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65|第六十五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幼清新搬入的院子在府宅北面,离德昭的院子相隔甚远。

    像是有意证明自己的坦荡与真诚,德昭藏住自己所有的私心,尽可能不让她想起之前在府中那些不愉快的经历,屋子隔得远,人隔得远,甚至忍着十天不曾去看她。

    如今她重新入府,他愈发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“只做正经使女的事。”她入府前着重强调的话在耳边徘徊,他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她是怕,怕他又像以前那样糟蹋她。

    毕竟,他反复毁约过数次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王府,四方石墙一围,插翅难飞。她鼓足勇气才敢重新踏入此地,他不能再让她害怕。

    忍了约莫半月,熬得相思难耐,心里头纠结,想去见又不敢去见,打发人去那头屋里探,看她有没有事找他,怕心思泄露,特意嘱咐了一个小太监,小太监再使唤更小的太监,隔了几层关系,天天往那屋里瞧。

    幼清在屋里,天天算着陈年老账,一个劲地卖力干活,早日报恩,压根就没有闲心管其他的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事找他。

    德昭急呀,面上不说,心里头急躁,每日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中午传膳,满大桌搬进屋,退膳时原样返回,来喜撩了撩拂尘走出屋子,张太监佝偻着背跟上去,“人都进府了,王爷何故不开心,米饭都没扒拉几颗,这要传到太妃那里去,还不得扒了我们这些做奴才的皮。”

    来喜拍拍了张太监的脑袋,“你小子懂什么,没根的人,哪里晓得这男女之间的旮旯事。”

    张太监趁机拍来喜马屁,又道:“师父您总是说,我们做奴才的,得为主子尽心尽力,喜主子之喜,愁主子之愁,总得让王爷舒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来喜指点他:“那边屋里头的,是菩萨,是宝贝,你甭想打主意,你要让人凑过来,王爷指不定怪你坏事,你呀,只能从这边屋里入手。”

    张太监眼睛圆溜一转,懂了他的意思,当即鞠一躬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正好是黄昏日落夕阳无限好,张太监自姜家而回,跪在德昭跟前,道:“启禀主子,奴才今日出府,自姜家门口而过,因念着幼清姑娘平日待奴才的好,又听闻姜大生病,是以入门探望,顺便捎了封姜大的亲笔信,说是要交给幼清姑娘,让她莫要忧心。”

    之前姜大虽救了回来,却一直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状态,人跟废了似的,没个好歹。幼清入府十余天,逢月末才能出府,不想坏了规矩,就等着月末去探。又因为姜大救了回来,所以也没那么担心。姜大彻底清醒,并且还写了信,这倒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德昭正好缺一个合适的理由去见人,既不做作又不刻意,借着姜大清醒的事,这理由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拿了信,难得兴奋,欢喜地拍了拍张太监的肩膀,“去,往前头开路去。”

    张太监心领神会,脚刚迈开一步,又被人叫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留这,爷自个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一阵风似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揣着信,心思忐忑快步而行,他想着她的脸,想她眼中流转的眸光,想她轻声细语温柔模样,心中紧张,想着该和她说什么,怎么说,动作如何,手往哪放,眼往哪看,细微末枝,皆数要在脑子中过一遍才能稍解慌张。

    行至小院子前,望得天边红霞大朵盛开,一染而铺,院里的奴仆皆被他悄声打发,缓步来至屋前,手捏一封信,尚未做好准备,深呼一口气,不敢直接进屋,绕至东面,立在树下,整袍捋发。

    一颗心总算静下来,转身欲往屋中而去,一抬头,却忽地望见对面窗户下的人影。

    这一棵海棠树,正好对着她的屋子北面,他竟未曾注意到那一扇大开的窗户。

    德昭下意识顿了顿,屏住呼吸快速往那边瞄一眼。

    窗棂浮动佳人影,她趴在梨花桌上睡着了,一双白嫩玉手枕酣颜,乌发垂腰间,鬓间一枝银蝴蝶簪扑闪,黄昏风过,树叶婆娑,德昭站在那,心跳如雷鼓声。

    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前而行。

    挨得近些,再近些,贴着身子往前倾,一墙之隔,她对于他唾手可得,却又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她乌黑鬓发隐隐散出海棠花的香气,抹了发油,他却下意识觉得那香味是从她肌肤下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只恨不得能凑近嗅嗅。

    动作停顿,他想起什么,恐怕唐突了佳人,当即站直身子,往后退了一步,嫌太远,又往窗前挪半步。

    这一眼,便是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晚风吹晕红霞,暮色渐染花树,窗头青衫倚。

    幼清睡眼惺忪,缓缓抬起头,目光触及窗外站着的人,有那么一瞬间,以为自己看错,愣了好一会,反应过来的瞬间,当即垂下眼眸,声音柔柔的,“王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简单四个字,犹如仙乐丝弦,听得人耳朵都软了。

    德昭朝她点点头,转身从侧窗迈入屋内,掀幡帐,撩珠帘,一步步,终是来到她身旁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送信,姜大托人递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她接了信,并未着急看,而是按照王府规矩,执壶为他沏茶。

    德昭将目光从她身上,亦可能藏住内心的兴奋,打探屋内摆设,压低声音,轻描淡写:“住得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关心,我住得很好。”幼清恭敬将茶递过去,宽袖下露出的一截子皓腕如凝霜雪。

    德昭余光偷瞄几秒,而后又快速移开,“你先看信,不用顾我。”

    幼清这才坐下来拆信,认真看起来。

    神情由淡然变成喜悦,看到最后一行,她眼底的欢喜几乎满得溢出。

    德昭假装不知情,问:“信里说了什么,你这般高兴?”

