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49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睡得昏昏沉沉,一觉醒来已是黄昏。

    幼清从梦中发醒,见连氏一言不发地坐在床头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从被子里伸出手拉住连氏的衣袖,声音透着刚睡醒时的沙哑和慵懒,“姑姑,刚刚我做了一个梦。”

    连氏爱怜地摸摸她的额头,“梦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幼清撑起上半身,从床上拿了外衣披上,“我呀,梦见自己脸上的红斑消失了,大家都夸我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呢。”她说着,自己都不好意思了,捂嘴笑,“姑姑,你说我这算不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?”

    连氏喉头发涩,从案上拿了铜镜,“幼清,你往镜子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幼清随意往镜子里一瞥。

    整个人僵住,不敢置信地盯着铜镜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镜子里、是她的脸吗?

    她颤抖地抚上面庞,反复在红斑消失的地方摩挲,不、不见了,红斑不见了!

    她双眼含泪,仰头问,颤着声:“姑姑,我、我是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连氏摇摇头,内心情绪极其复杂。

    她几乎都能预见以后将会有多少人因为幼清这张脸而疯狂。没了红斑的遮掩,其貌堪称绝色。

    世人皆爱美。

    幼清本就生得白瘦,身段风流,一举一动皆透着灵气,如今又有美貌的加持,戏文中所说的倾国美人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倘若昭不依不饶地再找过来……

    连氏捂住胸膛,断断续续地同幼清道:“幼清你记着,以后你绝对不能对睿亲王动心,这世上的男子你都能爱,唯独他不行。”

    幼清正处于巨大的欣喜中,脑子里一片混乱,听得连氏说这一句,莫名其妙的,让人不思其解。

    “姑姑,好端端地你说他作甚?我、我这张脸怎么突然就好了,姑姑,你说是不是真有神仙?兴许是神仙显灵了!”

    连氏背过身擦干眼泪,握住幼清的手,幼清笑得越是天真,她就越是心痛,顺着话说:“也许真有神仙,刚才我出门,碰到个人非要卖给我一包药粉,说是扁鹊传下来的药方,能让容貌焕发,我想着给你试试,没想到真的有效。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显然有很多不妥之处,幼清拧紧眉心,短暂的狐疑之后,眉心缓缓舒展,最后只能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姑姑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,她必须无条件相信她。

    姑姑不会害她。

    她不该多想的。

    她只需要知道,她脸上的红斑没了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,以后我能做一个正常姑娘,真好。”她又哭又笑的,“真恨不得现在上街逛一圈。”

    连氏拍拍她的手背,“上街作甚,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让大家看一看,我脸上没有红斑,我不是个丑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再担心别人异样的眼光。

    不用再怕自己脸上的面纱随时掉落吓坏路人。

    不用再小心翼翼地低着头尽可能地不引起任何注意。

    像个正常姑娘一样,嬉戏欢笑,挺直腰杆,笑对人生。

    连氏咬住下嘴唇,内心酸楚,“你不丑,你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幼清捧着脸笑得停不下来:“恩,我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姑娘!”

    ・

    昭回府那日,在马车上想了许多许久。

    想等会回了府见了她,该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或许她会意识到自己对他的真正感觉,主动服软。

    昭想,倘若她真这样了,他一定不能立马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宠爱她,他得抑制住自己,一点点、慢慢地对她好。

    这一次外出办事,他无意听到一句话,觉得甚有道理。

    这女人啊,你越对她好,她就越肆意妄为,就越不会在乎你的心意。

    齐白卿的事,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他也想感受一回她对他的在乎,只要能拴紧她,他愿意尝试所有的方法。

    过去他总想着要得到她的身子,可是每次真到床上了,又没那个胆子,怕真进去了,她就再也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昭觉得自己这样真累,完全就是找罪受。

    换个女人,哪里如此麻烦?

    可就是换不了。这苦,这罪,挨得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到了王府大门口,来喜和张德全请昭下车。

    昭正想着如果幼清仍旧不服软该怎么办,蓦地被人打断了思绪,不太高兴,黑着一张脸,吓得众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本该先去书房,可是走着走着,就到了东屋。

    站在院门前,他犹豫半晌,最终抬脚踏进院子。

    不服软就不服软吧,大不了他看着她的冷脸,她瞧着他的黑脸,谁也不好过,像从前一样,等时机到了,他就咬牙,一不做二不休,横竖先让她怀了孩子再说。

    没听说孩子娘不要孩子爹的。

    东屋的丫鬟们纷纷面容失色,大气不敢出,将头压得低低的,谁也没有那个胆子上前同昭说幼清离府的事。

    昭昂着头进屋的,一脸冷清神色,架子端得十足。

    结果出屋的时候,火烧火燎,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连幼清呢?”

    无人敢回应。

    昭气得眼睛发红,以为她又跑了,说话的时候,手都在抖,狠着声音,抱了最后一丝希望,一字字问:“连、幼、清、在、哪?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跪倒。

    昭没了耐心,揪了崖雪出来,问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崖雪颤着声音,“太、太妃开恩放幼清出府了……”

    昭一顿,而后甩袖离去,直奔太妃院子。

    玉婉回府后,见昭直接往幼清那边而去,不想自讨没趣,便直接去了太妃那边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忽地听见屋外一阵喧嚣。

    还未来及反应过来,屋门已被人踹开,昭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,到太妃跟前便问:“母妃,幼清呢?您把她藏哪了?”

    太妃见惯大风大浪的,面不改色心不跳,一如既往的冷静,而旁边玉婉早就吓得腿发软。

    太妃端起一杯茶,慢条斯理,缓缓而道:“她到了出府的年龄,又是个未嫁的,自然得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昭握紧拳头,青筋爆出,“母妃,您明知道她是儿子的心上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的心上人,绝对不能是个丑丫头。”太妃放下茶,起身到昭跟前,“儿啊,是她自己要走的,拿了我赏的一百两银子,笑得不知道多开心,还主动给我磕了好几个响头。你待她好又有何用?她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丫鬟,走时也半点都没惦记着你。”

    一句句话刺到昭心里头,洛城雨夜寻人的画面涌上脑海,他强忍着心中的酸楚,语气坚定:“不管她如何待儿子,儿子只要她。”

    太妃摇摇头,回身将玉婉拉过来,道:“有了阿妙,何必要他人?”

    昭一眼瞪过去,如刀尖般锋利的目光剜在玉婉脸上,她害怕地往后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昭,杀气满满,随时都可能爆发。

    没人想沦为他刀下的亡魂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阿妙,我也从来没有要过她。”他挥手,吩咐随从进屋,指了玉婉,“立马将她送回代王府。”

    丝毫不容拒绝,玉婉挣扎着被人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妃想要阻止,却被昭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他仰起脸来,字字千斤重,“母妃,她是我的命,你放她走,就是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太妃一个踉跄,手悬在半空,想要去捞些什么,却只望得昭决绝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身后嬷嬷上前来扶,太妃面色苍白,念叨:“你看,他疯魔了,真正疯魔了,竟连阿妙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嬷嬷叹口气。

    情字当头,哪有什么疯魔不疯魔。

    都是命中注定的劫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49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