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众人闻言,皆知趣退下。

    幼清本来没觉得如何,只是心头稍稍一震,毕竟不是每天都有随德昭同游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一次是偶然,两次便是有意的。

    来喜扫她一眼,幼清望见那眼神,里面仿佛含了点得意,像是在说“你果然不负所望”。

    幼清一张脸涨红。

    入了林子,德昭骑马晃悠悠地前行,往下一睨,“那晚爷说过要赏你,带了你入林子打猎,就算是作数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轻轻应下,并不觉得有多荣幸。

    左不过是他的一时兴起,哪里就是真想着要赏她?

    入林打猎,还不如拿了银子赏她。

    从稀疏枝叶中透过的光明晃晃地照着,一个脚印一个光斑,他一袭金甲轻铠,眼儿稍稍挑高,双腿勒住马背,“瞧你这样,倒不是很乐意。”

    幼清想,她只一双眼睛露在外头,哪里就能瞧出乐意不乐意了,定是他今日心情不好,见什么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缓缓而答:“爷赏什么,奴婢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德昭没说什么,驰马跑起来,丢得幼清在原地。

    幼清一怔,只得牵了几头猎犬往前追赶。

    人只有两条腿,马有四条腿,追至一半,实在没了力气,晕天眩地的,眼冒金星,弯腰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赏,分明是罚。

    那四只猎犬经她手照料过的,识得人,围在她身边,也不往前跑,只蹭着她的腿肘子。

    还不如伺候畜生呢。

    幼清蹲下身,抚着猎犬的脑袋,准备稍作歇息。

    往四周一探,见林中茂密,路径窄小,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,再胡乱跑下去,只怕得迷路。

    更甚的,怕是连林子都出不去。

    幼清同那府里那只养了最久的猎犬说话,“素日里你最是聪明的,今儿个可得替我找出条路来,这天要是黑了,野兽出没,我可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她煞有其事地做出扑腾的动作,仿佛要让那猎狗知晓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身后一个低沉声音传来:“放心,你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幼清下意识转身,往上仰视,光斑耀眼,德昭面无表情站在不远处,他牵着马,像是走了段路,袍角沾了灰,脚步沉稳,朝她而来。

    幼清又一次细瞧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脸不白,透着风吹日晒后的小麦色,而常年征战沙场的艰辛,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,他仍是个养尊处优的人。

    隐去了王爷身份,往人前一站,他也有天生骄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天底下面容俊美至此的男子,恐怕找不出几个了。更何况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令人无法忽略的男子气概,令人有躲在他麾下即可一生无忧的向往。

    难怪府中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想尽法子涌上去,见了他就跟饿狼见了肥肉。

    睿亲王德昭,一块无人享用的大肥肉。

    将眼前人同一块肉联想起来,便显得格外滑稽,幼清忍着笑意,乖乖福礼。

    他瞥她一眼,招了招手,示意她跟过来。

    林间,他牵着马,她牵着猎犬,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她的步子很轻,游影似的,让人几乎察觉不到她的存在。德昭用余光去瞄,一点一点地打量她,瞧了额头瞧眼睛,再往下便瞧不见了,视线往下,瞥到她的一双手。

    雪白肌肤,手指修长,指甲透着粉,像是浮在水上的桃花瓣,小巧可爱。

    宋阿妙也有这样一双纤白的手,她爱染蔻丹,小小年纪,手涂得鲜红,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德昭望怔了眼,待回神收敛,忽地瞥见旁边人悠闲自在,明明知道了他在瞧她,却不躲不闪,没有一丝害羞怯意。

    仿佛笃定他不会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换做他人,只怕早已暧昧得小鹿乱颤,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幼清觉得他看得太久,那目光分明已不是方才那般迷离失神,如果说他刚才看的是别人,那么他现在看的,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幼清定了定,规规矩矩问:“爷,还往前走么?”

    德昭也不回答,只看着她,嘴角微挑,道:“你这性子,沉稳得很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嘲是讽,幼清权当是夸她的了,荒郊野外的,她可不想来虚伪请罪那一套。

    这人,眉目坚毅,说做就做,很有可能顺着她的请罪之辞,将她就此撇下。

    幼清只道:“谢谢爷的夸赞。”

    德昭停下脚步,转过身,大大方方地盯着她,问:“你不怕?”

    男女之间,能怕什么,无非那点子扯不清的事。

    幼清答得甚是轻巧:“奴婢怕不怕倒是其次,重要的是爷怕不怕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是仗势欺人,她这是仗丑驳嘴。

    不怕你看,就怕吓着你,话中含义,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德昭从未见过她这样的,说起话来毫不含糊,哪有半点女儿家姿态。目光一敛,薄唇微抿,双手搭在身后,拇指摩挲玉扳指。

    他略微一低头,光斑照在脸上,显出侧面棱角,英俊伟岸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知趣的。”

    幼清张嘴又要毫不谦虚收下这一声夸。

    缓缓听得他话锋一转,跟刀子似的,一句话剜过来,“只是,太知趣了点。”

    幼清心生委屈。

    真真是半点都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多说多错,不说仍是个错。

    德昭在一旁瞧着她,抽出手指着她的眼睛道,“怎么,要在爷跟前落泪?”

