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56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大花园的梅花,每年都是开得极好的。

    雪中赏梅,寒香凛冽,别有一番风趣。太妃亲自出院子到正厅接钱香,一行人往大花园梅林而去。

    “听你母亲说,过了年你就满十七了。”太妃难得露出慈爱面容,一双眼睛打探着钱香。

    钱香生得美,不是那种瘦弱之美,而是丰腴之美。恰到好处,多一分太多,少一分太少,最是讨长辈喜欢的面相。加上她家中管教甚严,礼仪姿态,端庄大方,丝毫不亚于任何公主郡主的风姿。

    邀请钱香上府赏梅前,太妃早就将她的事打探得清清楚楚,如今问年龄,不过是想借口将话题引到昭身上去。

    钱香浅浅一笑,回答:“嗳,过了元月初三的生辰,满十七虚十八。”

    进退有礼,不卑不亢,语气拿捏恰当,太妃一听,很是满意,从旁拿过铜暖壶,又轻拽了她的手,亲自为她暖手。

    “昭今年二十七了,与你差十岁,这个年纪的男人,最是会照顾人的。”太妃笑了笑,不动声色地探视钱香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钱香低眸含笑。

    来之前她母亲就同她说过了,入了睿亲王府,千万小心谨慎,话不能乱说,眼不能乱瞧,无论太妃说什么,都不要急着应下,答不上话时就不开口,只管笑就是了。

    钱府与睿亲王府从无来往,她不是傻子,没有那么天真以为黄太妃邀她赏梅,就真的只是赏梅而已。

    睿亲王至今未曾婚娶,十有□□是为了婚事。

    如今直白地拿年龄说事,意图也就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京中爱慕睿亲王的闺秀不少,惧怕他的人也不少,爱他的人都说他如何如何英明神武高大俊俏,怕他的人都说他如何如何心狠手辣命硬克妻。

    钱香自问对他不爱慕也不惧怕,单纯地只是对他这个人好奇,想要亲眼看一看,传说中的大将军王,到底是何等人物。

    是以当太妃提出往跨院书房去的时候,钱香并未拒绝。

    梅花赏完了,诗作也吟诵了,接下来就该看一看正主了。

    等去了书房,还没进院子,院里的小太监出来迎接,说昭往大花园梅林去了。

    话语中支支吾吾,倒像是掩了什么没说似的。

    太妃一愣,随即又找了个借口掉头往梅林去。

    “昭一向不爱那些花花草草,今日竟往梅林而去,倒是赶巧。”太妃拽着钱香的手,两人并肩而行,兴致勃勃,“说不定啊,他得知客人上门,所以才往梅林去的。”

    钱香羞涩一笑。

    太妃越看钱香越觉得喜欢。

    门第太高的,娶回来后怕人骄纵不省心,门第太低的,那就更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小门小户出来的,没几个能上台面的。是以像钱香这样的家世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父亲位居尚书之位,属于清流一派,品德正直。

    母亲出生世家,以贤惠著称,与京中各府的夫人关系甚好。

    钱香本人行事低调,名声甚好,又有才女之称,最重要的是,她长得好看,而且身子骨硬朗,以后生出来的孩子,肯定又好看又聪明。

    太妃已经迫不及待等着抱孙子。

    面上一如既往的淡定,脚下却忍不住加快步伐,想要探一探昭的反应。

    等快要走到园林外的时候,望见来喜和张德全等随侍的人侯在外头,一看便知昭在里头。

    太妃来了主意,拉了钱香的手,道:“我丢了个耳坠,想是刚才弄丢的,好孩子,你能帮我找找吗?”

    钱香心头里雪亮,面上道:“那我替太妃找找。”

    太妃指了指梅林,“我带人沿原路返回找一找,你进梅林里替我寻一寻,可好?”

