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46|8.8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夜凉如水,稀薄的月光照在地上,昭披衣踱步,一个人在长廊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
    心中思绪万千,既懊恼又痛苦,一想到幼清,竟不知该如何自处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终是放不下身段重新回屋,辗转往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看了半晌的书,忽然听得帘外有人轻步而来,昭的心顿时提起来,睨眼去看,见得一双白兰花绣鞋,粉色褶裙金丝绣面。

    幼清从不做这样的打扮,原不是她。

    昭失了兴致,以为是奉茶的侍女,遂收回目光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夜深易寒,喝杯参茶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昭愣了愣,抬眸一看,是玉婉。

    玉婉含羞低眸,一双纤纤玉手捧着茶杯递到昭跟前。

    昭却并未接下,冷冷一句:“放桌上吧。”而后便再无第二句话。

    玉婉略感挫败地往旁一站,见昭专心看书,完全没有往她这边瞧过一眼,不免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她仗着自己长了张同宋阿妙一模一样的脸,以为昭定会待她与旁边不同,不说娶为妻妾,至少千般宠爱是有的。

    如今夜深人静,孤男寡女的,他却不曾动半点心思。

    玉婉越想越觉得委屈,一时忍不住,竟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昭听得耳边抽泣的声音,眉头一皱,有些不耐烦:“闹腾,想哭到别地哭去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严厉,透着几分厌恶,玉婉哪里敢再哭,傻傻地愣在那。

    昭想了想,正要开口让她出去,玉婉却忽然跪了下来,一头扑倒在他膝上,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,仰面对着昭,“王爷……我从小命苦,父母早亡,卖身为奴,幸得代王妃相救,而后又进了您的府里,我只愿此生此世做牛做马,好好伺候王爷,王爷您不要嫌弃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对着那张画像,揣测了千百遍宋阿妙哭泣撒娇的模样,为的就是博取昭的怜爱。

    没有男子会对心爱之人的哭泣容颜而无动于衷的。

    玉婉道:“爷,既然进了府,就是您的人了,替奴婢重新取个名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介意做宋阿妙,她要的,是昭亲口喊她阿妙。

    她要阿妙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昭盯着她,一双深沉黑眸,看不透是喜是怒,那目光像是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玉婉不敢直视,轻巧地瞥开目光,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    许久,昭终是开口,声音冷漠,似冬日的寒冰,“信不信本王往你脸上割几道口子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清楚明了。

    长得再像,也终究不是宋阿妙。

    若想凭一张脸得到些什么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玉婉禁不住一抖,知趣地往后一退,匍匐趴在地上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昭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玉婉跪得连膝盖骨都要碎了,大着胆子开口:“爷,奴婢先行告退?”

    昭冷笑一声,放下书,起身踱步至她跟前,一双修长的手猛地扼住玉婉的下巴,“既来了,何必要走?”

    玉婉心里雀跃,以为他终是肯让她作陪了,羞滴滴地应下:“一切全听王爷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要跟着昭往里间的床榻而去。

    昭停下步子,神情冷淡,指了指墙角,“跪屋子中间太挡路,就跪到墙边去罢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要她跪一夜。

    玉婉面容失色,想要开口求情,还未来及张嘴,便望见昭狠戾的一个眼神抛过来。

    玉婉不敢多说,只能往墙角边跪着。

    床榻上,昭反手抱头,盯着床帐子垂下的流苏发呆。

    玉婉虽不是阿妙,却还是有点用处的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一看,幼清心里,到底有没有他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第二天,玉婉在书房与昭待了一夜的消息传了出来,早起的婆子说得有声有色,又说玉婉从书房出来时腿都站不直,一张小脸苍白着,直呼着喊疼。众人一听,纷纷红了脸。

    不曾想爷竟这样勇猛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又说到幼清身上,难免将其拿来比较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,说出一句:“说不定爷更喜欢这个新来的姑娘,听说是代亲王那边送来的,背后有靠山,比屋里那个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不敢附和,毕竟之前昭对幼清的宠爱有目共睹,玉婉就是再怎么得宠,那也不一定持久。说不定就只是这一次呢。

