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47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一连半月,假意宠爱玉婉的这些日子,昭特意命崖雪探察幼清的心思变化,结果幼清和从前并无两样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压根就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相反的,据崖雪回禀,他不在东屋的这些日子,幼清比以前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昭听得怒气冲冲,不等崖雪说完,便急急屏退她。

    一个人坐在屋里生闷气。

    最后耐不住性子,寻了个理由,往东屋而去。

    哪想她竟不在。

    “姑娘往连嬷嬷那边去了,刚走的。”

    多日来昭第一个进东屋,丫鬟们都觉得好奇,以为他终于回心转意了。

    幼清待人好,从不摆架子,赏罚分明,东屋的丫鬟们都喜欢她,自然不想她失势,却又不敢贸然留下昭。

    昭喝了一整壶茶,幼清还是没回来。

    他只得找借口:“将爷的衣袍收拾好。”

    也不说是哪些衣袍,是夏季穿的还是冬季的,只让人一件件全摆出来晒,然后慢悠悠地挑。

    等幼清回院子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――庭院里摆满了昭的衣袍,众人纷纷跪在屋外伺候。

    幼清走进屋一看,果然见得昭在屋里头。

    “王爷大福。”礼数还是该有的,态度依旧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昭原等得心急,一见她来,立马变脸,恢复成以往冰冷高傲的姿态,“恩。”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理谁。

    半晌,昭忍不住,斜着眼睛望她那边瞄,见她坐于案上,面无表情地看账本,仿佛当他是个空气人,连看都不曾看一眼。

    昭气闷,面上仍装得云淡风轻,交待一句:“等会让丫鬟们将爷的衣袍收拾好,送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幼清头也不抬,“好的王爷。”

    再无二话。

    屋里寂静,昭瞧着她这样态度,只觉得心肝脾肺都要气出血,多日来同玉婉之间的逢场作戏,她竟不曾有任何感触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,软软的,没有一丝效果。

    昭站起来,一步步走过去,“过几日我要出府,半月后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从前他出府,总是要将她带在身边的。

    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昭恨恨吐出一句:“我要带玉婉去,你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幼清终于有所动容,她抬起脸,乖顺应下:“好的,我一定会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话语中透着窃喜,仿佛他带玉婉出府,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昭再也忍不住,转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出屋子,幼清便放下账本,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的传闻,她何曾不知道?

    说心里没有一丝酸楚,那是假的,她对着一只小猫小狗都会尚有留恋,更何况是对着昭。

    她虽厌他,却终是没有大度到能坦然将他让给另一个女人而心无旁骛的境界。

    说好不在乎,但哪能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呢。

    她叹口气,朝窗外看去,海棠树光秃秃的,花和叶子都凋零了。

    罢了,这样也好,至少她知道,在她和宋阿妙之间,他仍旧还是会选择宋阿妙。

    就好比在齐白卿和他之间,她依旧选择了齐白卿。

    这样一看,他们两人也算是扯平了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,心里没了挂念,也就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她想,真要到了伤心时,就当从未遇见他,将自己当做一尊清心寡欲的泥人,不去盼什么也不去想什么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昭带玉婉出望京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府,太妃召见玉婉时,很是高兴地握着她的手,亲热道:“你只管同昭去,府里有我呢,你好好与昭处着,趁这段时间昭不在府里,我正好将那个丑丫头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玉婉大喜,面上不露声色,娇娇巧巧点头,“辛苦黄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太妃笑得开心,“不辛苦,为了我儿能与心上人终成眷属,这点辛苦算什么。”她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一想到不用再见到那个丑丫头,我心里头不知有多舒爽。”

    玉婉跟着一块笑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与太妃聊完话,玉婉便赶着往书房去。

    昭竟然主动提出带她出城,这可是破天荒的好事,说不定他终于对东屋那个丑丫头死心,想着回过头补偿她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出京之行,定是她翻身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这边昭郁闷着呢,他一时口快,在幼清面前说出要带玉婉出京的话,这会子回过神,懊恼至极,却又不好改口,怕被幼清知道了,窥破他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这会子见着玉婉言笑晏晏的模样,心里烦得不行,压根不想让她靠近,指了墙角并让她跪下。

    玉婉心中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却只能乖乖听话,跪在墙角面壁思过。

    她一边跪着,一边安慰自己:没关系,只要连幼清一走,日后王府就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只要昭还肯让她同处一屋,那么她迟早会得到机会,一步步走进昭的心里去。

    昭却丝毫未曾想过让她得到什么机会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这次带玉婉出去,回来后,如果幼清仍旧未有任何反应,他就不打算再继续这么装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同她分开整整一月,他想念她温暖柔软的身子,即使她对他冷漠如霜,但只要能抱着她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想她想要发狂,已经到了不在意她是不是在乎他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不在乎又如何,他从前又不是没有对她强取豪夺过,大不了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离府那日,昭特意命幼清前来相送,他要让她亲眼看着他带玉婉而去,要她亲眼看着他与玉婉同乘一车。

    幼清冷冰冰的,神情淡定自若。

    昭越发肯定回府后要狠狠拥她入寝的念头。

    既然不在乎,那就让她变得在乎。

    他想,到时候直接将玉婉送走,然后像以前一样,和她每日共寝而眠。

    他要她的身子,要每日每夜地灌满她,只要她有了孩子,生下属于他的孩子,那么她就不会不在乎。

    昭心中这样想着,脸上依旧面不改色,淡淡地扫了眼幼清,仍旧渴望从她眼里窥出哪怕一丝吃味的情绪。

    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“王爷慢走。”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昭气噎,看都不看一眼,上车就命人赶路。

    一行人扬尘而去,幼清站在府门前,忽地听到后头有人喊她,回身一看,原来是太妃屋里的嬷嬷。

    “太妃召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愣,心中警觉,朝崖雪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她不敢不防,太妃厌恶她,全府上下皆知。如果真有什么事,她也不能坐以待毙,大不了死乞白赖地让崖雪赶去昭跟前传话,他还没有走远,只要备下快马,还是赶得及回来救她的。

    生死跟前,自尊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崖雪心领神会,同幼清打了暗号:倘若一个钟头未出来,马上就去找王爷。

    这一路提心吊胆,幼清不知太妃找她何事,将所有的情况都想了一遍,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。等入了屋,太妃将事情一说,她就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妃,您肯放我出府?”

    黄太妃鄙夷地看着她,“怎么,你竟不肯?”

    幼清哪里不肯,她简直欢喜至极,当即激动地到太妃跟前诚心一拜:“多谢太妃大恩大德,幼清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她总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出府了,只要昭在,以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,就算她再怎么讽他刺他,他宁愿忍着不痛快,也是要将她在身边关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那么多个日日夜夜,他压在她的身上,欺在她的耳边,一次又一次地说着此生绝不放过她的狠话。

    她以为,她此生都要赔给昭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竟出现这样大好的机会,黄太妃竟然要放她出府。

    这无异于是给她重新来过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愿意出府,择日不如撞日,今日你收拾好东西,便到外头去吧,连嬷嬷和姜大也会跟着你一块出府,从此以后你们一家人就是自由身了。”黄太妃有些意外,本以为她会拼死拼活地赖着不肯走,哪里晓得竟会这样欢喜,哪里有半点狐狸精的作态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如果昭有了玉婉,连幼清许是因为自己前途未卜,所以想着干脆出府重新过活。

    这样一看,她倒是个知趣的人。

    “念你伺候王爷有功,赏你一家人一百两银子,拿着银子,好好去过你的小日子。”

    幼清高兴应下,“多谢太妃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47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