    哪里能拒绝,稍微一迟疑那都算是敷衍懈怠,钱香当即就应下了。

    太妃想让她同昭“偶遇”,照做便是,横竖只当不知情。

    梅林。

    昭特意屏退所有人,为的就是想和幼清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两人踱步在梅下赏雪赏花,为她欢心,他提前做了好几首诗,此时一句句地念给她听,只说请她指点。

    幼清笑,“我不过是略识点墨而已,哪里敢指点,随兴之作,念得朗朗上口,听得顺耳,宣得情感,那便是好诗。”

    昭点头,“恩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停在一树红梅前,有一朵梅开得极好,她踮脚伸手去碰。

    白皙的脸,通红的梅,他忽地想起蘸墨在她脸上作画的事,一时痴了眼,喃喃道:“你若再凑近点,这梅花印在你脸上,便像是以前你脸上画的那些花。”

    她呼着白气,小脸通红,并不回应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伸手为她遮帽,手刚张开,有碎梅花瓣落下来,不偏不倚,正好夹在指间。

    他蜷了蜷手指尖,轻轻地将那半片花瓣印到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以前作画,便想着天天为你描花,如今你脸上没了红斑,想着能为你描一描眉也是好的。”他的手指游荡,隔空描着她的眉头。

    离得这般近,几乎都能感受到指腹下她肌肤若有若无的温度,只差分毫,却还是不曾落手触碰。

    “幼清。”他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幼清转眸相看,与他四目相对,“恩?”

    千万句情话堵在喉头。

    想要抱一抱你。

    想要亲一亲你。

    想要你重新接受我。

    不敢说。

    一句都不敢。

    如今到了这地步,他早已回过神,他们之间的关系,如履薄冰,稍一不注意,她便会彻底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连带着最后的同情,一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来。”

    他向来不习惯与人道谢,一句话说出来,生疏僵硬,以谢意代替情意,这样子才不会吓着她。

    他说得奇怪,她听得也奇怪,想了想,不知该回什么,只好装作没听见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没走两步,忽地听到脚步声匆忙往这边而来,幼清没注意,以为是哪个随从进林子禀事,埋头继续走。

    旁边昭却突然提高音量,颇为防备,“你是谁,为何擅闯梅林?”

    他眉头皱得紧,不是很高兴地看向不远处惊慌失措的钱香。

    钱香万万没想到昭身边有人,而且还是个貌美如花的绝世美人,两人并肩而行,昭又是那般深情目光,明显对其有意。

    她这样没头没脑地闯进来,破坏了他的好事,简直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钱香一张脸涨红,不敢自报家门,只想着赶紧离开,草草行礼,便慌忙逃走。

    幼清回过头,随口好奇一问:“那位姑娘是谁?可是你请的客人?”

    昭蹙眉,一口否认。

    目光往外探了探,想要立即招来喜质问,哪里冒出来的陌生面孔,竟敢打扰他和幼清赏梅。想了想,又怕招人来问,幼清心里不自在,好不容易得来的赏梅机会,不能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只得暂时忍下,想着待会再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他这边想着息事宁人,那边太妃却几乎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姑娘?哪来的姑娘?

    昭什么时候从府外带了姑娘?

    定是那个丑丫头!

    太妃当即气势汹汹地闯进林中,望见幼清的背影,更加气不可遏,冲到跟前,开嘴刚要说些什么,目光触及幼清的脸,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认错了人,看了好几眼,凝眉问:“连幼清?”

    幼清忙地福礼,“太妃大福。”

    太妃想要凑近瞧仔细些,被昭拦住。

    他隐忍着性子,将幼清牢牢护在身后,不好当着众人面说重话,语气淡淡的,目光直视太妃:“母亲,不曾想您也有这雅兴来此赏梅。”

    太妃一愣,实在是太惊讶了,回过神指着幼清,“你脸上的红斑呢?”

    幼清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倘若知道今日会碰着太妃,她肯定不会答应昭之邀的,太妃不喜欢她,她也不想给别人添堵,如今遇着这情况,谁心里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无论她怎么回答,太妃都是能听出无数根刺来。

    多说多错,不如不说。

    太妃冷笑一声,语气嘲讽,“好啊,原来你之前那副丑模样,都是装出来的!”她看向昭,“昭你看,这个丑丫头居心叵测,指不定就是谁府里派来的细作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56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