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61|8.8|城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――

    一听是姑娘家,昭神色有所缓和,心满意足地端起茶继续喝,随口问,“是哪位姑娘?”

    幼清侧头看他,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昭动作一顿,茶也不喝了,两眼探过来,愤愤不平,带了点沮丧,“果然……是男子送的么?”

    他紧握拳头,眸子里几乎快要喷出火。

    是谁、谁敢这么大胆,给他的人送衣裙?

    一瞬间,他已经在脑海中想过无数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是钱家姑娘,上次在王府见过的那个。”她无奈地叹口气,双眼一抬,盯着他问:“倘若是男子,难不成你想杀人么?”

    被她说中了心思,昭怔了怔,移开视线,面不改色心不跳抛出句谎话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想起什么,他问:“钱尚书家的姑娘,你同她来往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幼清道:“她人好,我和她聊得来,明日有灯会,我同她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昭大惊失色,“你要去灯会?”

    皇后的意思,太妃已经和他说过,皇帝那边也有所示意,这一次的灯会,指明了就是让他择亲的。

    他早就已经想好理由,随便什么都好,反正灯会他是不去的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……明天她要去灯会。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往嘴里塞一块杏仁酥,腮帮子鼓鼓的,“这几天闷得慌,正好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临近天黑的时候,姜大和连氏快要回来,昭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幼清照常出门送他。

    “明日出门,记得多穿点。”他心情不错,说起话来都透着笑意。

    幼清应下,想着也该说些什么回应他的关怀,半天,语气僵硬地吐出一句:“你……你多注意休息,莫要太过劳累。”

    昭心里似有千万朵梅花齐齐开放。

    灿烈如阳,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都有好好休息。”他凑近半步,讨好似的,“所以你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没……没担心啊。幼清垂下视线,要不要出声解释一句?

    正犹豫着,他已意气风发地骑上马,挥手朝她告别,“我走了啊!”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幼清抬手挥一挥,“嗳!”

    才半晌的功夫,夜幕已黑,天色浓浓。

    幼清步子轻松往屋里去,不知怎地,心里莫名地……有股愉悦感。

    就这样……确实挺好的。

    他的亲近点到为止,她也不用太过忧虑。

    喝喝茶说说话,细水长流地处着,她尽可能地将他当成一个寻常男子来对待,只要他不像以前那样逼她,他们……他们也可以处得很好。

    情人也好,朋友也罢,只要相处舒服,没有负担,那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晚上昭回去,太妃已经在跨院等着。

    “明日的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去看一看的。”

    太妃愣住。

    她绞尽脑汁准备了一堆话,为的就是说服昭明日能去灯会看一看,本以为昭会拒绝,没想到她还什么都没说,他就一口应下了。

    她有点不太敢相信,试探地问:“昭,明日真的去么?”

    昭点头,语气淡淡的,“难道母亲不想让我去么?”

    太妃大喜,“不,你能去自然最好,我怕你觉得勉强,所以才多问一句的。既然如此,你早些歇息。”说完就走,生怕多待一刻,他就反悔了。

    太妃走后,昭命来喜备衣袍,想着幼清今日拿到的那身衣裙,挑了套与之花纹颜色相近的衣袍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太妃不放心,又亲自往跨院去。

    昭洗漱更衣完毕,正好在吃早饭。太妃坐下,语重心长地嘱托:“这次的灯会,不一定就要立马将人定下来,你就当是去游玩的,瞧着谁顺眼,心里记下,后面的事情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只要心里有个人选即可。到时候皇后和皇上那边,我去游说,你慢慢来,不急啊。”

    既然前头有皇后皇帝挡着,那她就唱个白脸,昭性子倔强,非要逼起来,他肯定不愿意就范。还是这样好,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说不定他就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昭喝一口豆汁,面无表情,“母亲劳心了。”

    太妃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就这么顺利地进行着,没想到,人算不如天算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。

    “幽州刺史递了密折,一路加急,皇上请王爷速速进宫议事。”

    昭一愣,不容多想,匆匆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太妃僵在原地,内心惆怅,半天叹出一句:“……罢了。”国家大事跟前,儿女姻缘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这厢,钱香接了幼清往灯会去。

    前几日她送了本李清照的诗词本给幼清,一路上,两人讨论诗词,说完这个说那个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等会我们比猜灯谜,若是输了,就罚你到我府上过夜,若是赢了,我就将我的闺房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幼清抿嘴笑,“说来说去,不管我赢也好,输也罢,横竖都是要去你府上过夜,这可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钱香挠她,“有什么不公平的,你若来,我甘愿通宵为佳人添香点灯,唐诗宋词,当吟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幼清笑:“我读书不如你多,到时候你得教我作诗才行。”

    钱香一口应下,越看幼清越觉得喜欢。

    她知道幼清以前的身份,睿亲王府的丫鬟,管过人整过账,说起来也不算是普通丫鬟。一般而言,府里这种有点权势的丫头,最会趋炎附势,但幼清不同,她落落大方,该说什么说什么,完全不做作。且她通音律懂诗词,除了丹青略微糟糕之外,完全和官家小姐没两样,甚至,她身上那股子气质,一般官家小姐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不禁怀疑,幼清当真是丫鬟出身么,怎么看怎么不像啊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人喊钱香的名儿,四五个穿戴奢华的姑娘走过来,先是同钱香打了招呼,而后又将视线转到幼清身上,一个个子略高的姑娘开口问:“这是谁,以前从未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钱香笑,挽了幼清的肩膀,“这是幼清,我新交的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对于长得好看的陌生姑娘,大家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“北京城竟有这样好看的妙人儿,到底是哪家的俏姑娘?”

    幼清正欲回答,旁边钱香却抢先一步开口,“瞧你们喜新厌旧的,光顾着问新人,也不问问我这个旧人,可想呐,你们都是群没心没肺的,才数月不见,就已经将我抛到脑后置之不理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起哄,上前笑她。

    钱香趁势将幼清带离。

    等到了无人处,钱香这才放开她,笑:“你这个傻姑娘,她们问你什么,你就真准备回答么。”

    幼清眨眨眼,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钱香带着她继续往前,“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些人,平日里最会捧高踩低的,你生得美,她们挑不出刺,便只能从你的出身入手。应对她们的最好方式,那便是不搭理,问什么都不要说,你端得越高,她们就越不敢放肆。”

    幼清点点头,“与人交往,原来还有这么多学问。”

    钱香凑近,笑声如铃,暧昧一句:“总归你以后是要学会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“啊”一声,来不及细问,钱香已经带着她往热闹地去了。

    今日到场的,身份最高的便是南阳郡主,次之则是丞相胡家的二女儿。

    南阳郡主平日里性情高冷,被人追捧惯了,不怎么爱说话。胡二姑娘是个寡言少语的,两人凑一块,往红灯笼下猜灯谜。

    钱香和幼清正好也在,四人一起慢悠悠地猜灯谜。

    刚开始幼清猜得慢,渐渐地开窍了,猜起来又快又准。

    南阳郡主这才抬起正眼瞧人,问,“你叫什么名儿?”

    幼清先是看看钱香,钱香使了个“大胆回答”的眼神,幼清柔声道:“我叫幼清。”

    南阳郡主点点头,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灯谜猜到一半,人有些乏,四人往亭子里坐着歇息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恰逢旁边正好有人路过,嘴上说着:“听说今天睿亲王要来,今日的灯会,实际上是场择亲会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61|8.8|城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