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55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毓义一走,昭便顺理成章地跟着幼清。

    幼清回头问,“你知道我去做什么吗,就这么跟过来?”

    昭含笑看她,一扫因为刚才与人论事时的烦闷心情,痴痴道:“无论你要去做什么,我都乐意跟着。”

    幼清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集市上人多,她走到哪都有人看,她自己倒并不在意,只专心挑花种。

    昭却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谁多往幼清这边看一眼,他就凶神恶煞地瞪回去。

    不能让她戴面纱,她肯定是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然而这么多双眼睛,每个人都往她身上瞧一眼,那就是几百眼,他根本瞪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强烈的独占欲在此时爆发开来,怕她察觉,藏着掖着,一口气堵在嗓子里,几乎快要被噎死。

    想要立马带她回去,谁也不给看。

    从前她脸上有斑,他根本不用这般担心。如今她脸上没了红斑,一张倾国之貌,如今让人放得下心?

    偏生他又不能像以前一样行事,只得活活受着这煎熬之苦。

    忍住……要忍住……不能在她面前发脾气……

    幼清选好了花盆,小贩笑:“姑娘,看你长得好看,这花盆我半价给你,全集市只有这一个,独一无二,你再寻不着第二个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高兴地道谢。

    昭主动上前拿花盆,闷着声问:“还要选什么?这里鱼龙混杂的,还是早些回去罢,你还要买什么,尽管告诉我,我明日让人全部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顿住脚步,回头见他一双眸子几乎快要冒火,伸手将花盆重新捧过来。

    声音细细的,底气有些虚,“之前说好的,你不能干涉我的事。而且……”她鼓起勇气,张眼瞧他,“我愿意和你这样来往……是为了给你时间……慢慢忘掉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……想要和你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昭喉头一涩,装作没听到,撇开视线,漠着脸从她怀里将花盆夺过来:“力气活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说罢拿起花盆便往前走。

    东西买完后,便准备回去了。

    姜家门口。

    昭拿着一堆杂物,下意识就要往门里走,一只脚已经跨过去了,想起什么,硬生生将脚收回,声音有些不太自然,问:“东西太多,能让我帮你拿进屋么?”

    想要先取得她的同意。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放下东西,他与她面对面站着。

    幼清毕竟还是有些怕他,手足无措地绞着手指。

    “口渴,想要讨杯茶。”

    他事先开了口,心想,就只一杯茶的时间,喝完他就走。

    幼清倒茶,并不直接端给他,而是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昭拿起茶,一口一口地抿着,眼睛骨溜溜地往她那边瞧,她眨着黑眸,透出几分无辜天真模样,白净的小脸,嫩得能让掐出水来。

    这张脸,他曾亲吻无数遍。

    从她光洁的额头,动人的眉眼,润泽的脸庞,再到柔软的红唇,他都曾如痴如醉地品尝过。

    想要再亲一亲。

    “你快些喝,喝完就走罢。”她突然的出声,迫使他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就是藏起眸子的情-欲,怕被她看穿心思,再也不肯给他接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猛地将茶灌下,却还是不想走。

    一见着她,就走不动了,腿残废了似的,只想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快走罢。”她又开始催了。

    无奈,他只得起身往屋外走,想不出靠近的理由,借口都被他用光了。

    走到院门口,忽地灵光一闪,复又返回去。

    幼清一吓,草木皆兵,忙地将门关上,“你又回来作甚?”

    昭趴在门边,柔声道:“兽园的梅花开了,想邀你回去赏梅。”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意图,她定是不肯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你离府有些日子了,来喜说,大花园的人和院子里的人时常念叨你,你回去看看也是好的,我保证不对你做任何事,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我决计不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屋内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他趁势又道:“还有团子,它也很想你,整天趴在院门口望,就盼着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从门后传来:“团子……能让我抱它回来养吗……”

    昭一时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道: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那到时候我去府里接它……”

    应了他的邀请。

    昭欣喜若狂,不敢表现出来,压着嗓子,尽量平稳声线,“好,后日你等我,我亲自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……”

    昭再也忍不住脸上的笑意,遂转身往外走,脚步越来越快、越来越快……

    激动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她肯跟他回府,哪怕只是短暂的停留,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幼清没敢跟连氏说要去睿亲王府赏梅的事,晚上翻来覆去想了一夜,有些后悔,不该草率答应他的。

    对他的惧怕并未彻底消退,与他见面的这些日子,虽然比以前要轻松不少,但她知道,自己随时都绷着一根神经,就怕他随时扑过来。

    可她实在是太想进府见一见以前的友人。

    自她有记忆起,她就在睿亲王府了,对于她而言,那是她的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虽然她以前长得丑,脸上有红斑,很多人嘲笑她,但也有许多人真心待她。在她出府的这段时间,崖雪和鹊喜都托人给她递过信,有时候还拿银子给她,她至少要回去一趟,将银子还给她们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团子。

    那只软糯糯的小白狗。

    出逃失败的那段日子,团子的陪伴,给了她不少安慰。当初离府太匆忙,现在她想要接它回来养。

    想清楚时已经是清晨,外头雾气霾霾,天边泛起一丝青白。

    北京城的冬天,十月末便已经开始下雪,天寒地冻的,冷得人骨头都要僵了。

    幼清搓搓手,披着棉被往窗边爬,贴着窗纸往外看,白茫茫的一片,又下雪了。

    鹅毛大雪扯絮似地飘落,一连下了两天,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雪,院子里的奴仆忙着铲雪。

    孙嬷嬷捧了孔雀毛大氅进屋,屋里太妃已经妆扮好,手上拿了铜暖壶,问:“昭那边,派人去过了吗?院子里该收拾的收拾,雪都铲干净了,到时候钱尚书家的千金来了,也好领着她往那边去。”

    孙嬷嬷答:“爷那边早就收拾过了,前天回府就让人整理了,连带着大花园一块整了,见不得半点杂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太妃凝眉,她邀请钱尚书家千金上门赏梅的事,明明没有和昭说,怕他事先知道了,躲到府外去,故此将信儿瞒着的。

    他却在这时命人收拾园子……

    刚要开口问,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这个儿子主意大,凡是不想让她知道的,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这厢,昭在姜家门口外等着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雪积到脚踝处,一踩一个深坑,他骑马来的,命人抬了软轿,满心欢喜地等着接她。

    风萧萧,雪霏霏,他来得早,并不敲门,光是想一想她在屋里头更衣打扮准备同他到府里去,便已无比满足。

    幼清打开院门时,一眼望见白氅锦衣立在雪里的昭。

    他的睫毛上沾了雪,面庞僵白,不知在风中等了多久,一见她,眉眼含春,笑容温柔:“我刚来。”指了旁边的软轿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幼清踮着脚便准备往轿边走,踩进雪里,未曾料到厚雪覆鞋,没站稳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一双手及时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隔着厚厚的大氅,他并不直接碰她,待她站稳,便立马将手缩了回去,目光小心地探着她,生怕她脸上出现半点不高兴的迹象。

    幼清并未看他,准备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昭松口气,意识到什么,高声一喊:“还不快将轿子抬过来!”

    轿夫们吓得一愣一愣的,赶忙将轿子抬过去。

    待她上了轿,他骑在马上,与人交待:“倘若摔着了姑娘,你们也不用抬轿了,直接去阎罗王跟前端茶递水罢。”

    轿夫们缩了缩脖子,大气不敢出,一路小心翼翼,使出吃奶的劲,不敢让轿子有所颠簸。

    一路入王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55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