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50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只花了二个钟头的功夫,昭派人轻而易举找到了幼清所在的宅院。

    丰赞刚说完最后一个字,还未来及反应过来,昭已一阵风似地往外跑,心急如焚,拉来一匹马就往她所在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忧心忡忡,满脑子想的却是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有没有受委屈,有没有哭泣,此时此刻又在做些什么?会不会怨他没能及时赶回来?

    诸如此类,粘结成网,挥之不去,连呼吸都开始错乱。

    幼清正好出门要给姜大送东西。

    如今她脸上没了红斑,比从前更加爱出门了,逮着机会就上街,有种莫名其妙的高兴感。

    刚走出院门口,准备往街上去时,听得一阵马蹄声,不由地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昭立于马上,见着个熟悉的身影,抬眸往她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两人正好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他看清她的脸,以为自己认错了人,醒神再看,是她,他没有认错。

    幼清一惊,回过神逃一般往外蹿,只当自己不曾见过他。

    他立即下马来拦,高大的身影遮住她的去路,“幼清,是你吗?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了,却还是要问一句,明明知道是她,却非得听她自己承认。

    幼清下意识摇头,“公子你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拙劣的遮掩和急躁的语气,从说第一个字起她就没了底气,甚至不敢去望他的眼睛,低着头看鞋面,双手绞在一起。

    昭伸手,想要抚一抚她的脸,“你脸上的红斑……”

    幼清一躲,焦虑不安地往另一边跑。

    他穷追不舍地拉住她。

    幼清咬唇,伸手去拽那只搭在胳膊上强而有力的手,嘴上喃喃,语气微弱: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昭一双眸子紧盯着她,“不放。”

    幼清急得跺脚,“我都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!”

    她这样否认,丝毫不想和他搭上任何关系,因为怕闹出动静被人看见,压着嗓子说话,又羞又气,好像他是什么不能沾染的忌讳。

    昭皱眉,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他试图将幼清拉入怀中,一字一字,声音沙哑低迷,“无论你变成什么样,为什么变了样子,丑也好美也好,都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幼清挣扎,急中生智拿脚踩他。

    他被踩得痛了,却仍旧不肯松开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肯,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一心想着逃离,怎么样都好,横竖不要同他回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受够那种日子,做了七年的奴仆,她可以忍受别人对她的脸色和使唤,因为她是奴仆,必须尽本分。可她不能忍受昭的禁锢。

    他的要求太多,她办不到。

    他要她的爱,要她的身子,要她对他一心一意,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也许在齐白卿再次出现之前,她是可以慢慢接受昭的,但这仅仅是也许而已。

    老天爷总是爱和世人开玩笑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怎样,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,私奔失败后,她和昭,回不到过去了,那些尝试重新来过的青涩过去。

    她对他的感情,复杂得连她自己都不愿去理清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这三个字,是她欠他的,早在数月之前的那个狂风暴雨之夜,她就该对他说的。

    她想,始终还是她辜负了他的爱,纵使后来他那样待她,可还是恨不起来,只是觉得厌恶。

    厌恶他的手段,却并不恨他。

    “白卿的事,伤害了你,是我的错……”她试图用低三下四的态度挽回他曾经被撕碎的尊严,以为这样他就会得到满足,从而放过她。

    昭一震,他万万没想到幼清会在这个时候服软。

    她终是在他跟前认了错,他等了数月,无数次的发狂,也许为的就是她这一句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找她找得快要发疯的那个雨夜,他也仍还是想着,只要她同他认个错,什么都可以不追究。

    他可以给她无限的宽容和耐心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等来了,他忽地有些心酸,与其同时,巨大的欣喜缓缓从心底涌上来,她认了错服了软,是不是代表他们又能像以前一样,她羞答答地亲他,任性地喊他昭,一切都能回到齐白卿再次出现之前的那个除夕?

    今年,他还想和她一起看烟花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也有错,对不起,再也不会那样待你,求你原谅我,这些话几乎都要脱口而出,却蓦地被她全部堵回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放过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昭双眸一黯,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全身由里到外,都冻得发僵。

    原来,还是为了从他身边逃离。

    他不肯松手,幼清没了法子,情急之下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他纹丝不动,安静得可怕,面无表情,默默看着她咬。

    再咬下去,血就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幼清终是狠不下心,只得作罢,抬眸看他,目光恳求:“我现在已经不是睿王府的奴仆,我是自由身,是良民,天子脚下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……”

    昭忽地大力将她搂住,按住她的后脑勺迫使她埋进他的怀里。“犯法又怎样?我今日就是强取豪夺了又怎样!今天就是绑,我也要将你绑回去!”语调升高,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幼清彻底没了法子,眼泪汹涌而出,一想到与他同榻而眠的日子,她就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她不想、不想再在他身下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不想再被他折磨。

    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纠葛!

    她瑟瑟发抖,哭得泣不成声,几乎都要快哭断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要跟你回去……我情愿去死……也不要跟你回去……你为什么不放过我……不要喜欢我了……不要爱我了……我不要你的喜欢和爱……”

    昭收紧手指,她肩头的肌肤柔软得不像话,她哭皱的小脸看得人心如刀割,他压住情绪,狠狠道:“记得你说过,我的命是你的。连命都是你的,爱和喜欢自然都是你的,说话要算数,你不能说不要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哭得更大声,双手捶他,涕泗滂沱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就是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昭不管不顾,搂住她任由打闹,横竖就是不松手。

    哭了许久,她始终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愿,全身颤抖着,双眸写满恐惧。

    倘若和他回去了……

    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昭低眸,见她面色苍白,脸上满是泪痕,神情害怕,仿佛在想什么难过的事。

    “幼清……”他轻声唤她。

    她尝试捂住耳朵,“不要……不要喊我!”

