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垂眼,只当未曾听到。

    这样大不敬的话,听了也是罪。

    张德全自知一时口快说错话,脸上青白,幸得周围无人,这才放下心来,转头警告幼清莫乱嚼舌,领她往前头去,给掌事的秦嬷嬷相看。

    秦嬷嬷平日在府里与连氏有几分交情,见了幼清,道:“这不是姜大家的丫头么,怎地往这来?”

    张德全赔笑,说了句“茶水处空了个缺,先让这丫头顶上”,借个由头转身溜了。

    幼清刚想开口说自己是兽园的,做不来上差,秦嬷嬷上前拍了拍她的手背,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幼清顿了顿,知道这档子活计定是推不了了,若再推,那就是不识好歹,蔑视主子。

    方才撞见来喜和张德全讲话,张德全眼中的歹意,她瞧得一清二楚,如今已被人推至跟前,回头是死,不回头也是死。若真往茶水处当差,顶着这张脸往那一站,不消片刻功夫,定有贵人恶她。谁喜欢瞧个丑不拉几的姑娘?她光是什么都不做,往人前现身,就已经是种罪。

    幼清心中有些急,明知前头是死路,却不得不往前行,早知今日有这么一劫,打死她也不出帐篷,宁愿听鹊喜的絮语至耳聋,也比现在提心吊胆焦急无助的好上百倍。

    秦嬷嬷不急不缓地问了些话,幼清跳过撞见来喜和张德全讲话那段,将缘由一一道明,实在是急得没法子了,求秦嬷嬷:“能为主子爷出力,自是天大的福泽,只是我未曾做过这类细活,难免会出岔子,届时连累嬷嬷以及其他姐姐,我心里过不去,再则我这张脸……”她说着话,将脖子压低,几近哽咽。

    秦嬷嬷叹口气,“点了你便是你,张公公是内务府出来的人,关防院内除了大总管,往南一带都属他管辖,如今随扈而行,我们府里人路上用的吃的,都是他在打点,各处人员配备,皆由他负责。你也算是家生子,知根知底的,他点了你也放心。你待收拾收拾,这几天跟着人好好学学如何奉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眼睛往幼清面纱处瞄,终是不忍心,放低了声音,“实在不行,你拣旮旯角落处站着,叫了你再往前去。主子爷常和皇上同营,并不总是在帐中的,且旁人都想在爷跟前露脸,你安静待着,自有人抢着替你当差。”

    幼清自知多说无益,福礼谢她慰藉之言,不敢耽搁,转身回帐子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鹊喜听了消息,起初不敢相信,眼睛瞪得铜铃似的,拉住幼清,“真让你往前头伺候?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鹊喜当即蔫了劲,沮丧失望难过,言不由衷:“恭贺你飞上枝头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话,横竖都是奴才,没什么区别。”幼清回头看她一眼,认真道:“于你,这是喜,于我,这是忧,如若可以,我倒情愿将这差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鹊喜笑一声,掐紧手指,“说得轻巧。”

    幼清不再言语,收拾好东西,往秦嬷嬷那边去。秦嬷嬷点了个叫“崖雪”的,让幼清听她吩咐。

    崖雪肤白腰细,十四五岁左右,一班六人里,她是最出挑的。幼清比她大上几岁,却也老老实实喊“姐姐”。崖雪常在内院当差,不识得她,第一面见问:“你戴个面纱作甚?快摘下罢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看过来,目光里多有打探。这几班人,司衣司帷司舆的全在里头,为了这趟差事,不知使了多大劲,如今突然来了新人,不知底细,自是好奇。

    幼清只笑:“我面丑,怕吓着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多丑,到这来的,个个赛西施。”崖雪一边说着一边上手去掀,幼清欲捂住脸,却已为时过晚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。

    幼清左脸烫红,斑斑点点灼起一把火,一直烧到耳根,烧到脖颈,堵住咽喉,连呼吸都困难。

    崖雪尴尬地将面纱为她戴上,手有点抖,“是我的错儿,你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心里难受,嘴上却还得说:“是我吓着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撇开视线,这样绵软的性子,好戏唱不成,看了也无趣。

    崖雪拉她坐下,轻声问,“你如何就来了这里?”

    幼清笑,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处了几天,崖雪渐渐放下心来。幼清安静寡言,从不多话,一点即通,极有分寸。偶尔崖雪得了空歇息,看幼清练习上茶功夫,举手抬足,稳稳当当,看得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崖雪经不住仔细打量她,乌黑油亮的辫子,光洁白皙的额头,一对远山黛眉,一双晶莹清透的眸子,多好的人儿,可惜脸上长了那样的红斑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是因为幼清脸上长斑的缘故,大家待她和和气气。崖雪也喜欢同她讲话。

    这帐子里谁都有可能得爷的青眼,唯独她不可能。

    没了威胁,也就自然少了纷争。

    路上走走停停,到了千里松林,移至行苑,总算是暂时安歇下来。幼清夜间当值,并不入内,至丁卯时分,晨曦初亮,交班于他人,一连数天,倒比她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。无非就是夜间睡不好,得时时刻刻候着,以防夜间德昭唤茶喝。