    幼清前倾,指着信上忸怩的字,笑道:“姑父说,他现在已经完全好了,昨天还去花地里栽树了。”

    德昭放下茶杯,“你们家这般景况,不如雇几个人,专门栽花种树,你姑姑姑父在旁盯着即可。”

    幼清摇摇头,小心翼翼地将信折起来,放入木匣收着,回身道:“我们家的银子都花在买花地上了,之前看诊的花费大,家里基本没剩几个铜板,只能管个温饱,雇不了工人。”

    德昭当即道:“你要多少银子只管同我开口,不,不用向我开口,你直接去账房拿,缺多少拿多少。”他的语气非常焦急,生怕她不领他的好意,“干脆这样,府里的银子都交到你手里,你来管。”

    幼清哪里肯应,她看帐算账就已经够耗费心力,若再接管银子的事,当真就要累死了。

    她委婉告知他,她能力有限,做不来这事,也不能应这事。

    “是我考虑不周。”德昭只好将话收回,这会子脑子清明了,知道她肯定不要他的银子,遂想换种方式相助。“祁王府和郡王府在城西建宅子,两家都需要园林布置的花树,按一贯的规矩,都是现付一部分定金,你家拿着这份银子去雇人正好。”

    幼清微微皱眉,“我家做的是小生意……”

    德昭道:“我替你们作保,只管让你姑姑姑父放手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若再婉拒,颇有几分不识好歹假做清高的意思,幼清思考数秒,而后大方应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王爷。”她的腰软软的细细的,弯下去行礼时,身姿柔美温婉。

    她不再拒绝,他很是高兴,忍住嘴边的笑意,和她继续聊家常。

    十几天来,为了这次见面,他已经幻想过千遍万遍,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恰当而温柔,烛光摇摇,蜡滴案畔,一晃神,时间已经过去许久。

    幼清内心惊讶,他从未同她有过这样耐心的对话,没有刻意的讨好,也没有让人不适的觊觎,这样的相处,让她依稀回到了过去,还没有遇见他之前,她和旁人嬉笑聊话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没有男女之间眉来眼去的爱慕,没有主仆之间不可逾越的阶级,只是一场普通平淡的聊话。

    这感觉让她心安。

    婢女进屋问膳时,幼清下意识往德昭那边看了眼,德昭不想让她尴尬,连忙道:“我回屋吃。”

    她欲言又止,声音细细的,“我原本想说王爷不嫌弃便留下……”

    德昭一怔,立马撩袍坐回去,正经脸:“我想了想,回屋吃太麻烦,就在这屋吃吧。”

    侍膳的侍女们纷纷掩嘴笑。

    佳肴上桌,热气腾腾。太久没有和她像今日这样一同用膳,两个人都是开开心心的,德昭心中暗想,回去得想法子让姜大多写几封平安信才行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回去时,德昭的脚步轻快而兴奋,一晚上赏了张德全好几条金砖,连同跨院上下的人都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姜大的信来得越来越多,德昭往幼清屋里去得越来越频繁,每次去之前,那天早上就会起大早,一遍遍琢磨今日与她见面要说的话,每一个字都是精心筛选,有时候不确定,便会事先与来喜练习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不对,她说话时眉毛会微微耸起,耐心倾听时,眼睛会比平时瞪大一些,嘴角永远是微笑上扬的,还有她的手,手总是叠在腰间,说到高兴时,便会抬手捂嘴笑。”

    来喜无可奈何,只得下苦功夫窥得幼清神情,幸得他机灵,到后来也学了个三分像。

    德昭却越看越不满意,索性让他拿帕子捂住脸。

    来喜不堪烦恼,小心翼翼提议:“不如挑个侍女……”

    德昭冷笑,“从前一个玉婉就已经够受的,你还想让爷再惹上一个?”

    来喜吓得不敢再说,以为他要大发脾气,临出屋时,却听到他嘴上嘀咕:“她是个好强的,激将法不管用,宁可停滞不前,也再不能做错事惹她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来喜一笑,只当做没听到,默默跟上去。

    四月底的时候,毓明要到府里拜访,平日一向都是毓义入府游玩,毓明与德昭并不十分亲近,他难得开这个口,德昭虽然好奇,却并未婉拒,只说让他来便是。

    嘴里这样随口一说,相应的礼节却还是该有的。

    毓明百般解释,只是随兴一访,让德昭不用太过放在心上,更不用请动老太妃,届时他递了帖子,直接一顶软轿入府即可。

    “说是带女眷,总得有个人接待才行。”和往常一样,他将信送到东屋。

    幼清抬眼,直接挑明:“爷想让我接待那家女眷?”

    德昭有些紧张,问:“你愿意么?”

    她若说不愿意,他决计不会强迫她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问出来,他事先忐忑许久,怕因为这事与她又生间隙。

    女孩家心思多,多顾及一些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幼清语气淡淡的,“食君之禄担君之忧,我自然是愿意的,只是怕准备不周到,冒犯了客人。”

    德昭一颗心放下,笑得灿烂,“在我的王府,没有你冒犯人的,只有客人冒犯你的,尽管放宽心,这些杂事我自会派人安排妥当,你人到了即可。”

    他话说得夸张,她听着却不如以往那般抵抗,垂眼笑了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65|第六十五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