    在众人纷纷持观望态度之时,昭似乎抛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自那夜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与幼清同寝过,每晚都宿在书房,夜夜让玉婉作陪,并时不时当着众人面赏她无数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传,如今玉婉才是昭心尖上的人。

    都上赶着讨好她。

    玉婉表面风光,心中却是有苦说不出。外头都说昭如何疼她爱她,甚至想让她为王府传宗接代,殊不知,她与昭待了这么多个夜晚,昭连她的手都不曾碰过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是夜夜作陪,说得不好听,其实就是每夜罚跪。

    玉婉知道,她其实就是昭拿来刺激幼清的一枚棋子,昭从来就没正眼瞧过她。

    长得和宋阿妙相似又如何,终归是老情人,哪里比得上幼清这个新人。

    玉婉恨啊。

    一方面她享受着众人对她的追捧,一方面她又害怕,怕不知何时昭就不再传她,那么到时候她连跪墙角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偏生她又不敢去动幼清,至少她自己是没有这个能耐去动幼清的。

    昭宠爱玉婉的消息传到太妃那里,太妃很是高兴,派人去请玉婉。

    玉婉听得太妃要见她,一时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进府之前,代王妃同她说过,送她入睿亲王府,也是黄太妃的意思,是以她不敢怠慢,里里外外整理衣袍头饰,这才跟着嬷嬷往太妃屋里去。

    她进门的时候,太妃正好在品茶,抬眸见着玉婉,惊得连手里的茶具都摔碎了。

    “太像了,实在是太像了。”太妃上前,仔细端详玉婉的脸,而后又瞧瞧她的手,又摸摸她的耳朵,将玉婉一把搂入怀中,“阿妙,你就是阿妙啊。”

    玉婉低下头,乖巧地喊了声:“太妃。”

    太妃欢喜地摇摇头,“从前你喊我黄娘娘,不喊太妃的。”

    玉婉立马改嘴,“黄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妃笑着拍拍她的后背,一口应下,“嗳,我的乖阿妙,当真是一点都没变。”

    玉婉知道,太妃这是彻底将她当成宋阿妙了。

    如此也好,虽未能凭借这张脸捞着昭的欢心,但只要讨得太妃喜欢,就不怕没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太妃越看她越觉得喜欢,当然了,更多的是因为她那张酷似宋阿妙的脸。

    仿佛只要长着这张脸,说什么都是好听的。

    加上太妃对幼清的厌恶,只恨不得昭多多疼爱玉婉。

    玉婉也不是个笨的,但凡太妃问起她和昭的事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她拿捏恰当,几句话就哄得太妃连连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,昭是我儿子,他虽面冷,心却热得很,但凡入了他眼的,他定不会亏待。日后你若能生下一儿半女,我定进宫为你请名分。”

    玉婉高兴,有了太妃这话,就像是有了一颗定心丸,多日来忐忑不安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忽地她想到幼清,只觉得心口仿佛被人刺了一下,连带着面上笑容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太妃忙地握住她的手,问:“你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玉婉抬头,眼泪盈眶,“黄娘娘,能得您这样喜爱,是奴婢三世修来的福气,王……王爷待奴婢也好,这一切一切都是极好的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太妃立马想到幼清,“难不成那个丑丫头欺负你?”

    玉婉摇头,“不是,奴婢只是觉得愧疚,毕竟是那位姐姐先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太妃拍拍她的手背,“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,难怪昭这样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玉婉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太妃又道:“现如今昭身边既然有了你,那就无需再让那个丑丫头在府里待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婉心中一喜,面上却依旧平静,“黄娘娘,您是要赶幼清姐姐出府吗?”

    太妃一笑,“傻孩子,怎么能用赶这个字呢,我是要开恩放她出府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46|8.8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