    噎得幼清生生将眼泪憋回去,两颊红透,握住绳鞭的手绞在一起,想要说些什么,又不敢说,好不容易松下来的心,此刻又悬起来,掉在嗓子眼,升不上去落不下去,膈应得难受。

    说他欺负人么?他是王爷,高高在上,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她,欺负?这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听得蛮子那边,有买了奴仆的人,稍有不顺心,便将奴仆杀了炖了,甚至食其肉,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前些年她在兽园过得太逍遥自在,凡是先甜,总要后苦的,老天爷这就给她送苦的来了。

    幼清想,待她有朝一日入了地府,定要问问阎王爷,大好的人间,为何要分出主仆来,人人自在友爱,岂不天下太平?

    德昭见她这般姿态,只瞧得了她纯澈的眸光,透着点愤慨,两只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,免不得想要瞧瞧她的面容,该是怎样一副委屈的神情。

    猎犬忽地吠起来,躁动不安,幼清低下腰去安抚,暗自想道:终究还是黑乖乖们念得她的好。

    林中树叶随风沙沙作响,不知从哪里飞出一只蝴蝶,五彩斑斓的翅膀,颤颤扑着,蓦地停在她的鬓角边。

    孤蝶小绯徊,翩Q粉翅开。

    德昭心下一顿,不由自主地俯腰捞起她的下巴,一只手作势就要去摘她的面纱。

    幼清一愣,瞧着他这不容拒绝的范,不知怎地,忽地想起齐白卿来。

    齐白卿喝醉的眼以及那双颤颤巍巍捧着她脸蛋摘面纱的手。

    待她回过神,已经下意识后退,躲过了德昭伸来的手,身子一倾,失了重心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蝴蝶惊慌飞入深丛。

    幼清一下子猛地回过神,完了。

    想起坊间对他的形容:杀人如麻,冷血无情。

    她竟如此大意!

    屏了气息,小心翼翼往上瞧,睨得德昭站在那里,身姿挺拔,面容淡然,下巴微抬,并没有透出几分恼怒成羞的意味。

    纵使他将她视作旁人的替代品,这也并不代表,她能给他脸色看。

    幼清身体里那点子可怜的自尊心蓦地抽离,犹豫着要不要重新上前让他掀一次面纱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舍不得死。

    咬咬牙,梗着脖子,“爷,再来一次罢。”

    德昭牵嘴一笑,语气嘲弄:“谁稀罕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却还是伸出手扶她一把,“瞧你这样,真以为爷喜欢你么?”

    幼清一边摇头,一边狼狈地站起来,挨着了他的手,只觉分外灼热,自指尖蔓延开来,一路烧到耳朵根。

    像是记忆出了差错,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德昭回身牵马,准备出林子。

    幼清眼拙,竟觉得他离去的背影这般落寞,一如他方才看她的眼神,既渴望又无助。

    她窥得他少有的柔软。

    尽管这份柔软,是给另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只瞬间,幼清追上去,细着嗓子道:“爷,无论是谁,得了您的钟情,定会欢喜雀跃。”

    她在安慰他。

    这样笨拙的讨好,她竟也拿得出手。

    德昭不免觉得好笑,转身欲开口,望见她张着双亮晶晶的眼看过来,不知怎地,觉得她面纱下的脸,此时此刻,定是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真是既天真又愚蠢。

    想说的话,此刻出了口,已变作另一番话:“马屁精。”

    得了他这三个字,幼清便放了心。

    马屁精就马屁精,多少人想当还当不成呢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耀眼烈阳已褪,落日余晖散落枝头。

    说好的打猎,倒成了徐行林间。

    德昭想起什么,问她:“你入府几年了?”

    幼清:“七年。”

    “缘何以前未曾见过你?”话音刚落,想起自己在外征战,鲜少回府,没见过她也是正常的,正要换个事儿问,听得她缓缓半玩笑似地答道:“奴婢长了这张脸,只怕还没走到跨院,便被人赶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德昭点点头。

    有道理。

    半晌,声音稍稍柔和几分,“容貌固然重要,但世间多得是不以貌取人的君子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笑,借机恭维他:“想必王爷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德昭摇头,“爷不当劳什子君子,美人看着舒服。”

    幼清一噎,顿了半秒,又将话接下去:“看来王爷的心上人,定是个绝世美人。”

    德昭瞪她一眼,“你这是变着法地夸自己?她同你生了一双一样的眼。”

    幼清呲牙笑起来,福了个礼,“这是奴婢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猎狗吼吼又叫起来,对着左上方的丛林狂吠。

    数秒之间,一只黑熊自林中扑来,直直地朝德昭冲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| 第八章 | 专宠小说 | 专宠网-阿白不白作品