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53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晚上幼清同连氏姜大说了昭今日进屋的事,姜大觉得无所谓,毕竟是曾经的主子爷,一套衣服而已,不嫌弃就好,哪里还会生气。

    连氏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生怕幼清心软,想要训斥她,又不舍得,急红了眼,自己坐到一边抹泪。

    幼清见她哭,心里难受,忙地安慰,“姑姑,我没有做什么,就是看他可怜,所以才放他进屋的。”

    连氏恨铁不成钢,“他一个大男人,哪里就虚弱成那样,都是装戏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抿唇,“他真的晕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连氏压根不想听解释,“总之以后不要再放他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“我和他说清楚了,让他不要再缠着我,他也答应我了,以后绝对不会再干涉我们家的事情。”似乎觉得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,她又道:“姑姑你放心,他现在不过是一时新鲜而已,可能是觉得没有人忤逆过他,所以才这般上心的,等他缓过劲了,发现我和别的姑娘没什么不同,到时候自然也就不再纠缠了。”

    连氏抚上她的脸,“傻孩子,你太天真,光是你现在这张脸,就足以让他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头,“不,姑姑,今日他说,我从前脸上有斑更好看,你看,他就喜欢丑姑娘的,我变成这样,他还不一定看得习惯。”

    连氏哭笑不得,将她搂入怀里,轻轻拍着后背,慈爱道:“他说这样的话你都信,可见真的是个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幼清鼓了鼓腮帮子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昭果然亲自来送衣袍。

    幼清知道他傍晚回来,怕被连氏看见不高兴,特意在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昭远远就望见姜家门口有人立在那,瘦条条的身形,娇嫩可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欢喜,忙地跑过去,一边跑一边挥手喊她名字:“幼清!”

    像个愣头青似的,傻乎乎的。

    幼清担心连氏听见,忙地凑上前,压低声音,“你别喊,整条街都该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昭将洗净的衣袍递给她,“听到又怎样,反正你名儿好听,我乐意喊。”

    幼清撅嘴瞪他,“说好不干扰我的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他已连连认错,实在是见不得她皱眉生气的样,生怕自己又惹到她了,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“不喊,再也不喊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满意地点点头,拿起衣袍就准备回屋。

    昭一愣,下意识去拉她的手,想起什么,触碰的瞬间,改为拉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幼清,我大老远地跑过来,你好歹和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幼清凝眉回望,好奇问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什么都好。”他声音放柔,渴望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半天挤出一句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实在太想和她说话,昭硬着头皮明知故问,“辛苦什么?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送衣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气氛归于沉默。

    他抢先开口,“府里新请了个做糕点的师父,榛子糕和糖酪酥做得极好,甜而不腻,入口即化,别地都买不着这样好的糕点,明日我送些过来,可好?”

    幼清素来喜欢吃甜食,但不想和他有过多来往,便一口拒绝了。

    昭有些失望,却并不沮丧,“总之明日我送来,你要是不吃,丢掉就好。”

    此时幼清已经走到门里头,半张脸隐在门板后,一双眼悄悄往他那边探,见他神情执拗,担心他不肯走,索性点头应下,“那你明日送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哐当一声便将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连氏从屋里走出来,朝幼清看了看,问:“睿亲王?”

    幼清低眸,语气弱弱的,“他送衣袍来,刚刚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连氏叹口气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隔日恰逢德庆秘密召见。

    连氏将多日来的担心一吐而尽,问:“王爷,您到底想做些什么?幼清恢复了美貌,睿亲王天天上门来缠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德庆轻笑一声,问:“我只问你,他们之间,可曾已有夫妻之实?”

    连氏一愣,回想起当初同幼清谈心时的场景,摇摇头:“应该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连幼清对他态度如何?”

    连氏答:“幼清冷淡得很,并不打算接受他的好意,况且有我拦着,她绝对不会对赵昭动心的。”

    德庆笑容肆意,“以后你莫阻拦,顺势而为,昭以后若是上门,你就放他进去。”

    连氏不解,语气迷茫:“王爷,为何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德庆优哉游哉地坐下,翘了二郎腿,“上一回,连幼清跟人叛逃,他都能大度原谅,可见他是真的陷进去了。既然如此,那就让他在女儿香里好好享受一番,当他以为可以得到心爱之人时,再予以猛力一刀,定能刺得他心碎颓败,一蹶不振。”

    光是想一想这样的场景,就让人兴奋得不能自控。德庆又道,“况且时机未到,我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办妥,需要用连幼清转移他的注意力。”他想起什么,问连氏:“你不会还没和她说过当年的真相吧?”

    连氏低下头,有些不知所措,随便找了个借口:“幼清她性子坦率,什么事都摆在脸上,我怕告诉了她,她一时冲动,不小心破坏了复仇大计。”

    德庆点点头,笑容深沉,“那就随你罢。”

    连氏半跪着应下。

    德庆又问了些其他的事,连氏一一回答,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,只最后一句,问得连氏心中一悬。

    “当年连幼清易容,我可是找了最好的人为她换了张天下最美的脸,去洛城时虽见过,但当时她脸上有斑,看不真切,如今没了红斑,不知到底美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德庆在府里行的荒唐事,连氏并不知情,虽是如此,德庆这样一问,她依旧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“就比一般姑娘好看些而已,肯定比不得王爷府里的美妾们。”

    德庆勾嘴浅笑,“要么这样,我府里缺个花匠,你让你家那口子和连幼清一起到府里来种花,算是府里雇的,不必称奴,每月多给三倍佣金,可自由出入府邸,不受府里规矩约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连氏不敢直接拒绝,嘴上道:“王爷有心了,待我回去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德庆只是这么随口一说,并未一定要让姜大和幼清入礼亲王府,又见连氏这般态度,当即没了兴致,挥挥手便示意她退下。

    晚上,连氏将德庆的提议告诉姜大和幼清,只说有人搭线,问他们愿不愿去。她虽这样说,但言语中并不是很赞同,刻意将礼亲王府的规矩说得严苛。

    幼清犹豫,回头先问姜大主意,姜大并不是很想去,只说随她。因着她每日闲在家中,也曾经提过想要出去做活挣银子,她心气高,并不想要这样悠闲度日吃白饭,时常说,该她来养他们两个的,而不是坐在家中被他们保护。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缓缓将心中的主意说出来:“我想过了,提着花篮卖花卖不了几文钱,整日里抛头露面的,始终不太好。上次太妃打发的那一百两,还剩了些,正好北郊有块地要卖,最适合拿来种花的,去年姑父买了一批西洋花种,我曾种过一棵,开出来像芍药,但又不是芍药,红彤彤的,香香的,好看得紧,别地都没有,京中贵人最喜欢追求稀罕物,到时候我们种出花来拿去卖,谁家想要就派人来买,总比我们整天上门替别人种花要强得多。”

    姜大点头,“幼清说得对,而且啊,高门大户,除了花匠,很多花都是从外边买的,那批西洋花种我也是无意间买下来的,因为便宜,所以就全买了,倘若真如幼清所说,别地都没有,种出来肯定会有人来买。”

    幼清又道:“姑父可以再去买些其他的西洋花种,以后我们就专门卖西洋花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熠熠生辉,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,连氏叹口气,只得应下,将所有的家当都拿了出来,“不管赚还是赔,以后这个家就由你来当,一切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幼清捂嘴笑,“万一都赔了呢?”

    连氏和姜大对视一眼,两人耸耸肩,异口同声道:“那就只能喝西北风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53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