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60|8.8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她想要出口解释,抬眼正好望见对面他欣喜若狂却又极力抑制,小心翼翼揣着眼神朝她探。

    他一个二十七八的大男人,在她面前,就跟个十七八岁的青涩少年似的。

    “幼清……我……我保证,以后就只这样,绝对不逾越界限。”他太激动了,声音里带了颤,“只要你愿意,我们可以一直一直这样下去。”

    终于……终于等到她重新迈出第一步。

    他曾想过,要等一年、两年、又或是十年,无论等多久,他等得起。只要她不推开他,只要她愿意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他一定、一定会比以前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怕她反悔,怕她说出什么解释的话,他急急起身,不敢多待。

    自欺欺人也好,横竖她说了“以后都这样挺好”,他就记到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别的什么都不想听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他动作太突然,幼清想起案上还放着他的大氅,拿起往外追,“衣服还你。”

    他松一口气,以为她追出来要说什么决绝的话,拿了衣服:“你进屋罢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调头继续往院外去,身后传来她的一声喊。

    昭心一悬,回头看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望见他面容僵硬,有意逃避似的,“我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听什么?”她有些犹豫,“你不要梅花了吗?”

    昭一懵。

    “梅花啊,要,我以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幼清眨眼看他,“以为什么?”

    昭抿嘴淡笑,挥挥手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重新披上大氅,拿了两株修剪好的梅花,骑在马上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幼清倚在门边,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最终……还是没能将话说清楚说明白。

    他时不时回头看她,眼神殷切而欢喜。

    “进屋去罢!”

    幼清脸一红,缓缓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脚踩在白雪上,一走一个脚印,原路沿着刚才的脚印返回,低头望得旁边他宽大的脚步印。

    幼清停下来,站在院子中央,使劲晃晃头。

    不想了,算了,就这样罢。

    晚上一家人吃饭,幼清思来想去,决定向连氏讨主意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的心思和想法一说,连氏当即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怕自己这样含糊不清的,到头来反倒害了他。”幼清凝眉,“姑姑,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连氏叹口气,握了幼清的手问,“你老实和姑姑说,你对他,到底是讨厌还是喜欢?”

    幼清惦记着连氏以前说过的话,爱谁都行唯独昭不能爱,是以回答的时候,稍微顿了顿,怕自己说错话,干脆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连氏何曾想过要让她到昭身边去,只恨不得这两人离得越远越好,只因德庆同她吩咐,说尽可能地撮合这两人,切莫阻挡。

    德庆的意思她明白,复仇的事,幼清躲不过。

    连氏咬牙道:“你既然狠不下心,那就顺其自然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怔,本以为连氏会出言训诫,让她快刀斩乱麻。如今却说这样的话,竟让她不要拒绝昭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姑姑……”幼清好奇,“从前您不是不赞同我和他一起的么?”

    连氏索性将违心的话说到底,“你可以和他亲近,但是最好不要动真心。他爱你,可以,但你不要爱他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“若要接受他,定是要爱他才行。若是不爱他,那就不能接受他。我一不图他的权势,二不图他的钱,如今出了王府,恢复良民身份,没必要委曲求全,惺惺作态,假装爱他。”

    连氏噎住,知道她误解了她的意思,想要开口解释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想来想去,最终叹口气,无奈道:“随你自己的心意罢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起来她自己也还没想清楚。

    昭待她好,她看在眼里。可是一想到接受他之后,他在她跟前说情话,做情人间该做的事情,她就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之间还有那么多的问题和鸿沟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她抿抿嘴,不想了。

   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

    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    ・

    十一月末的时候,皇后突然请太妃入宫。

    皇后萧氏,出身名门望族,从小与肃帝一块长大,十三岁那年被皇太后许配给肃帝,十五岁成亲,从此与肃帝风雨同济,算得上是患难与共的夫妻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妻子,肃帝尽可能地给予她应有的宠爱和威严,皇后萧氏,是后宫所有女人仰望和羡慕的存在。

    两人落座,一番寒暄之后,皇后点出此次召太妃入宫的意图。

    原来是皇帝要为昭择亲,前年拖了,去年也延了,今年却是不能再等了,说什么都要为他选一个。

    “不管挑谁,横竖得睿亲王自己喜欢才行,我的意思,是借由办灯会的由头,让京中适婚闺秀集齐一堂,让睿亲王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提议,太妃很是满意。她正发愁为昭选亲的事,皇后此举,无异于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她答应过昭,不插手干涉他的婚事,但是这并意味着别人不能插手,比如说皇帝,比如说皇后,君臣有别,就算昭再怎么想娶连幼清,到最后肯定也是会屈服的。

    她不用扮黑脸,又能轻松解决昭的婚事,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往跟前送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端庄一笑,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灯会的消息一出,因是皇后吩咐的,是以京中各家闺秀齐齐出动。有人猜测是不是为了睿亲王的亲事,但也没敢明说,只当是寻常游玩。

    一时间,灯会的事就变成全城盛事,京中六品以上的官胄之家,人人都想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皇后的帖子送来时,钱香正好在园里同幼清修剪花花草草,两人聊得投缘,钱香丝毫不摆千金贵小姐的架子,幼清呢,别人对她好,她就掏心掏肺,两人处得毫无拘束感。

    “灯会可热闹了,你去不去?”钱香甚至热情。

    幼清想了想,摇头,“请的都是达官贵胄,我去好像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钱香笑:“有什么不好的,就这么定了,你陪我去,不许反悔啊。”她说这话也没多想,纯粹想带幼清去凑凑热闹,她不是很喜欢和京中那群贵女相交,五句话里有四句说不到一块去,还不如和幼清一块,身边带个人,也有理由随时离开。

    况且,那日在府里,睿亲王对幼清的情意,她一一看在眼里,笃定幼清以后定是睿亲王的人。

    与其做情敌,不如做朋友,心有所属的男人,她也不想去招惹。

    钱香这样热情,又缠又黏的,幼清无法婉拒,便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灯会前一天,昭到姜家送东西时,正好遇上钱家的随从。

    钱香想得周到,特意送去量身定做的一套新衣裳,暖白裘的料子,正好一人做一套,准备着明日穿去参加灯会。

    钱家侍从不认得昭,看见姜家院子外那么多侍卫,又见昭面容威严,吓了一跳,大气不敢喘,恨不得放下衣裙就走人。

    昭扫了扫,眉头紧蹙,问:“你是哪家的奴才,送什么来的?”

    小侍从战战兢兢的,“奴才是钱府的,替我家主子送衣裙给连姑娘。”

    昭大为不悦,“哪个钱府?”

    恰逢幼清从小厨房端茶出来,见屋里气氛剑拔弩张的,昭杀气腾腾,对面小随从吓得腿都要软了。

    当即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钱家随从见了她,跟见着救星似的,“连姑娘,主子差我给你送衣裙。”

    放下东西,告辞请福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幼清翻了翻,见里头是一套新做的衣裳,不由地感叹钱香的心意,面上微微一笑,小声呢喃:“她倒是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昭几乎快要炸开锅。

    气得脑子胀痛,太阳穴突突直跳,偏生不敢在她面前发火,小心拉了她的衣袖,冷着脸问:“谁给你送衣裳?”

    幼清放下衣裙,抬眸见得他眼里委屈愤怒的神情,恍然大悟,知道他定是吃味了。

    “是姑娘家,不是男子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60|8.8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