    偶尔有那么一次德昭夜间叫茶,她递了茶,里头自有小太监来取,压根用不着她到跟前去。

    起初这夜间当值的特等差,是轮不到幼清的。因着之前当夜差的侍女被打发了好几个,有一个还挨了板子,半死不活的,如此这般,还有前仆后继的。

    来喜特意传话,亲自将夜间各差计当值的全部换了一批,幼清便被排到茶水夜事儿。

    当上差的人嘴巴严实,从不妄议,幼清待得无趣,便拿出一早备下的笔墨,专挑无人的时候画着玩。一张纸皱巴巴的,画了又画,夜间轮班时,凑到琉璃璎珞穗子宫灯下借光,画了个四不像。

    她似乎一开始就是会写字的,也不知谁教的,姑姑也从不提起。丹青却是从齐白卿那学的,学了一二分,只能乱涂乱画。

    这天崖雪说是头晕,无奈之下,请幼清代为上事儿。幼清自是应下。今日狩猎,随行的宫女侍女都到围场去了,难得有这般轻松的时候,茶房里就剩幼清一人,她发了会呆,俯在案桌一角,抽出张皱巴巴的纸,横一笔,竖一笔。

    待这次回去,她就同姑姑说白卿提亲的事。

    她已经是个老姑娘,她该嫁人了。

    帘笼被掀起,有人阔步而入,“哟,九堂哥府里的侍女就是不一样,还会作画呢!”

    幼清起身抬头一看,来人穿一身片金织团龙锻缺襟袍,头顶湖色罗胎纬帽,瘦长身材,年轻模样,怀里抱一只白猫,笑容肆意,往她跟前来。

    幼清忙地行礼,“郡王爷大福。”

    毓义本是来送猫的,前天他同德昭打了个赌,赌赢了,便将这猫放在德昭身边留两天。他从东边过来,没想到慢一步,德昭已经走了,遂往茶房来,如今见着幼清,认出她是上次同白哥一块的侍女,颇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面上不动声色,拿了画瞧,道:“这次倒知道爷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垂手站立,“奴婢愚钝,早该认出毓王爷的,上次在王府,多谢毓王爷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毓义放下画,对她的言谢并不在意,评这画:“……你再多练练。”

    幼清半跪下,“污了王爷的眼,奴婢该死。”

    毓义撩袍坐下,抚猫而笑:“别该死不该死的,快给爷递碗茶。”

    幼清忙乎乎地将一直备着的茶水端来,毓义喝了茶,将猫递给她,笑:“爷没找着你家主子,这猫就先放你这,待他回来了,你再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转身不由分说,就走了。

    幼清看着怀里的白猫,认得它就是白哥,一人一猫,大眼瞪小眼,竟有种久别重逢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等到傍晚德昭狩猎归来,来喜和张德全也回来了,幼清不敢耽搁,将猫抱过去,在门口碰着来喜,像看到救星一般,将下午毓义来找的事一一说来。

    她虽急,话却是一句句缓缓地送到人耳里,叫人一听就明白,来喜看了看她怀里的白猫,也不敢真的就这么将猫抱进去。

    王爷一向最是厌恶这些小猫小狗的,捧了进去,没得发了脾气,他跟着遭罪。又因着是毓义亲自送来的,不好让人退回去,来喜仍在想法子,屋里头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,“谁在外头?”

    幼清当即看向来喜,来喜转了转眼珠子,指了指里头,索性让幼清抱猫进去,“主子唤你呢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顿,还欲说什么,来喜已经撩起帘笼。

    没得退路,幼清一咬牙,只得抱猫而入。

    四盏扇形宫灯高悬,手臂粗的蜡烛数十只,室内光亮如昼,静悄悄的,只听得烛芯偶尔呲呲的一声。灯下一人独坐,姿态从容,右手里拿本书。

    德昭刚换完衣裳,如今穿一身绛色宁绸袍,面容肃穆,端坐看书,头也不抬,只等着来人开口回话。

    幼清福了礼,不敢往上头看,有些紧张,话却说得稳当,“回爷的话,奴婢是茶房的,今日下午毓王爷送了只猫,说是给爷的。”

    德昭闻言,抬头一瞥,先是望见一只圆滚滚的白猫,再是瞧见抱猫的人,一袭绣竹青面纱,随即入目一双黑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随扈侍女里戴面纱的,约莫也就只一人了。

    德昭微微拧眉,视线在她面上扫了遍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出声,她就一直在旁站着,白哥体胖,被毓义养着,又肥了几斤,抱了片刻,幼清手臂泛酸,却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德昭翻了页书,沉吟问:“伤好了?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幼清心里砰砰直跳,电光火石间回过神,会出他话里的意思,当即轻声回道:“回爷的话,伤好了,多谢爷的恩典。”这下好了,真真切切算是到跟前谢了恩。

    德昭又道:“是谢赏你板子,还是谢赏你大夫?”

    幼清胆战心惊,跪下回话:“爷赏的,自然都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倾身,白哥跳出去,正好跳到德昭脚边。

    幼清攒紧拳头,几乎屏住呼吸,只恨不能立即将猫逮回来。

    德昭面无表情,眉眼冷峻,往下垂了视线。

    白哥拿脑袋蹭了蹭他的袍角,软绵绵地叫了声“喵――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五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