齐白卿垂眸,“去年四月初发现的,我……我不想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四月初,正好是他同她提亲后,正好是她随扈行围的时候!

    难怪,难怪随扈回来她去见他,他的神色那样奇怪,她当时竟还质问他为何不因昭的事情生气,却原来,原来他已病入膏肓!

    幼清掩面,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齐白卿鼓起勇气,缓缓抱住她,红了眼眶,“是我对不起你,我不该、不该得那样的病。”

    幼清抽噎,内心更觉忧伤。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他却还想着如何安抚她,他将所有的错处都往身上揽,而她却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跟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白卿,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一震,几乎不敢相信,“当真?”他有些不忍心,问:“你真的愿意为了我离开睿亲王吗?”

    幼清攒着他的衣袖,泪流满面,“我愿意,我当然愿意,是你先来的,我心里最先住下的,是你。”

    齐白卿动了动嘴唇。

    若论先来后到,昭才是那个最先住进她心里的人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他要带她走,然后好好照顾她一辈子。正如礼亲王所说,只要再服一记续命丸,他便能够彻底好起来。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哪天就稀里糊涂地死掉,只要这次能够顺利逃出去,他一定、一定再也不离开她。

    齐白卿低头轻声道:“你等着我的消息,等我安排好了,我们便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幼清坚定地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夜晚昭回来,还没踏进屋子,便闻得鲜美的菜香味,走进去一看,桌子上摆了满桌。

    幼清从屏风后走出来,端了刚沏的茶,“你回来了。”她将茶递到昭手边,指了指桌子上的菜,“我亲自下厨做的。”

    昭喝一口茶,笑道:“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菜肴闻着香,但卖相着实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幼清难为情地低下头,抿唇轻声道:“我……我已经尽力了,你要是不想吃,我这就撤下去。”

    昭哪里会不想吃,他高兴都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嫌弃呢。

    他当即撩袍坐下,拿了筷子夹菜大口大口地吃,那一团团黑糊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他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,直接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一边吃一边竖起大拇指夸赞: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幼清试着也夹了一块吃,然后立即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真的……好难吃,看来跟着御厨手把手地学还是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她让昭不要再吃了,昭却不曾停下来,“我的幼清第一次亲自下厨,我定是要全部吃掉的。”

    这几日来,他俩第一次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为着先头的事,她不肯理他,他又不敢轻举妄动,想着时间一久,她自然会将齐白卿的事忘记,至于当初他逼齐白卿离开的事,她知道也罢,不知道也罢,总之只要她待在他身边,总有一天她心里满满的都是他。

    昭搂了她,不过几日功夫,他却觉得已过数年之久,他想念她温热的身子,想念她娇嗔着微微撅起的唇,想念她嫌弃他吻她时却又无能无力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立刻就抱她到床上去,同她共赴巫山,享鱼水之欢。

    昭咽了咽,嗓子里似乎有火在烧,她好不容易才有所松动,他不能坏了兴致。

    即使很想很想亲吻她,却还是出声先问:“幼清,我能亲亲你么?”

    幼清一怔,而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就要离去了,她对他恨不起来,若是白卿刚走那会,她知道是他逼的白卿走,她一定会狠狠打他骂他,誓死也不会从了他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,她内心彷徨,他已乘虚而入,在她心里住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数秒后,他贴了过来,温暖濡湿的唇紧着她的,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又要陷进去,可脑海中忽地冒出齐白卿那张苍白的脸,幼清猛地一震,推开了昭。

    昭以为她仍不习惯于亲吻,嫌弃他的唾沫,遂低声道:“不急,我们慢慢来。”他凑近含了她的耳垂,“我有一生的时间等你习惯我的亲吻。”

    幼清咬唇,不敢让他看自己的脸,怕露了端倪,只得趴在他的肩头,声音有些颤抖,“让我这样靠一会。”

    昭温柔地抚上她的后背,“你想靠多久都行。”

    幼清第一次尝试伸手抱住他,她在心里头对他道:总有一天会出现值得你深情相许的女子,总有一天你会将我遗忘的。

    白卿什么都不剩了,只剩一条命和她,但昭不同,他还有很多很多,权力、富贵、只要他想,他就可以得到一切。

    她就要和白卿重新开始,昭也总会和什么人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感情本就如此,一个人走了,总有另一个代替,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五月初二这日,艳阳高照,已经半月未曾下雨,焦烈的太阳几乎要将人间烤成一个蒸炉,瓷盆里的冰块拿出来不久便已融化成水,待在哪里都热得不行。

    昭准备同太子往山里去,山头高,那里修了一处别院,正是避暑的好去处。因着年久未修,所以得先上去探探,顺便让人重修修葺。

    幼清知道他今日要上山,探听清楚了行程,准备同齐白卿离开。

    临别前昭交待,“你今日莫乱跑,晒累了回来我可要罚你的,乖乖等我去山上看了宅子,明日接你到上头乘凉。”

    幼清颇有些不自在,背过去假装拿东西,一口应下:“嗳,我会在行宫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昭走出两三步,故而又想到什么,返回来抱抱她,本来是想亲一亲她的小嘴,怕她不肯,所以改为亲她的额头,爱若珍宝,“记得要想我。”

    幼清涨红了脸,说不出话来,轻轻点了点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39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