    床笫之间,他也是这样喊她的,然后就是无休止的索求和发泄。

    弄得她又难受又羞耻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若绑我回去,”她鼓起勇气,紧盯着他的眼睛,“我就立马咬舌自尽。”

    昭一怔。

    她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竟如此厌恶我……”既心寒又害怕,酸楚黏在喉头,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他伸手想要去碰一碰她的脸,她却顺势从他怀里逃出去,匆匆忙忙地往院子去,哐当一声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昭立在门外,知道她就在门后面,他几乎都能想象她此刻脸上是怎样一副劫后逃生的神情。

    心痛又怎样,心寒又怎样,爱了她,就没想过要回头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不会强行带你回去。”他靠着门板,一字一字地将话递过去,“我既认定了你,那便是你。就算是下辈子,我也不会放手的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半秒,声音蓦地又轻又浅,“就算有朝一日我死了,那也是你的鬼,得生生世世缠着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扣紧手指头,心乱如麻,不敢再听,往屋里奔去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因着怕家里人担心,所以昭来找的事情,她并未和姜大连氏透露。

    想了一夜,想不出任何法子。

    若要因为昭而搬出城,那是不太现实的。

    一家人大半的积蓄都花在这个宅院上,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北京城,更何况她能想到出城,昭肯定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说不定他早已吩咐下去,让守城门的士兵们格外注意着。

    她惹的事,不能连累姜大和连氏一起担心受怕,为了不让他们看出端倪,第二天照常拿了花篮往寺庙前头去。

    依旧和平时一样,等着将花卖完就好回去。

    今日倒是不用担心的,他要上早朝,一般要中午才能从宫里出来。所以,她只要在中午之前赶回家里,把门死死关住即可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心里轻松不少,和人搭话的时候,脸上渐渐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一堆小姑娘围着她要买花,时不时也有男子往她那边看过去。

    比起娇嫩的花,她的容貌更能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不时有人感叹,之前看这个卖花姑娘戴面纱以为她貌丑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原来是因为长得太美了,怕招蜂引蝶,所以才戴的面纱。

    哪里就生得这样好看,肌肤似雪,五官精致,全身上下,竟挑不出一点不好。

    幼清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旁人艳羡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自从没了红斑,众人对她更加热情,以为是普通姑娘该有的待遇,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正同人说着话,忽地听见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,“这些花,我全买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跟前,不知何时来的,后面跟着随从,姿态高昂,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自动退散,窃窃私语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幼清惊讶,他不是要上早朝吗,为何会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昭原本只想着在远处偷偷看她,暗地里护着她,只因她那张没了红斑的脸太过惹眼,几乎所有从她面前走过的男人都会投以暧昧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受不了别人那样看她。

    多看一眼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戴上。”他拿出面纱。

    只能隐忍到这个程度了,尽可能地不干涉她的生活,希望不再增加她对他的厌恶。

    幼清好不容易才褪下跟了她七年的面纱,哪里肯戴。

    他这样没头没脑地冒出来,劈头就是一句冰冷的命令,也不知跟了她多久,竟连早朝都不去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不安,挥手拍掉他递来的面纱,“我不戴!”

    锦衣贵公子同卖花的美貌姑娘,活脱脱就是戏文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幼清面皮薄,被人瞧着越发不好意思,花也不卖了,提着篮子往回走。

    昭跟上去。

    幼清停下来,仓促不安,显然不想被人议论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跟着我!”

    喊完一句,踩着碎步就往前跑。

    昭一怔,意识到她的窘态,随即甩下随从,独身一人追上前。

    幼清时不时往后瞄,望见他在不远处的地方跟着,瞪他凶他,他横竖就是不走,就这样默默跟了她一路。

    回了院子,家里没人,她将门死死拴住。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”她咬住下嘴唇,咬得太深,唇上印出牙痕,“就没见过这样讨厌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隔日不敢出门。

    姜大和连氏一大早就出去了,幼清待在院子里种花。

    忽地有人敲门,她心中一悬,不敢开门,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传来的声音,正是昭的。

    “你又来作甚!”她皱眉,“不是要上朝吗,就不怕皇上怪罪吗!何必死死纠缠我!有这些功夫,你还不如多议几个政事多写几个折子!”

    难得听她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昭心中欢喜,语气温柔,“你是在担心我对不对?不要担心,皇上那边我自有办法应付,比起朝政,你更值得让我牵挂。”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她急了,抛下一句:“反正我就是不开门,你愿意等就等罢!”

    说完就继续跑去浇花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她觉得他应该离开了,便跑到门边,透着门缝去看。

    赫然望见一个雄伟的身姿,一动不动地站在她家门口,像樽门神似的。

    不时有邻居经过,好事的人碎嘴问:“找人呐?”

    昭答:“不找人,等人,这屋住的是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是不是那个水灵娇人儿啊,甜滋滋的模样,原来是你媳妇啊。”

    昭:“反正这条街上最好看的姑娘就是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就是这屋里头的那个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又羞又气,捶门板,“你不要乱说话!谁是你媳妇,你这样误导人,以后我还怎么嫁出去!”

    碎嘴的人早已远走,如今门口就昭一个,他黑着脸,声音有些僵硬,“嫁人?”反应过来,语气一转,“你早就是我的人了,除了嫁我你还想嫁谁!”

    她恼怒极了,气话未经思考便已脱口而出:“反正不嫁你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透出几分狠戾,“谁敢要你我就杀谁,我倒要看看,全北京城有谁敢娶你!”

    幼清气打不出一处来,想要打他,不敢开门,遂在地上捡了碎石子就往外砸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50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