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45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回过神,禁不住往后退一步,恭敬地同她招呼:“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玉婉不满地瞪着她,不太想将自己的名字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想着,大家都是同样的身份,凭什么让她自报家门,若真想知道她是谁,就该花心思去探。

    而且玉婉是她以前的名字,如今进了睿亲王府,她得改名儿了。说不定睿亲王会亲自为她改名字。

    她遂沉默不语,只一双眸子狠狠地盯着幼清,将其从头到尾打量一遍。

    身姿曼妙,秀发如瀑,脸上戴着面纱,瞧不清模样。

    玉婉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扯幼清脸上的面纱,幼清动作灵巧往旁一躲,玉婉没站稳,脚下一滑,直直往前扑去。

    重重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轻笑。

    幼清本欲伸手去扶,忽地望见玉婉恼怒成羞的脸,顿时动作一僵,也不去扶了,直接吩咐身边丫鬟去扶。

    她又不傻,这个姑娘来势汹汹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。有句话说的好,井水不犯河水,她也没想过要去招惹她,大家相安无事地处着最好。

    玉婉哪里肯让她就这样走了,当即甩开丫鬟的手,自个从地上爬起来就要上前去拽幼清。

    幼清余光瞄见她朝自己而来,眉头一皱,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这姑娘好端端的,怎么脾气这么大?

    还未反应过来,玉婉已经一把揪住她的衣袖,有什么从手腕滑过,数秒后,旁边的丫鬟喊出声:“哎呀不得了,快传大夫来,大姑娘手受伤了!”

    幼清低头一看,手腕上多了几道抓痕,隐隐涔出血迹来,这时候才察觉到痛感,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玉婉有些慌张,她特意留了两手又长又尖的甲蔻,刚才同幼清拉扯时,一时不注意,力道使大了,竟在幼清手上抓出好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让你不理人?”她支支吾吾的,撇开眼神,不敢往幼清那边看。

    幼清也没说什么,实在是不想再同玉婉纠缠下去,并未让人去传大夫,一声没吭,带着丫鬟们离开。

    玉婉愣了愣,生出一种被人无视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她盯着幼清淡然离去的背影,恨恨地抓住了袖子下藏着的手。

    有什么了不起的,装什么清高模样,一个连名分都未捞着的丫鬟而已,竟敢摆这样大的架子。

    真把自己当王府女主人不成?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夜晚,宫里宴会酒过三巡,昭颇有醉意,也不往书房去了,径直回屋,准备直接洗漱入寝。

    刚入小院,来喜匆匆而来,附在昭耳边说了些话,昭脸色一变,脚步愈加匆忙。

    屋里,幼清早已经洗漱更衣,因着跨院近来的杂事,如今正俯在案上看账本,披一件外衣,不紧不慢地重新记账。

    忽地门被人推开,昭的声音传来:“幼清!”

    语气急促,与这些天他的冷漠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幼清心一悬,当即想到白天同玉婉争执的事情,许是为了她,说不定这会子要为他新得的美人泄愤来着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她心头一酸,想起那句:但见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。

    可她自认为不是旧人,她已经将自己的心封闭起来,他如何对她,她应该早就不在乎了的。

    幼清假装没听到他的声音,继续手下的动作。

    昭掀了帘子,见得灯下她娇弱的身影,面色冷淡,对他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停在她的身后,目光从她那从袖子里露出半截的皓腕扫过,果然见得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既心疼又气愤,偏生她一副没事人的模样,瞧得他更恼火。

    “如何弄成这般模样!”他上前,一把捞住她的手,掀了袖子细细查看。

    幼清不看他,嘴上道:“我冒犯了你的新人,你要罚就罚,不必这般惺惺作态。”

    昭捏住她的手,好意被当成驴肝肺,双眼瞪得几乎要冒火。

    数秒,脑海中闪过什么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她瞧着玉婉了,看清了那张和阿妙一模一样的脸,今儿个没由来地冲他说这样的话,说不定是吃味了。

    心情一瞬间转好,他挨着她坐下,肩膀有意蹭着她的,低头凑近,语气暧昧,问:“爷为何要罚你,难不成以为她来了,爷就不疼你了?”

    幼清羞愤地推开他,“你要纳什么人,纳多少,这不干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越是否认,昭越是心花怒放,以为她终于开窍了,也懂得争风吃醋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只你一人,那就只你一人。”他拉着她的手往胸膛心口处放,温柔道:“爷为你包扎处理一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幼清轻哼一声,撇开视线。

    女儿家娇娇嗔嗔的一句哼,听在昭耳里,堪比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总算服软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他已经瞧够她冷冰冰无所谓的面容,即使用尽下作手段,她始终不曾屈服。

    而如今,来了一个玉婉,她终于肯露出一丝端倪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还是有他的。

    昭这样一想,由衷地觉得开心。手下动作越发温柔,扶着她的手腕,耐心地为她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“今儿的事,你同爷说说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”他故意这样问,为的就是想同她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幼清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府里哪有他不知道的事情,何故巴巴地到她面前问话。

    她未曾回应,昭越发觉得她肯定是在介意玉婉的出现,既享受她这样吃味的模样,又不欲让她多想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他带玉婉回府,一半原因是因为那张酷似宋阿妙的脸,一半原因是因为他想看看代亲王到底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有些话,他得同幼清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从前你问我,若是有一天故人回来了,我该如何抉择?”他轻轻捏住她的手指,放在手心摩挲,“当时我说了一句话,怜取眼前人。”

    换做现在,他也是一样的抉择。

    玉婉不是宋阿妙,她只是长了张和宋阿妙一样的脸,又或者,她长了张七年前宋阿妙的脸,宋阿妙若还活着,历经世事,面庞早已不再是当初的纯真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留恋过去,所以也不会对玉婉产生任何情愫。

    “幼清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幼清忽然转过头,神情认真,面容淡定,声音又轻又细。

    她那双黑亮的眸子盯着他,樱桃红的小嘴一字一字往外吐着刺心窝子的话:“过去的连幼清会问你那样的话,现在的连幼清不会了,我已经认命,这辈子也就这样了,惟愿等到死去那天,咱俩的纠葛从此了断干净,你不必拿话哄我,我不在乎了。”

    昭呆住。

    满腔柔情顿时烟消云散,他瞪着她,心里一下下地抽痛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幼清面无表情,将话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昭怒火中烧,拦腰将她抱起,甩到床上,欺身压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舌齿交缠,幼清讽刺吐出一句:“是了,这才是你的本来面貌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他如狼似虎的模样。

    昭手下动作越发狠戾。

    不多时,屋里荡起女子颤抖的呻-吟声,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,一阵又一阵。

    昭红了眼一般发泄情-欲,好几次差点没忍住,直接要了她的身子,索性他理智尚存,留得最后一丝清醒意识,在关键时刻及时把持住自己,纵使如此,却仍然弄得幼清叫声连连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,他终是没了力气,倒在她身上,喘息着问:“知错了吗?”

    幼清咬紧牙关,“我没错,我不在乎你就是不在乎你。”

    她全身乏力地躺在那,衣不蔽体,发丝沾了汗渍,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昭一拳打在床榻上,当即起身穿衣。

    屋门“哐当”一声响,是他摔门而去的声音,幼清蜷缩着身子,将自己埋进被子里,哭声无力且悲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45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